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 ptt-第2926節 五個關卡推薦

Home / 玄幻小說 / 優秀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 ptt-第2926節 五個關卡推薦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拉普拉斯并没有回话,而是继续道:“我看到过不少位面融合的画面,也从牙仙古墟交易过一些与位面融合有关的镜面记忆,其中不乏巫师界的。”
牙仙古墟可以交易镜面记忆?安格尔心中愣了一下,但并没有就此发问。
拉普拉斯:“我知道巫师将位面融合分成了三个阶段。”
我的大宝剑
“其中第三阶段,你们称之为‘掠夺时刻’。用大鱼吃小鱼的逻辑来看,其实你们就是配合大鱼,去扫荡小鱼所在的池塘,最终让小池塘成为大池塘的附庸。”
“这种情况听上去虽然残忍,但是,小鱼所在的世界,终究会成为大鱼所在世界的附属世界。”
“故而,当你们去扫荡小鱼的池塘时,你们也很少做到斩草除根。毕竟,一个荒芜的世界融入巫师界,也没什么意思。”
安格尔也点点头,这一点他是听说过。
巫师界对位面融合其实存在一个公约,那便是:扫荡资源可以,但尽量不对普通智慧生命下手。
这一点,甚至极端教派都会遵守。
这些智慧生命,前一刻或许还是异族,但当两个世界融合之后,那就是巫师界的人了。再经过几代的传承,身上便已经彻底刻印下了巫师界的痕迹。
不是异族,自然不会引起极端教派的挞伐。
而且,杀普通的智慧生命,也得不到什么利好,除了那种做极端人体研究的巫师,绝大多数人都会放过这些普通的智慧生命。
至于说对方世界里的那些强大存在……世界意志在掠夺时刻之前,就已经会对它们进行一波清剿,后续如果有巫师还遇到落单的,杀也就杀了。
当然,也不会专门挑着它们去杀。
纵然它们身上有宝物,但巫师差那点宝物吗?掠夺时刻,肯定要掠夺更有利于巫师的资源。
所以,总得来说,与巫师界融合的世界,大体风貌还是能完整保留的。
就像是潮汐界,一个元素生命的世界,融合巫师界之后依旧保持元素生命的风貌……当然,这也是有冯的手笔在其中帮忙。
不过,就算不说潮汐界,巫师界里其他的附属世界,如童话世界,表层还有当年的智慧生命传承,文明并未有断层;里层更是存在融合时侥幸逃脱的强大超凡生命,有些甚至连真知巫师都不敢去撩拨。
可见,巫师界对于附属世界是仁至义尽了。
空神 小说
拉普拉斯低垂着眼:“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位面融合,都是巫师界的做派。也有立场很激进的高能世界,作为大鱼吃小鱼中的大鱼,他们不在意小池塘的鱼苗,甚至想要彻底破坏对方世界的文明,让其彻底荒芜……但有世界意志的保护,哪怕文明破碎,可终归有一部分原住民能活下来。”
“但是,如果不是大鱼吃小鱼的逻辑,而是大鱼与大鱼的对撞,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从海眼里看到的记忆画面,就是这样的情况。”拉普拉斯:“在这种情况下,巫师所谓的位面融合第三阶段——掠夺时刻,其实在融合之初就已经开始了。”
“从一开始,双方就有空间相连,并且开始对冲。不仅仅是各自世界的人民、军队、王国、乃至于整个文明,都在互相的攻伐着。”
“而这个时间会持续很长很长,就我所见的画面,这两方世界对峙超过了百年……这和其他位面融合明显不一样。”
“到了最后,必定有一方会彻底的被清除。”
“败者彻底消亡,从文明到物种,都不例外,无一剩余,化为荒芜的世界。”
“而路易吉此前使用的语言,就是这个彻底被抹除的物种,所用的语言。”
安格尔听到这,也明白了。
哪怕拉普拉斯通过空镜之海的记忆,得到了一部分这种语言的用法,可它的源头,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这就是一门彻底灭绝的语言,也是一种毫无用处的语言。所以,被拉普拉斯称之为:不存在的语言。
不对,或许这门不存在的语言还有一点用处。
那就是当路易吉演绎这种语言时,他向宇宙、向遥远的天神慨叹,证明这种语言曾经存在过。
也正因为这种语言的特殊性、不存在性,让他在与“天神对话”时,才显得那么的悠远以及……哀伤。
安格尔听完拉普拉斯的讲述,沉默了很久,等到箱庭的黑幕即将落下,他才开口问道:“这样的位面融合,真的只是孤例吗?”
拉普拉斯摇摇头:“我不知道。”
安格尔低声喃喃:“位面融合一定有其规律、规范还有深层的逻辑。既然出现了一例,或许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还有更多类似的情况出现。”
拉普拉斯淡淡道:“或许吧,不过这些也不是你我要去关心的,因为没意义。而这些事情,或许只有那些奇迹之上的生命,才会去关注去在意吧。”
安格尔沉吟了片刻:“胜者呢?胜者毁掉了对方的世界,他们又能得到什么?”
拉普拉斯:“胜者?你觉得这样的对冲之下,真的有胜者吗?所谓的胜者,其实也已经耗尽了自身的底蕴,世界同样的荒芜。最终的结果……如果没有和其他大世界融合,那也会跟着湮灭。具体会是哪一种,我不知道。”
“对了,我虽然不知道那剩下的世界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这个世界最高的高塔,作为能量的中枢,它撑到了最后,而这座高塔名为月之车。如果你未来踏上了虚空的旅途,在遥远的某个世界看到了有个叫做月之车的高塔……或者说高塔遗迹,那就代表着,这个世界运气不错,与大世界融合,得救了。”
至于说没有遇到的话……那就当这个世界,也像镜域里那生生灭灭的映照空间一样,随之湮灭了。
安格尔低声道:“月之车么?我记住了。”
顿了顿,安格尔轻声道:“这次路易吉的演出很特别,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能将这次演出制作成影盒……”
拉普拉斯淡淡道:“随你。”
拉普拉斯并不在意传播出去,反正这里面也涉及不了她。而且,路易吉是个热爱表演的吟游诗人,他的表演如果能让更多人看到,他肯定也是乐意的。
随着他们的话音落下,玻璃造景的幕布也拉了下来。
第三赛道结束,马上便会进入第四赛道——驯兽赛道。
安格尔其实还有一些问题,不过,如今主持人已经开始介绍驯兽赛道的大致情况。
或许是第三个赛道路易吉表现的实在过于优异,主持人在介绍驯兽赛道时,明显比其他几个赛道要更详细了些,甚至还给出了一些自己的建议。
按照主持人的介绍,驯兽赛道属于伴行赛道。
所谓的伴行赛道,既是挑战者和驯兽一起参与的赛道,并且,挑战者必须和驯兽在差不多的时间内抵达终点,前后误差不得超过两秒。
这里的驯兽,是由阳光马戏团提供,具体会是什么哪种兽类,主持人没有说,但他有悄悄的透露:不是随机的。
而整个赛道,则由五个关卡组成,分别是:海中石柱、沼泽火圈、重力空间、空中索道以及高空秋千。在这五个关卡之后,则是冲刺区,冲刺区有五百米,中间没有任何陷阱,纯粹就是为了最后冲刺用的。
在听完驯兽赛道的规则后,众人的表情全都暗了下来。
之前是一个赛道一个赛道的来,现在第四个赛道干脆将前面所有赛道的内容都塞进来了?而且,还要和一只兽类同行?!
这难度提升的可不止一点半点!
众人忍不住看向格莱普尼尔,赛道的关卡目前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但以格莱普尼尔如今的身体情况,真的能通关吗?
在众人心中忐忑不安的时候,主持人突然又道:“给下一位挑战者几个建议,听不听由你们。”
众人耳朵立刻竖了起来。
毋庸置疑,主持人的建议肯定要听进去,毕竟主持人基本已经确定是这个特殊梦境的造梦人,造梦人的建议都不听,那还听谁的?
“这次的赛道并不限制时间,所以不用太赶时间,挑战者可以如上一场的红尾蛙挑战者一样,有充足的时间给观众带来一场视听盛宴。”
这个建议,众人基本上是左耳进右耳出,什么视听盛宴……还是算了,能通关最重要。
“这次的关卡繁多,每一个看上去都很难,但真正困难的其实是最后的冲刺区。如何掌控驯兽,让它能和你同时抵达终点,这一点是最困难的。记住,前面的所有关卡,都是为了最后的冲刺区服务的。”
这一点,众人一开始没有想到,但听主持人一说,倒是明白了。
为何说“前面的所有关卡,都是为了最后的冲刺区服务”,其实说白了,就是前面的五个关卡,都是“磨合”。
通过种种关卡,让挑战者和兽类之间磨合,并产生相应的默契,达到“驯化”的目的。
而最后的冲刺区,则是检视前面五个关卡,挑战者是否驯兽有成。真的驯兽有成,那控制兽类速度,让它与你共同踏入赛道,这其实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这也是为何主持人会说,前面的一切都是浮云,最后的冲刺区才是重点。
“最后一个建议,如果你驯兽有成,有些很难的关卡,其实你不一定要自己通过。”
这个建议的意思是,让兽类可以代替挑战者去度过某些高难度的关卡?
但一切的前提是:驯兽有成。
主持人话毕,笼罩在造景外的黑幕慢慢被拉开。
第四赛道,也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当看到这个赛道是,众人的表情都有些意外。
因为这个赛道,完全违反了凡人的物理常识。
第一个关卡“海中石柱”,这里海,就是那禁忌的银色海洋,只是此时的银色海洋里没有了幻豚,改成了一根根耸立的石柱。
石柱密布在大海之上,从高空看下去,如夜空中的星点一般繁密。
第一关,便是踏上石柱,通往海岸另一头。
因为石柱分布的很密,只要选择好了路线,难度不算高。
这一关总体来看,有点像是……安格尔在全息平板里看到的梅花桩。
第二个关卡,是到达对岸后,便会进入密林沼泽,这一次的沼泽不用滑板去滑,因为沼泽里也有石柱!也就是说,挑战者和驯兽还是走石柱,只是从银色海洋换成沼泽地。
不过,沼泽上空有悬浮的火圈,虽然不知道为何火圈在这里不会引起爆燃,但让火圈浮空,本身就已经违反了常识,没有爆燃也无所谓了。
这些火圈就和马戏团的火圈很像了,是竖着的,有单一的火圈,也有两个和三个重叠在一起的火圈,最长的火圈是五个火圈重叠。
火圈应该是兽类过的,挑战者倒是不用走火圈,也即是说,这一关只要稳住,也不算难。
第三个关卡是重力空间,跑道在墙壁上,是盘旋状的,通过控制重心,盘旋着跑到最高点。
这一关有点难度,初速度要快,过程更要对全身进行控制。
在抵达最高点后,走过一段浮空的石桥,就来到了第四关,也就是空中索道,这一关没有什么可说的,和兔子女孩的第一赛道差不多,只是不限时,也没有下方的刀山了。
索道之后是第五关,凭空挂在天上的两个高空秋千,马戏团的杂技表演常见的那种高空秋千。需要对身体有一定的掌控,且要达到相对平衡,就目测来看,难度不算太高。
不过,这五个关卡的目测难度,都不是很高,被控制在了一定的量度内。
安格尔相信,如果让格莱普尼尔独自去通关,只要时间足够,五个关卡都是有一定可能通关的……哪怕是难度最大的重力空间,格莱普尼尔如果能够发挥好鞭子的优势,也有机会通关。
但要与兽同行,这就很有难度了。
最困难的是,终点还必须与驯兽同时过,这难度更大了。
安格尔思忖着,要不……干脆让格莱普尼尔把野兽给杀死,拖着尸体通关?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 ptt-第2912節 觸發相伴

Home / 玄幻小說 /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 ptt-第2912節 觸發相伴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被小海伦唤醒的两个人头,眼神中没有之前那些人头玫瑰中的戾气,反倒是十分平和。
他们静静的注视着小海伦,听着他那满怀情绪的咿呀声。
安格尔一开始还以为这两个人头玫瑰应该听得懂小海伦的话,能够感知到小海伦的深情呼唤。
但过了一会儿,安格尔便发现自己错了。
他们的面容虽然是小海伦的父母,但就像格莱普尼尔所说的,小海伦的父母已经死了,哪怕是梦境,重现的也只是一个虚幻的泡影。
他们看着小海伦的眼神是平和的,甚至是慈爱的,可是,这个眼神并不符合当下的情境。
如果他们真的拥有小海伦父母的情感,在看到小海伦那遍体的鳞伤,以及那满嘴的伤痕,还有那咿咿呀呀的哭述,绝对不会如此的平静。
他们的眼神固定,表情也机械化,宛如一个真正的副本NPC。
而作为副本NPC,他们的作用,或许就是等待小海伦将他们唤醒,给予小海伦一个情感的依靠?
小海伦到底哭述了什么,安格尔等人都听不懂,不过他的情绪里没有太多抱怨,估摸说的不是自己被虐待的事,更多的是述说对父母的思念之情。
或许,小海伦自己也知道,眼前的父母是假的,和他们述说苦难并无作用。
过了不知多久,小海伦的述说慢慢停了下来。
众人看去,却见小海伦不知什么时候,蜷缩在两朵人头玫瑰下睡着了。他的眼角还有泪水蓄积,想来是哭累了,加上情绪的而起伏太大,最终昏睡了过去。
而那两朵人头玫瑰,在小海伦昏睡后,朝着小海伦深情的看了一眼,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花瓣缓缓的凋零。
裸露出来的人头,散发出淡淡的光晕。
光晕之中,众人恍惚间,看到了一些昏黄的、模糊的、却又十分温馨的画面。
画面虽然模糊,但能够看到画面里的主角,都是小海伦以及他的父母,一张张的画面宛如从记忆匣子里散落的斑驳时光。它们如走马灯一样,在众人面前缓缓闪过。
哪怕只是隔着画面,众人都能感觉到,画面里海伦父母对小海伦倾注了所有的爱。
最后一刻,画面停留在了一片大火之中。
火场内,海伦的母亲将小海伦护在角落里,眼看着火海将自己吞没也没有移动,只是在最后一刻,用尽力气回眸,对着小海伦露出了一道虚弱的、哀伤的、满是歉意的微笑。
一切的画面,定格在这一刻。
光晕也慢慢消散不见,只留下依旧用蜷缩姿态昏睡在地上的小海伦。
看着这一幕,格莱普尼尔似乎想起了什么,眼里带着一丝怀缅,低下头沉默不言。
安格尔对此并没有评价什么,只是轻轻叹息一声。
纵然不知故事全貌,但仅窥一斑,便能感受到故事里那浓浓的亲情羁绊。可惜的是,这些对于小海伦而言,只是过眼云烟。
拉普拉斯倒是没有太受故事的影响,依旧很理性的道:“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海伦父母的人头玫瑰,应该来自于海伦之梦。”
因为这些画面,碧拉肯定是不知道的,尤其是最后一个画面,海伦和母亲在火场内的画面,只有亲历者知道,所以这肯定来自海伦之梦。
不过,拉普拉斯此前没有在海伦之梦里找到这两朵人头玫瑰,所以,这可能是海伦记忆里的画面,只不过被碧拉吞噬以后,在“贪食者的盛宴”里形成了如今的人头玫瑰。
从这也可以看出,三个特殊梦境是有联系的。
用安格尔的话来说,这大概就是副本的暗线,贯穿了同一个副本的不同版本。
简单的厘清这一点后,拉普拉斯转头看向格莱普尼尔,淡淡道:“你说的没错,这两朵人头玫瑰一定会死,但不一定会死在我手上。”
顿了顿,拉普拉斯看向地上的海伦:“这种死亡,算是……放下?或者说,解脱?超度?”
“算了,不管是什么样,最终目的达成就行了。”
安格尔:“目的?你的意思是……探索度增加了?”
拉普拉斯点点头道:“没错,现在的探索度,已经到达99%了。”
“99?不是该97吗?”安格尔疑惑的道,按照之前一朵人头玫瑰是1%的设定,这两朵人头玫瑰应该也是1%才对啊?
拉普拉斯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将自己最近得到的所有提示,展示了出来。
「特殊人物???处决中……」
「当前特殊联动梦境——贪食者的盛宴,探索程度为95%」
「处决结束或者揭开面具后,可以获得问号内的信息」
这是拉普拉斯将鳞片对准面具人时,得到的信息。
虽然在“海伦之梦”里,拉普拉斯就知道了面具人的身份是海伦,但相关信息似乎并没有延伸到如今的“贪食者的盛宴”内。
拉普拉斯本身也没想处决面具人,只是想确定对方的信息,不过这个信息给的不全,所以拉普拉斯才会去动手揭开面具。
而面具一旦被解开,小海伦就显现了出来。
这才有了后续的种种事情。
不过,此时探索度还没有增加,真正增加探索度的,还是在两朵人头玫瑰消失后才增加的。
「特殊人物‘记忆里的父亲’被相关人物发现。」
「特殊人物‘记忆里的父亲’得到释放。」
「仇恨终究会消散,但阳光与雨露会永远陪伴着你,我亲爱的孩子。请相信,爱会永恒。——毒发前的遗言。」
「目前特殊梦境‘贪食者的盛宴’,探索程度为97%」
……
「特殊人物‘记忆里的母亲’被相关人物发现。」
新版紅雙喜 小說
「特殊人物‘记忆里的母亲’得到释放。」
「抱歉,我亲爱的孩子,我只能陪你走到这了。请,一定要活下去。——大火里的遗言。」
「目前特殊梦境‘贪食者的盛宴’,探索程度为99%」
这两道信息,是在光影中画面消散后,同时出现的。
从信息里可以看出,海伦的父亲和母亲,和其他人头玫瑰不一样,他们探索度提升到了2%。两个人加起来,直接让探索度飙升到了99%。
而且,他们虽然也是“死”了,但在信息里却说的是“与相关人物发现”并“释放”。
这个相关人物毫无疑问,就是小海伦。
或许,只有通过这种方法,才能让探索度提升到2%。
如果当初拉普拉斯是直接杀死他们,就算能提升探索度,估计也只有1%。甚至还有很大可能,无法提升探索度。
从这来看,当初格莱普尼尔的预言,还是算准了。
另一边,安格尔看完这些信息后,却是更加觉得这像是一个副本。
这不就是典型的触发型隐藏NPC么。
这个“梦游仙境”权能,倒是挺会玩的嘛……
如果之后的其他“特殊梦境”里出现什么沙盒解谜,安格尔都会觉得有可能。
抛开这些题外话不谈,现在的探索度达到99%,那这剩余的1%探索度会在哪呢?会不会像之前在海伦之梦里,偏偏卡在最后1%的探索度呢?
安格尔将心中疑问提了出来。
拉普拉斯没有丝毫迟疑,直接道:“需生也需死。”
安格尔:“所以你认为,最后的1%探索度,应在这句话?那到底是海伦生,还是碧拉生呢?”
安格尔这句话刚落下,还没等到拉普拉斯回答,现场的情况突然出现了变化。
头顶上的三个人头气球,原本还和格莱普尼尔有来有回,突然间,没有任何征兆,它们便出现异变。
三个人头气球直接融合成了一个。
而且这个人头气球无比的庞大,几乎遮蔽了整个庄园的上空。
紧接着,这个巨大的人头气球,宛如陨星一般,直接从天空坠落下来。
无比恐怖的力量,甚至已经超越了格莱普尼尔的极限,格莱普尼尔不得不避开锋芒。
就连拉普拉斯在这样恐怖如陨星一般的力量中,都很难做到安然无恙,她最终也只能跟着格莱普尼尔一样先避开为主。
不过,拉普拉斯在逃离前,以她的速度,还能从昏迷的碧拉与昏睡的海伦两者中做出一个选择,救出其中一人。
很妙的是,拉普拉斯此时与碧拉、海伦的距离都是一样的,并且,当下时机,她有且只能救一个。
一旦救另一个,时间就来不及了。
等于说,这是直接靠外力,来逼迫拉普拉斯做出一个选择。
谁生?谁死?
安格尔看到这一幕,也明白了拉普拉斯当下的处境,他也没想到,“梦游仙境”居然这么会玩……
在确定拉普拉斯已经知道最后1%的探索度在于“需生需死”后,“梦游仙境”干脆来了一个釜底抽薪,直接搞出了一出非常副本游戏里的经典桥段——
剧情杀!
而且,不是全部杀,是让拉普拉斯在海伦与碧拉之中做出选择。
二选一,逼迫你立刻做出选择,通过你的选择,来决定最后的探索度是否能达到圆满。
安格尔只能说,梦游仙境太会‘玩’了。
时间非常的短促,也轮不到众人商量,最终的抉择还是在拉普拉斯手中。
在众人的注视下,拉普拉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飞也似的跑到了海伦身边,拉着他便跑出了“陨星”覆盖之地。
在拉普拉斯带着海伦离开楼顶的一刹,陨星坠地,大地被砸出了一个洞。
而没有被救的碧拉,也跟着化为了肉渣。
坑洞里的三合一人头气球,也在慢慢的崩裂。
随着阳光洒落,大量肉眼都能看见的信息流,在整个特殊梦境的上空迅速的汇聚。
伴随着信息流的洒落,特殊梦境“贪食者的盛宴”,也宣告着落幕。
至于落幕后,这个副本是继续异变,还是出现其他状况,这就要看拉普拉斯与格莱普尼尔会得到什么信息了。
……
在安格尔的注视下,箱庭慢慢的被白雾所充斥。
而其中的拉普拉斯与格莱普尼尔,则从白雾之中消失不见,显然已经回归到了外界。
倒是小海伦,被留在了白雾之中。
他蜷缩着身子,似乎还处于昏睡中,白雾将他慢慢的裹覆,最终彻底的隐匿不见。
安格尔没有继续深入白雾,而是从箱庭视角退了出来。
他的目光第一时间,看到了不远处的拉普拉斯与格莱普尼尔。果然,他们在完成副本后,立刻被踢了出来。
不过,安格尔关注的重点不是她们俩。
而是那鞭子形状的晶体造物。
上一次,海伦之梦结束后,晶体造物开出了花朵。
这一次,贪食者的盛宴结束后,晶体造物会出现变化吗?
安格尔低下头,想要看看晶体造物的情况。然而这一低头却是发现……晶体造物,不见了。
晶体造物的确会隐匿,但是一般也会显现个三五分钟才隐匿,如此快就隐匿不大可能。
那会不会……不是隐匿?
既然不是隐匿,那是不是意味着,拉普拉斯这一次彻底打通了这个副本?
思及此,安格尔抬起头看向了拉普拉斯。
拉普拉斯也看懂了安格尔的表情,在他殷切的眼神中,轻轻点点头。
“居然真的是100%?!”安格尔不禁连连低呼,迟疑了片刻后,他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你是如何判断的?”
拉普拉斯:“你是问最后的选择?”
安格尔点点头,最后是选择海伦,还是选择碧拉,如果换做他自己,或许会迟疑一会儿。拉普拉斯是如何果断的作出选择的?
拉普拉斯:“选择无外乎是逻辑的延伸,而这个选择,其实只需要考虑两种逻辑。”
第一种逻辑,是“海伦之梦”的延伸。
此前,在“海伦之梦”里,拉普拉斯曾经杀死过面具人,也就是海伦;但杀了海伦并没有增进探索度,探索度依旧是99%。那么就说明,杀死海伦不会增加探索度。
如果要让海伦之梦达成完美的探索,海伦就不能死。
而按照格莱普尼尔得到的启示,想要让“贪食者的盛宴”达到100%探索度,那么就要弥补上此前“海伦之梦”的瑕疵。
既然海伦不能死,那死的肯定就是碧拉。
第二种逻辑,其实是从特殊梦境的“存在目的”推测出来的。
在“善妒的毒妇”信息被纰漏后,海伦之梦里的故事背景就全部出来了。
海伦,在自己的梦里,将自己幻想成强大的面具人。
通过面具人,处罚着所有虐待过他的人。其中,包含了范家族前管家、前女仆长、前厨娘以及碧拉。
可以说,海伦之梦就是一个幻想出来的复仇之梦。
既然是复仇之梦,那自然要要满足他的复仇,才能让这个梦圆满。
而“碧拉的美梦”与“贪食者的盛宴”,大概率与食欲有关,说直白点就是吃个够,这里的吃,虽然也会吃人,但并没有什么复仇的要素,也没有一定要杀海伦的要素。
反倒是,贪食者一定要杀拉普拉斯与格莱普尼尔,因为她们俩上了她的餐单。
而特殊梦境的解法不可能真让她们俩死,既然不是她们死,那死的就只能是碧拉。
无论哪一种逻辑,最终得出的答案,都是碧拉死。既然碧拉死,那海伦就要活着。
这就是拉普拉斯没有丝毫迟疑,就选择救海伦的原因。
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没有错。
当她在“剧情杀”里,救下海伦之后,探索度的最后1%,也终于补上了。
……
安格尔听完拉普拉斯的叙述后,也露出了明悟之色。
的确,从多种情况来考虑,最终‘碧拉死、海伦生’才是最有可能的答案。
而且,从情感上来说,安格尔也是希望海伦最终活下来。纵然这里发生的一切对于海伦而言,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虚幻的梦,但给海伦一个美梦,也算是一种慰藉吧。
抛开这些略微沉闷思绪,安格尔将目光重新投向拉普拉斯。
既然“贪食者的盛宴”这个特殊梦境已经结束,那按照之前“海伦之梦”的情况,这一次应该也会给予通关者相应的提示与奖励才对。
那这次的奖励会是什么呢?
毕竟是100%探索度,应该会比上次的奖励来得好吧?

精品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 起點-第2902節 截胡推薦

Home / 玄幻小說 / 精品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 起點-第2902節 截胡推薦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失败了?”拉普拉斯见安格尔久久的站立不动,好奇问道。
安格尔迟疑了片刻后,摇摇头。
拉普拉斯不懂安格尔的意思:摇头代表什么,摇头是指没有失败?还是说,不想回答?
安格尔轻声解释了一句:“我不知道算不算失败,我没有感觉甜蜜之梦有被拉入梦之晶原……但是,好像有其他的东西,被拉入了梦之晶原。”
其他的东西?是什么东西?拉普拉斯疑惑的看着安格尔。
安格尔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示意拉普拉斯稍等片刻。紧接着,安格尔便闭上了眼,将思绪沉入了梦之晶原。
当他思绪重归静寂的时候,安格尔再次确认,刚才他的感觉没有错。
的确有东西随着梦海螺,被拉入了梦之晶原。而且,安格尔隐隐感觉,权能树那边还为此震动了一下。
是因为神秘之物进入而震动?
所以,来的真的是神秘之物?或者说神秘之物的一部分?他这一次不算全然失败?
安格尔迅速的激活了“守门人”权能,确定了刚才进入梦之晶原的“物体”所在地。
和他之前设置的一样,是在一个边隅角度。
——此前,安格尔决定拉入甜蜜之梦的时候,就已经设定好,要将甜蜜之梦放置在遥远的区域,并且为了避免甜蜜之梦逸散,还特意在附近布置了一个束缚能量的穹顶。
而此时,“守门人”确定,进入的物体还在他设定的坐标上。
安格尔心中莫名有些激动,虽然他能确定甜蜜之梦没有被拉入梦之晶原,但是,这不影响他此时的兴奋心情。
甚至,用兴奋程度来说,他此时的兴奋度比甜蜜之梦全部拉入梦之晶原还要更高。
原因很简单。
甜蜜之梦就算被拉入了梦之晶原,顶多证实了安格尔的猜测:同属性的神秘之物,是可以进入梦之旷野以及相关的版图中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进入的不是甜蜜之梦,而有可能是甜蜜之梦的一部分!这是不是意味着,甜蜜之梦被分割出一部分进入了梦之旷野?
进一步的说,会不会是甜蜜之梦的本质,被解构出来一部分?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对于励志追求神秘境界的安格尔而言,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甚至可以称之为里程碑!
一想到如此这般,安格尔的兴奋程度就在不断的攀升。
不过,所有的兴奋,都在安格尔的视线投入到目标坐标点时,化为了呆滞。
——这,这个抱枕是什么玩意儿?
是的,就是抱枕。准确的说,是一个通体粉红色的爱心形状睡枕。
睡枕的大小比普通形制的要大,兔子女孩如果蜷缩在上面,刚好能须尾俱全的不露丝毫。
不过,暂且不管这个睡枕的形制大小如何,为何它会出现在这里啊喂?!
他拉的不是甜蜜之梦么?
怎么从甜蜜之梦里拉进来一个睡枕?
甜蜜之梦不是没有形体的吗?还是说,所有人都理解错了,甜蜜之梦是有形体的,只是它的形体不在镜面世界、也不在物质界,而是在高维的世界?而它的形体,就是一个爱心睡枕?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就像安格尔贴身携带的天外之眼,看上去平淡无尽,但在更高的维度里,它就是一个无比庞然的大物。而这点,从安格尔学习空幻之门的时候,可以确定。
所以,这件神秘之物会不会也是如此,看似没有一个实体的外观,但在更高维度有其本体?
而且,甜蜜之梦对应一个爱心形状的睡枕,多契合。
安格尔心中正这么自以为是的想着时,他的目光突然注意到,那爱心形状的睡枕突然散发出了彩虹一把的光芒。
而且,光芒剔透无比,宛如水晶……
水晶?安格尔突然顿住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他快速的将意识往爱心形状的睡枕探去,随着意识触碰到睡枕,安格尔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这是,权能的气息。
而且,还是梦之晶原目前唯一被证实了的权能:梦游仙境!
“如果是梦游仙境的话,那这个爱心睡枕该不会是……”安格尔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便看到散发着七彩光芒的爱心睡枕形体慢慢虚化,似乎下一秒就将消匿不见。
看到这熟悉的“虚化”一幕,安格尔彻底的悟了。
他刚才一本正经猜测的什么高维世界的形体,完全错了。
这根本不是什么甜蜜之梦的形体,而是“梦游仙境”权能搞出来的晶体造物!
不过,安格尔可以确定的是,之前梦海螺从甜蜜之梦里拉出来的“东西”,的确就在这个晶体造物内。
也就是说——
“窝里反了,我被梦游仙境截胡了?!”
如果是被梦游仙境截胡,那最初他感知到的权能树一震,该不会是梦游仙境发出来的吧?
安格尔带着疑惑,回看了一下权能树,通过信息记录,他确定无误。
梦游仙境在数秒前,的确火力全开,将权能树都震动了。
而这震动的不仅仅是权能树,还有此时心中吐槽无限的安格尔。
澎澎丰 小说
有这样的权能吗?我才刚送进来你就截胡?
你如果要截胡,我之前送蜕鳞的时候,你怎么不截胡?——欸,好像送蜕鳞的时候,梦游仙境权能还没有诞生。
那,魔纹皮卷呢?安格尔不久前给这里布置防御穹顶的时候,你怎么不截胡魔纹皮卷?非要截胡神秘之物里的东西。
安格尔现在欲哭无泪。
本来还以为有大发现,大研究,结果现在直接化为了一个爱心睡枕样的晶体造物。
而且,这个睡枕还在对安格尔挥手道别。
安格尔的意识根本无法留住睡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睡枕从他注视下,慢慢消失不见。
见证了这完整的一幕,安格尔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他可以通过守门人再次锁定爱心睡枕的位置,但是,就算锁定了也没用。按照之前海伦之梦的经验可知,想要从晶体造物里获得“力量”,或者说,从晶体造物里重新将“神秘之物”拿出来,必须要去副本探索一程。
而且,探索度还需要满足条件,否则进去也是白搭。
安格尔之前自称自己是探秘解密的高手,那也是自称啊!而且,当时安格尔是仗着上帝视角才在拉普拉斯面前夸下海口。
但真让他亲自去特殊梦境里,他的探索度还不一定比拉普拉斯高。
此时此刻,安格尔有点明白拉普拉斯为何如此在意100%的探索度了,因为,他现在也必须要对爱心睡枕追求100%探索度了……
……
安格尔恍恍惚惚的从梦之晶原的视角退出,回到现实时,最先听到的就是拉普拉斯关切的声音。
“怎么样,是失败还是成功?”
安格尔有些蔫蔫的道:“单说甜蜜之梦的话,应该没有被拉入梦之晶原,所以,不能算成功。不过,根据我的查探,的确有东西被梦海螺从甜蜜之梦里拉入梦之晶原,但具体是什么,我现在也不知道。”
拉普拉斯虽然疑惑安格尔为何突然变得这么丧气,但想了想还是没有正面询问,而是侧面问道:“你刚才没有去梦之晶原吗,你也没看到梦海螺拉了什么东西进去?”
安格尔叹息一声:“去是去了,但我的确没有看到是什么东西被拉进去了。至于原因嘛……”
安格尔思索了片刻,还是决定说出来。
虽然被“梦游仙境”截胡有点小尴尬,但这本身也是事实。而且,安格尔担心的是,梦游仙境能截胡甜蜜之梦的‘未知之物’,说不定也能截胡其他的东西。譬如说,拉普拉斯希望安格尔帮格莱普尼尔带进去的银鳞长袍与手杖。
如果这些也被梦游仙境给截胡,搞成什么晶体造物的副本,那最好还是提前告诉拉普拉斯一声。
所以,安格尔没有隐瞒,将原因说了出来。
数分钟后,听完安格尔的讲述,拉普拉斯和她的一众时身,表情都有一瞬失神。她们也没想到,居然还有被截胡的状况。
安格尔:“反正现在情况就是这样,结果不算太坏,还是有机会从那爱心睡枕里寻找到,梦海螺到底从甜蜜之梦里拉了什么。不过,前提有两个,首先需要寻找到爱心睡枕,还要想办法将爱心睡枕所制造出来的特殊梦境探索度达到100%。”
安格尔并没有说自己可以通过“守门人”权能定位爱心睡枕的事,反倒还带着遗憾的语气道:“满足其中一个前提比较容易,但同时满足,现在还做不到。只能未来等待机会。”
安格尔潜意思是说:解密我很在行,只是找不到爱心睡枕的位置,只有看未来能不能找到。
但实际上,安格尔自己很清楚,有上帝视角他可以夸夸其谈;可没有上帝视角,他也只是个普通玩家。
所以,他现在要找的不是爱心睡枕的位置,而是等待未来找个解谜高手跟着自己一起去探索爱心睡枕。
安格尔心目中已经锁定了几个人物:多多洛、桑德斯、树灵、铁甲婆婆……
如果有可能,安格尔倒是希望这些人都跟着他一起去,不然到时候探索度哪怕少0.001%都是前功尽弃。
安格尔的话术,并没有被其他人识破,因为他的话的确是真的。的确只能满足一个条件,但具体是哪个条件,安格尔刻意忽略了。而众人,也没有对这种细节在意。
紧接着,安格尔道:“虽然我的目标被梦之晶原权能截胡了,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目前来看,它影响不了梦之晶原的运转。所以,你们现在进去应该无妨。”
“不过,在你们进去前,我需要测试一下,‘梦游仙境’会不会再次截胡。”
安格尔说到这时,目光扫向格莱普尼尔身上的银鳞长袍以及牙骨杖,还有兔子女孩身上的那个胡萝卜形状的挎包。
格莱普尼尔明白安格尔的意思,走上前,将牙骨杖立在地面:“你现在可以试试。”
威茲德姆之獸
安格尔向格莱普尼尔点点头,拿出了梦海螺,对着牙骨杖一阵操作。
神秘之物的气息很快包覆住了牙骨杖。
皇家雇佣猫 小说
只是刹那间,安格尔就感觉到了牙骨杖进入了“守门人”的权责范围。
安格尔想了想,将牙骨杖放置在了安全区附近。
随着牙骨杖在安全区落地,安格尔的思绪开始紧盯着权能树上代表“梦游仙境”的光点,他倒是想看看,这根牙骨杖会不会引起梦游仙境的异动。
就在安格尔刚刚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他便感知到了梦游仙境所代表的的权能光点,开始微微的颤动。
農家好女
与此同时,在牙骨杖的上空,出现了一股氤氲的权能之力。
“来了!”安格尔立刻反应过来:“还真的打算再截胡!”
安格尔毫不犹豫的控制起权能树,以权能树的上级权限,暂时封锁住梦游仙境的当下权限。
封锁是封锁了,但牙骨杖上空的权能之力并没有消失,只是暂停继续蔓延罢了。
安格尔知道,想要彻底解决梦游仙境“见一个截胡一个”的情况,必须要从根本上下手。
那就是“梦游仙境”权能本身。
安格尔之前担心“梦游仙境”的权能信息太多,一时间消化不了,所以没有过度研究。但现在,他也只能从权能本身入手,至少先要知道怎么停止让梦游仙境截胡。
思及此,安格尔将自己的思绪,沉入了权能树上代表梦游仙境的光点中。
安格尔一边心想着:“如何限制梦游仙境”,一边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光点。
刹那间,信息的洪流冲进了脑海。
不到两秒,安格尔就已经感到晕眩了,他毫不犹豫的截停了信息洪流。
可就算如此,安格尔也是睁开眼,靠在树干上整整五分钟,才回过神来。不过就算回过神,他的神色也依旧有些恹恹的。
“你现在的形象,看上去就像是伴酒吟诗,宿醉了一整夜。你还好吧?”离他最近的路易吉关切问道。
只有你会伴酒吟诗吧?安格尔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对着路易吉摇摇头:“没什么,让我稍微休息一下就好。”
话毕,安格尔也不管其他人怎么想,自顾自的闭上眼,进入了思绪空间。
他这次得到的信息不少,需要一些时间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