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諸天從茅山開始 ptt-第二百六十五章:麻姑出擊讀書

Home / 其他小說 /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諸天從茅山開始 ptt-第二百六十五章:麻姑出擊讀書

諸天從茅山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從茅山開始诸天从茅山开始
昔年始皇出巡,天下拜服。
刘邦观之,言:“大丈夫当如是。”
项羽观之,言:“彼可取而代之。”
张恒并不知道,自己和始皇帝一样,成了别人的目标。
只知道。
岁月轮流转,多些趣味,或许会更有意思吧。
泽湖…
泽湖三百里,山水相环。
或乘舟,或陆行,见沿途山水,听两岸猿声,很有修仙访道的韵味。
黄石宗将升仙法会选在这里,显然是动过心思的。
毕竟,眼下的黄石宗处境并不好,去年因矿脉与清水宗相争,接连失利不说,宗门外院更是被清水宗攻破,被掳走了很多弟子。
宗门的延续靠的是什么。
是一代代的新鲜血液。
真定界各宗门,三年一次升仙会。
宗门外院被攻破,当下看没什么,可影响的是十年,二十年,乃至于三十年后的格局。
所以这次的升仙法会,黄石宗举办的格外宏大。
不只是为了招收弟子,同样也是利用升仙法会,振奋因对外战争失利而滑落的士气。
“人好多啊!”
看着一叶叶扁舟,第一次出远门的华柔显得很兴奋。
张恒对此却并不奇怪。
黄石府沃土三千里,人口千万。
黄石宗是黄石府霸主,它招收门人,肯定有很多人想要参加。
只是按照往常的习惯。
黄石宗算不得大宗门,没有培养大批弟子的资源。
看眼下的意思,起码来了数万人。
最终,能有百人被选中就算好的了,再多黄石宗也培养不过来。
“来客下舟,请上岛登记…”
升仙法会的举办地。
在泽湖最大的岛屿上。
这里本是一处富商庄园,眼下被黄石宗占用,改成了临时升仙场地。
张恒带着华柔而来,是想看看真定界下的宗门是个什么样,不是来找事的。
当即,很配合的登记下自己和华柔的信息。
张恒自己呢,写的是散修。
华柔则是他的后辈。
不用写的太详细,他们又不是真要拜入黄石宗。
“这是你们的身份牌,凭这块牌子,每天可以领到一顿免费的午餐,还有住进大通铺的资格。”
渡口有接待人员,专门为人讲解着岛上的规矩:“想吃好住好,岛上有酒楼可供食宿,只要肯花银子就行了。”
“岛上还有仙宴阁,法器阁,符箓阁,能吃到仙师才能吃到的仙宴,买到仙师制作的各种法器与符箓,不过用的是金子和灵石。”
“另外岛上不允许私斗,有恩怨可以去擂台,违者会被重罚。”
有人的地方就有阶级。
单单只是吃住,岛上就划分了三个档次。
你要是没钱,就得睡十二人一间的大通铺,吃免费的馒头和菜汤。
有钱,有银子。
就有酒楼伺候,来到这跟旅游差不多。
要是修士呢。
手上有金子和灵石,你就是贵宾。
而灵石,是真定界内的特有产物。
这是一种通过阵法,压缩天地灵气制成的石头。
修炼的时候握在手里,或者放在身边可以提升周围的灵气浓度,增加修炼速度,算是修行界的通用货币。
一枚灵石,就相当于一两黄金,又或者十两银子。
因为携带方便,随时能用,比黄金更受欢迎。
算是修行界的通用货币。
勝利之劍
“叔祖,您有灵石吗?”
华柔还是第一次听到灵石这个说法,只觉得很厉害。
“有。”
张恒是有灵石的,被他杀死的那名青云门外门弟子身上,就给他留了几百灵石。
只是这玩意他用不到。
身为真仙,每天的灵气吞吐量是个天文数字。
几百灵石,对他来说杯水车薪,而且转换起来很麻烦,不如他从天地之间,直接用灵气转化仙力来的方便。
“前面那人说这里有仙宴阁。”
“咱们先住下,看看仙宴阁是个什么东西。”
张恒带着华柔,先找了个落脚点。
结果到了仙宴阁一看。
所谓的仙宴,不过是一些药膳。
因为都是补气血的大药,普通人不能多吃,而对修行者很有好处,所以取名仙宴。
住的地方其实也就一般。
只是各房间内,都被布下了聚灵法阵和隔音阵,才显得高大上一些。
倒是仙器阁与符箓阁。
让张恒很感兴趣,这里有很多低级法器出售,而且从品相上来看是流水线产物,这种制作法器和符箓的流水线,也不知道比茅山的丹房和法器房如何。
要知道,茅山是从民国位面搬到黄屠界的。
而在民国位面,已经发展到了蒸汽与电力时代,流水线作业已经很完善了。
受此影响,摘星师叔这个发明家,亲自参与了茅山丹房与法器房的建设。
如今的茅山丹房,有一系列的精炼设备,走的是科学与修行相结合的路线。
而在真定界这边。
科学技能树连火药都没点出来,更别说蒸汽机与电力了。
显然,这里只有不断更新换代的炼器产物,以炼器一道来说,也不知道有没有走在茅山前面。
“客官您真识货,这是自主的守护法阵,名为小五行守护阵旗,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就能发挥功效,守护面积为三百米,一旦亮出法阵,可以形成一个五行光圈,足够将整个宅院护在其中,筑基境以下根本破不得。”
仙器阁内。
售卖法器的黄石宗弟子,极力向张恒推荐着小五行守护阵。
只可惜,张恒只是问问,并没有要买的意思。
他又不是乡下土财主,这玩意买回去根本没用,难不成还能有练气境与筑基境的修士来找他麻烦不成。
“叔祖。”
“这里的东西好贵啊,随随便便都要几百两黄金,放在乡下都能买几百亩良田了。”
不出门不知道天地广。
华柔觉得自己就像个土包子,以刘家堡来说,将整个刘家堡卖了,也买不起小五行守护阵旗。
“这里的东西是为散修,士绅,与豪门世家准备的,普通人也用不到这些。”
以刘家堡来说。
他们顶多需要防备下土匪,马贼,或者强盗。
根本用不着防范修行者,与其花费千两黄金买小五行守护阵器,不如每家发根长矛,实惠又耐用,后背痒的话还能挠后背。
“不用看了,没什么好东西。”
“回头先把我交给你的清静经背熟,然后再背道德经。”
“等差不多了,我会引你踏入修行,到时候这些护身与杀敌的法器我会为你准备的。”
和真定界下的修真宗门不同。
茅山子弟在拜师后,都会由师父配备法器。
比如张恒。
当年拜师光是法剑就得了三把,分别是桃木剑,铜钱剑,还有镔铁斩妖剑。
往下。
控尸铃,阴阳镜,雷火旗之类的更是不用自己操心了。
不像真定界这边。
宗门更像是学校,师傅领进门,除了修行就不管了。
想要法器和灵符,需要自己去买,去弄。
只有极个别的,会从师傅那边传两件用不到的法器。
当然,这也跟真定界的环境有关。
弟子是宗门统一招收,然后分配下去的。
没有儿徒弟的说法,教导弟子更像是宗门任务,不像张恒和秋生这样,说是弟子,其实跟儿子没什么区别。
“还看?”
看着华柔依依不舍的看着货架上的法器。
张恒笑道:“行了,别看了,这是储物袋,拿去玩吧,里面还有几百灵石和一些杂七杂八的法器,也都给你了。”
眼见华柔真的喜欢,都有些走不动路了。
张恒也没有计较太多,随手就把被他斩杀的小胡子修士的储物袋,和里面的一众法器给了华柔。
小胡子修士再怎么说,也是筑基修士。
而且是从青云门出来的,身价还是有的,里面的东西虽然张恒看不上,但是放在黄石府内,一般的筑基修士真不一定有这样的身价。
毕竟,青云门可是郡级宗门。
黄石宗只是府级,算起来,只是青云门的跟班而已。
“谢谢叔祖。”
早安,顾太太 唐久久
拿着储物袋,华柔开心的不行。
叔祖就像个宝藏,总是能给人惊喜。
“去转转吧。”
“你还年轻,该多走走,多看看。”
“不像叔祖,老了,很多事都提不起兴趣来。”
从仙器阁出来。
张恒便将华柔打发走了。
华柔不是他,张恒什么都不缺,佛系一点没关系。
华柔不同,初闻修行界,正是该多瞧多看的时候,整天跟在他身后,跟屁虫一样能有什么出息。
“大梦谁先觉,生平我自知…”
张恒回到仙宴阁倒头就睡。
对他而言,好春光不如梦一场。
梦中青草香。
眼下黄石宗举办升仙法会,各地散修云集,借着聚会摆摊的摆摊,卖情报的卖情报。
正好趁此机会大梦千秋,捕捉众人念头,增长自己对真定界的见闻。
“嗯?”
张恒隐于梦界,飘零在现实与虚幻之间。
不看不知道,前来参加法会的一众人中,居然还有化身凡俗,游历世间的真仙。
只是看那真仙的样子,好似寿元不多了。
浑身死气沉沉,全靠一口仙气吊命,给他的感觉入灭即在当前。
“这是哪家的老祖,哪家的宗师。”
“寿元无多,还在外面闲逛,是想寻找延寿宝药,还是担心在宗门内坐化,会引得天地同悲,被敌对宗门探知深浅?”
在张恒看来。
人生的最大不幸,是不能落叶归根。
这位不知名的真仙,显然就是徐鸿儒那种,一辈子为宗门操碎了心的祖师。
就连死,也要死在外面,给敌对宗门造成我还在的假象,希望再保宗门数百年无忧。
可敬,也可悲。
因为张恒相信,这位真仙所在的宗门,绝对没有第二名真仙。
有的话,他根本不用如此辛苦。
比如一些有两三位,甚至多位真仙坐镇的宗门,有真仙在即将陨落之前,都会宴请八方。
根本没必要瞒着自己的死讯,因为就是没了一位真仙,宗门内还有其他真仙顶上。
不用像老者一样,孤苦伶仃,还要瞒着宗门死在外面。
“小姑娘,你想买什么?”
在张恒的视角下。
华柔逛着自由交易市场,很快转到了这位真仙老者面前。
真仙老者修过隐藏气机的法术,外露的法力波动并不高,看着只是个低级散修。
他卖的东西也都是一些便宜货。
不过有一些还是有价值的,只是被下了隐匿法术,就像等待别人发觉的宝藏一样。
“老修士,这棵草多少钱啊?”
华柔的眼光不错。
在一堆破烂中,很快挑了个价值相对较高的破烂。
那是一株提神草。
效果是碾碎之后放进香炉内,可以提神醒脑,更容易静心。
“三块灵石。”
老真仙笑的很和蔼。
当即,华柔毫不犹豫的买下,只是随后却也没走,站在原地犹豫了片刻,满是坎坷的问道:“老人家,我能抱您一下吗?”
“嗯?”
老真仙一脸问号。
华柔小声道:“您长得很像我爷爷。”
老真仙愣了片刻。
自从寿元无多之后,他便开始云游八方,希望能在寿尽之前找到一株延寿的宝药。
可惜找了很久,没有找到。
眼下,他只有不足三年的寿数了。
没想到坐化之前,居然遇到了一个说自己像她爷爷,还想抱自己一下的小丫头。
恍惚间。
老真仙的双眼有些湿润。
他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修士。
当年在下界时,天资非凡,意气风发,身边红颜知己无数,可惜没有留下子嗣。
到了上界之后,雄心万丈,觉得自己势必有一番作为。
结果却发现,地仙路遥,难以攀登。
苦心万年,在别人眼中他是受人尊敬的无敌老祖,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年来一事无成。
絕世煉丹師:紈絝九小姐 夜北
既没有将宗门发扬光大,也没有培养出合适的接班人。
眼下寿元无多,孤苦一人。
甚至不敢死在宗门驻地,受后辈供奉,怎是凄惨二字能解。
“好孩子。”
各种杂念涌入心头。
老真仙情绪波动,忍不住抱了抱华柔。
华柔眯着眼睛,开心极了。
因为在她的视角中,高级修炼天赋已经到手。
只是她很奇怪。
这位老爷爷也有仙体,应该也是仙人。
可他怎么一个金色天赋都没有,最高只有一个高级修炼天赋。
难道说,仙人也不一定能出一个金色天赋?
华柔想不通,心里嘀咕着:“不应该吧,叔祖的金色天赋很多啊,甚至有些我都不能复制,怎么看也不像很稀有的样子,难道金色天赋不是仙人标配?”
有些懵。
张恒也有修炼天赋,而且是天仙级的,一路修行至天仙,不会遇到瓶颈。
结果同样的仙人,老者却只有高级。
高级修炼天赋就能成仙吗?
那祖师的天仙级修炼天赋呢?
必成天仙,更有几率成就天仙之上?
华柔傻傻的想着。
只想到,自己想要超过祖师,恐怕任重而道远啊。
“小丫头,你与我有缘。”
邪醫紫後 小說
“这里的东西都送给你了,只可惜,我的情况并不好,我所在的宗门,也是风雨飘摇,不然真想引你入门啊。”
老仙人摇头叹息。
不等华柔回话,化光而去,只一眨眼便消失在了天地间。
华柔有些莫名其妙。
看着老仙人远去的遁光,愣愣的自语道:“我做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