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十方武聖-898 過去 下熱推

Home / 玄幻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十方武聖-898 過去 下熱推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对于普通人来说,一个河系的范围大小,自然是穷极一生都逛不完。
都能对于君主而言,或许几十年就能全部逛遍河系的每一寸角落。
如今,巴伦已经在这里呆了十多万年。
他沉吟了下。
“确实,这片宇宙,在主宰口中,曾经被称为宇宙海。这里每分每秒,都会产生和消逝无数的宇宙。
所谓宇宙便是时间和空间的结合。因此自然有大有小。只要具有单独空间,并且会随着时间变化循环,都可以称之为宇宙。”
巴伦感慨道。“宇宙海无边无际,且每时每刻都在疯狂膨胀变大。星系河系之间的距离,也在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变大。我曾进入第九层探索一切。但无数次都是一无所获。”
“既然如此,何不加入我们一起?”魏合正色道。他觉得巴伦是一个有理想有目标的好青年,不应该被星渊束缚留在原地,动弹不得。
他应该有更广阔的的未来。
比如加入复苏会,成为古神中的一员。
“我们神庭的目标,也是寻找和探索一切宇宙根源的秘密。我们应该是志同道合的同道。”魏合郑重道。
巴伦看了看一旁的其余黑炎领主,眼角抽搐了下。
“我大概明白,你们想要什么了。我可以答应配合,但前提是,你们先应付过去其余两位君主。他们固守星渊,绝不会愿意让你们乱来。”
魏合了然。大概清楚星渊内部的情况了。
从巴伦的言语中,已经能够猜测和推断,星渊主宰已经不怎么出手管辖一切了。
或许是无力,或许是其他原因。
所以巴伦的意思是,只要解决其余两位君主,他就愿意主动投诚。
“那么生命花园,什么时候能开启?”魏合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既然确定了主宰无法随意出手,那么星渊的清理计划也可以提上日程了。
“生命花园从未关闭过,只是我们一直没有做足准备,没有进去罢了。”巴伦回答。
“重启者?龙机使?”魏合问了句。
陆逸尘 小说
“每百年一次机会,失败后会自动关闭。”巴伦解释道。“所以,如果没有做足准备,就不要轻易动身。”
魏合了然。
*
*
*
真界第九层——虚。
满是惨白人面雕像的星空中。
一道身后背负红色圆光的高大人影,缓缓浮现而出。
鑫神奇譚/鑫鑫
魏合抬起头,再度看向那片放射金光的大门,以及门边上的三道身影。
新豐 小說
“三主宰么?”
他这次以夕象天帝的神权位格前来,也是为了真正弄清,星渊的根源到底隐藏着什么。
在动手入侵星渊前,他必须剔除一切隐患,将所有变量尽可能的掌握在手中。
这一次和之前进入,感觉明显不同。
大片的金光投射下来,比之前虚影龙状态感受的要强很多。
而且整个诸位星空宇宙,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切都若隐若现,模糊透明,有种不真实感。
魏合眼中泛起淡淡紫色。
这一次,以他此时的实力位格,并没有被无数的躁动规则点影响。
大片的彩色规则点,再度出现在他视野范围内。
“咦?”魏合忽然一顿。
在沾染了元始天尊气息的感知中,他清楚的看到,这些规则点,一开始只是一片片小点,然后慢慢链接成线段。
线段又链接成线,在链接成线的瞬间,其本体会瞬间消失在这片宇宙中。
“这就是这片宇宙的规则线的成因么?”魏合若有所思。
这其实和生命认知的过程一样。
那么…这些规则点,又是从哪里来的?
第31位王妃
“很久没有来客人了….”曾经听到过的那个声音,此时再度在魏合耳边响起。
那是个有些疲惫,有些温和的男声。
魏合眯起眼,朝金光方向飞去。
飞了一段,他忽然发现不对,眼中紫光闪烁下。
他豁然明白关键。
“原来如此,这里根本不存在空间的概念么?”
“你发现了?”那声音微微讶然。“没错,这里是虚界。一切从无到有的源头。规则从这里延伸,流向其余各层。
这里没有空间,只有无数规则点形成的规则海。”
“规则海….”魏合瞬间想到了元始天尊的存在。
如果真的是规则海的话,那么这里这片宇宙,就相当于一个没有成型的元始天尊。
“那么你们呢?”难得有能和对方交流的机会,魏合第一时间想要弄清楚,对方的身份,来历。
“我们….只是三个因为无知而肆意妄为,最后不得不承担一切的傻瓜罢了….”男声平静道。
“星渊主宰?”魏合试着道。
“你可以称呼我临始。”男声回答,“我身边有翅膀的那位,是寇达。全身像树妖的那个,是衣朵拉亚。”
“看来就是你们了….”魏合心中对应主宰的名字,瞬间明白过来。
“那么你们守护的光门是什么?”
“那是寂静之门。”临始回答。“那里面关押着一个非常恐怖的东西….”
“所以你们是在守护一切?”魏合心中有种荒谬感。
星渊吞噬灵魂,化为血肉怪物,但最高的星渊主宰,却是在做守护之事?
“那么你觉得我们是在做什么?”临始听出了魏合的意思,但也没有生气,只是略带好笑的问。
魏合笑了笑,没有回话。
他心念一动,身体笔直朝着金光靠近过去。
这里不存在空间的概念,那么也就没有距离的概念。
要想靠近某些东西,其实方法就很简单了。
只要思想靠近,接近那个层次,自然就能靠拢过去。
换句话说。要想靠近三大主宰,你必须在境界层次上,生命位格上,达到对方的高度。
魏合笔直向上靠近…..
金光中的三名身影也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只是让魏合有些诧异的是,所谓的三大主宰,居然完全和他想的不一样…..
咔。
他身形一顿,无法再靠近了…
“还差一点….”魏合悬停在空中。
以他此时的位置,如果按照普通宇宙尺度计算,距离三大主宰和光门,只有十几光年不到的长度。
但在这里,就是绝对无法靠近的距离。这代表他的位格,确实还差三大主宰一些。
而在这个距离,观察到的三大主宰。
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三个普普通通,看上去甚至有些平庸的人。
两男一女。
他们看上去就像三个研究机构里走出来的普通研究员。
一个睁着眼睛的男子,应该就是临始。
他看起来模样清秀,年纪三十几岁的样子,脸颊消瘦,有些虚弱感。完全没有身为主宰的强势恐怖。
临始右边的,是一个长了一对黑色翅膀的眼镜女子。女子紧闭双目,脸上还残留着些许的稚嫩。
第三个,则是一个穿着巨大怪物玩偶服的病态男子….
他看起来不会超过二十岁,整个人蜷缩在玩偶服的怀抱里,面朝着光门,双目紧闭,毫无声息。
“不用看了….他们已经在两百万年前,就失去了所有的人性。现在只剩下基本的神性心智在维持一切….”临始温和道。
“…..你们…是全人?”魏合眉头紧蹙起来。主宰的情况和他设想的完全不同。
他们不像是至高无上的权力者,而更像是….某种接受惩罚的囚犯。
“全人是我们,但我们不是全人。”临始柔和道,他似乎天性就是很柔和的性格。
“那么这光门到底是怎么回事?”魏合沉声问。
“那里面,关押着生命进化到极致的钥匙。你想要么?”临始忽然神秘道。
他看上去完全没有主宰的位格,反而更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不想。”魏合摇头,“有些时候,过于极致,反而不会有好事。”
临始一愣,随即沉默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再度出声。
“很久没有遇到能这么接近我们,还能在这里待这么久的生灵了…你说的没错,太过走到极致,真的不是好事….”
他叹息一声。
“我们曾经以为,知识能决定一切,主宰一切。”
“后来,我们发现知识只是对规则的探索和认知。”
“我们曾经以为,规则能掌控一切,主宰一切。”
“后来,我们又发现,规则也必须适应的空间和变化。”
“我们最后认为,掌握空间和变化,就能一切无忧,踏入永恒。”
“但后来….你也看到了….万变的根源,空间的根源,都在这一层。”
“而我们….失败了….”临始语气里一片平静。明明应该是沮丧低沉的话语,但他似乎早已没有了最初的情绪。
“后来,我们试图挽回失败。扭转过去。
时间虽然是不存在的概念,但如果我们扭转变化,将周围一切的变化,重新复位,回到最初。或许就能重现一切。”
“毕竟时间只是变化的描述。只要我们扭转变化,就能改变一切。只是这中间需要扭转的量,太大太大。”
“然后你们失败了?”魏合皱眉。
他知道时间只是智慧生命创造出来,用来描述变化阶段的名词。
教授與助手的戀愛度測定
但如果一个人能扭转自己身体的变化,那么他就能在定义上,被认为是扭转时间。
而如果他还能扭转自己周围一定范围内的一切的变化。
那么他就能被认为是扭转周围一切的时间。
“不,我们成功了。”临始回答。“我们掌握了变化,但……”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十方武聖笔趣-872 戰爭 下相伴

Home / 玄幻小說 /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十方武聖笔趣-872 戰爭 下相伴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战争中,总是会有无数的光芒闪耀。理想和现实,终归会在这一刻分出高下。”
圆满会指挥舰内。
诺希负手而立,目光静静欣赏着两台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龙机相互厮杀。
光幕投影中。
霸龙和永星龙疯狂厮杀角斗着,刚才还占据上风的永星龙,此时完全沦为了靶子,被和半真灵进入融合状态的金德打得节节后退。
“那台永星龙同样不正常,应该是融合了星渊的力量,无论是机体还是驾驶者,都进行了血肉强化。否则不可能撑得住那么快的速度位移。”
一旁的木神奥哈拉笼罩在绿光中,轻声回应道。
对于真灵而言,他们漫长的征战生涯里,从不会缺少惊艳的对手。
而作为木神真灵,奥哈拉对永星龙这样符合他理念风格的龙机,还是很有好感。
“金德这孩子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他能继续和白龙王融合更深,或许能凭借这次战争中的功绩,获取更多灵魂,真正越级晋升升华者。”
“或许吧….可惜,如果不是进入那里的条件太过苛刻。由几位亲自上阵,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诺希微笑道。
升维成功后,他此时的面孔比之前多出了几分人性。身上也开始泛起属于真灵的淡淡金光。
这种灵魂升华后,自然产生的金色,是所有真灵都能够散发出的。
区别在于,愿不愿意展示出来。
尽管顺利升维,但仅仅只是下位真灵层次,并不能让诺希满足。
若是单纯升维,他早就能成功了。只是之前被人刺激了下,不得不提前动作。
此时此刻,一切不过是才到他心中计划的第一步。
“另外,击溃最后的抵抗力量后,还没找到皇姐的下落么?”诺希视线挪动,轻声问。
“没有。”
不朽级的副手舰队司令沉声回答。
“雷萨拉在遭遇战中受了重创,被神秘人救走,现在还没找到任何线索。初步怀疑是永寂党所为。”
“永寂党…..之后再找他们算账。奥西里斯大人那边情况如何?”
“一切进展顺利。联军的力量在奥西里斯大人面前毫无意义。”
“也就是说,解决这边的这支舰队,东极联盟布置在这部分的抵抗力量就基本全灭了?”诺希微笑起来。
“是的。”
“我们的主要敌对者还是星渊,人类军团不过是些许蝼蚁。诺希,你最好不要在这些上面浪费精力和时间。”木神奥哈拉平静道。
“我明白了。多谢提醒。”诺希点头,“人类是星渊的牧场,我们收割灵魂必然会引发它们的抵抗。”
他转过身,灵能闪烁下,一副巨大星图在几人面前浮现而出。
“从反攻到现在,我们现在已经占领了多少生命星系了?”
“回殿下,约莫九十三亿七千六百万恒星系。”总司令轻声回答。
我家的妖精小姐
“足够了…..”诺希露出微笑,“你们说,若是我将这些所有的一切,都献给母河….会得到什么样的奖励?”
整个圆满会大厅瞬间一片安静死寂。
*
*
*
彭萨帝国。
复苏会总部。
“圆满会膨胀太快了,只要有足够的祭祀,他们甚至能从母河里召唤出最上级真灵出来。”
月赛端坐主位,眉头紧锁,注视着在场诸多不朽高层。
“以战养战,就算是星渊也没有母河这么夸张。战死的所有人灵魂,他们当场献出,换来一位位母河强大真灵和半真灵的投影。”
“母河里到底有多少真灵?这种星渊君主层次的怪物,不可能到处都是吧?”一名不朽高层忍不住出声道。
咲-Saki- re:KING’S TILE DRAW
她融合了朱雀次级真血,灵魂恢复到了最巅峰,并且掌握了强大的朱雀南明离火异能力。
比起最初加入复苏会时,此时的她实力已经突破了不朽极限,进入了一个不可测度的层次。
这些活了几千年上万年的老怪物,一旦得到一点点机会和希望,便能瞬间跨越极限,冲入新的层面。
“如果我们和圆满会发生冲突,现在能有多少胜算?”一名戴着黑蛇面具的女子不朽沉声问。
“圆满会的真灵投影,已经达到了两位数,而其中大皇子诺希极有可能已经成就真灵。”
研究项目的总负责人科菲拉回答。
“星渊呢?根据最新情报显示,星渊应该和母河是远古以来的死对头才对。”一名不朽高层质询问。
“一位完整的真灵意味着什么,或许诸位并不怎么清楚。”科菲拉摇头道。
“完整真灵最麻烦的不是其自己的实力,而是它召唤其他真灵的速度。
根据我们的情报研究显示,真灵的召唤,一般是以上级召唤为主。
简单来说,就是,只要祭祀品足够多,只要得到母河的许可,就能源源不断召唤比自己上一级的真灵强者出现。”
“换成我们熟悉的体系,就是如果你是光照,你可以召唤的就是上一级的裂变。
如果你是裂变,你就能召唤升华,如果你是升华,那就能召唤不朽。”
“如果是不朽呢?按照情报,诺希在很早就已经是克诺萨斯不朽中的最强者了。”蛇面具的女子不朽沉声问。
“不朽对应星渊的深红恐人,所以他召唤的真灵,至少也是黑炎领主….
而现在,诺希极有可能晋升真灵。那么他能召唤的….”
科菲拉的话没说完,但在场的诸多不朽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我们能应付的了。”月赛无奈闭目。
“或许我们应该通知领袖了。”蛇面具女子低声道。
圆满会膨胀太快了。现在的复苏会,光靠他们这些人,根本不可能应付得了。
自从月赛接任会长一职后,魏合便隐入幕后。
为了更好的区分两者,复苏会便将魏合称之为领袖。
“我已经知道了。”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时,月赛背后的基地墙面上,忽然缓缓隆起,裂开一条缝隙。
从中长出一根暗红血肉树枝,树枝顶端结出花苞。
花苞绽放,中心处赫然是一张模糊人面。
人面的轮廓,赫然就是魏合。
“母河的召唤最多只有半真灵和真灵投影。真正的真灵本体降临,是不被星渊允许的。”魏合睁眼,注视着在场诸多复苏会高层。
十年前,这里只有十几人,现在,这里已经坐满了近百人。
不只是彭莎帝国的不朽,还有东极联盟的元老,甚至克诺萨斯的流亡大贵族。都加入了这里。
如今的复苏会,仅仅只是总部位于彭莎帝国境内而已。
早已不是单纯的彭莎帝国组织。
“领袖!!”
看到魏合的一瞬间,所有不朽高层纷纷起身行礼。
“诸位,圆满会掀起战争,死伤无数生命。是比起星渊还要罪恶的毒瘤。但单独依靠我们的力量,还远不足以应付他们。
所以…..”魏合环顾众人一圈。
“我们需要援助。”他轻声道。
“您是说….”科菲拉第一个想到了什么,面色震撼。
月赛等少数的一些不朽,也隐隐眼神激动起来。猜到了什么。
“绝对的和平,必定来源于绝对的力量。”
魏合眼神低垂。
“而这世界,总会有一些依靠大义无法说服的毒素。”
“所以,为了净化这个世界,为了永恒的宁静,为了,美好的明天….”
“献出诸位的一切吧….”
沉默了下。
一众不朽纷纷起身,无声的将手放在自己心脏处。
*
*
*
星渊。
北仑迪亚斯无趣的端坐在自己宫殿主位上,面前的一面巨大血肉镜子,正映照出绝境游荡游戏的现场直播。
“大人。有客人来访。”
一名背后生有血肉羽翼,额头长着黑色羊角的妖娆女子,轻轻飞入宫殿,跪地汇报。
“客人?”北仑迪亚斯眉头微蹙。
他此时的身体,一半在镇守八十八宫,这里不过是另一半,而且还是血肉较少的那部分。
这种时候,黑炎领主都去了绝境游荡那边,他自从被鬼人击败后,一度试图拼尽全力,试图突破极限,晋升生命图谱。
可惜,他的图谱缺陷太大,数次冲击,不光毫无用处,反而还消耗掉了所有的数千年积蓄。
“如果不是熟悉的那几位领主,其余的都不见。”北仑不想被其他恐人看笑话。
索性摆摆手拒绝。
“迪亚斯前辈。看来你最近过得并不好。”
只是刹那间,地上单膝跪地的美女恐人猛地抬头。
她双眼瞬间变成微微紫色,脑袋微微歪斜,从脖子上居然又隆起一个血肉肿瘤。
肿瘤急速长大,短短几秒,便长出一个完整人头。
人头戴着暗红头盔,黑发披散而下,赫然是之前击败他的鬼人黑标!!
“鬼人!你来做什么!?”北仑迪亚斯面色一变,站起身死死盯着对方。
“北仑,你已经到极限了….”魏合微笑道。“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就超越你,超越那么多黑炎领主?”
“…..”北仑自然也想过原因,但无论他怎么调查查探,都找不到任何线索。
“你在下位黑炎这里,停滞了多少年?一千?两千?”魏合道,“甚至是更多?难道你就没想过,不能前进,并非是你的问题…而有可能是这里…不适合你….?”
“你什么意思!?”北仑迪亚斯心头一闪。
“从鲜红到黑炎,再到现在的君主,我只花了几十年….你该明白这是什么概念。
而错过了这次,你将继续停留在在原地,继续在这个层面等待下去,直到永远….”魏合轻声道。
“….”
咔咔…
北仑迪亚斯手握紧扶手。
“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很简单….帮我尽可能的拉拢更多的黑炎来….”魏合微笑着张嘴,吐出舌头。
他细长的舌尖宛如蛇一般,延长,越过大厅,悬停在北仑身前。
舌尖自动裂开,从伤口中挤出一滴淡金色血滴。
“不要抗拒…..”魏合的声音隐隐钻入北仑迪亚斯耳中。
在注视到那滴血液的瞬间,北仑心中便涌出无与伦比的恐怖渴望。
就仿佛,仿佛这滴血就是为了完满他自身缺陷而生!!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十方武聖 txt-868 謀算 下閲讀

Home / 玄幻小說 /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十方武聖 txt-868 謀算 下閲讀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魏合看向下方天梯,看到一群人连第一宫都没闯过,知道时间还要很久很久。便也不急。
绝境游荡游戏,看样子可能要持续很多年,
而巴伦的态度,让他心里之前的谋算有了稳定的基础。
很显然,星渊是知道他创办建立复苏会,并且身兼黑炎领主的。
所以,魏合在来之前模拟过很多次,眼下结果果然和他预想的一致。
那便是,星渊并不在意他搞出来的动静。
而是依旧将他看做是自身的一部分。是领主们的一部分。
魏合安静的漂浮在巴伦身边观看。
虽然他没有开口。但从巴伦的态度,以及魏合的应对方式来看。
周围领主都感应到了,鬼人黑标,似乎身上发生了某个君主也动容的事。
“你觉得谁能赢?”巴伦轻轻询问。
“不知道,八十八宫殿,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魏合坦然。
“你是怎么跨过最后一步的?能说说么?”巴伦相当好奇。
从黑炎到君主,之间不知道涌现了多少强大领主。
但没有一个,靠自己进化成功。
“我….”魏合刚要回话。
忽然星渊远处,一片蜂群一样的虫子怪物,正在飞速靠近。
靠得近了,这一头头蜜蜂一样的怪物,飞到巴伦身前,在君主面前丢下一份黑色东西。
东西还在半空,便自动分解,打开,露出内里的一个透明水晶头骨。
“圣蕴河系出现异常,巴伦陛下,我们的族群在那边遭受到了巨大打击。”头骨开口出声。
同时,他眉心处飞射出一道醒目光幕,在一票领主面前,凝聚成一块圆形光幕。
光幕上是一望无际,安静和平的人类星系。
但紧接着。星系向内缩小一圈,开始弥漫出大量透明胶质。
无数的胶质,像是飘散在宇宙内里的果冻,一团接一团。
星系最中心,有更多的密集胶质,聚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类似胚胎的个体。
这胚胎也不知道形成了多久。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占据整个星系大小。
咔嚓。
忽然一声脆响。
胚胎表面的胶质,宛如玻璃一般裂开一道缝隙。
无数的黑色黏液,从胚胎裂缝中逸散出来。
然后紧接着,无数的蓝色灵能,从星系周围大片大片的飘飞出来,朝着胚胎靠近。从裂缝中钻了进去。
黑色黏液流出,蓝色灵能飞入,一进一出,仿佛有着某种特殊的平衡。
隐约间,光幕还可以看到,那星系周围,有着一个个体积惊人的庞大蓝光个体,正不断释放出大量的灵魂。
“我们发现这个星系的时候,整个星系周边,一共有着四处战场。
克诺萨斯和其余两国的军团,正围绕着这星系在死斗,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灵魂被这个星系吸入。我们怀疑克诺萨斯可能另有…..”
巴伦忽地扬起手,打断对方的说话。
“来不及了。”
他脸上的笑容越发醒目。
“已经太晚了。母河那边成功了….”
“您是说???!”头骨瞬间愕然,僵在原处。
魏合在一旁见状,目光一闪。
就在刚刚一瞬,他感应到了圣蕴河系方向,传递来的特殊灵能波动。
如果说巴伦君主,是在血肉上的纯粹压倒性强大。
那么刚刚他感受到的,便是灵能上的压倒性压制。
一种舍弃了灵能,完全由肉身主导。
一种舍弃了肉身,完全由灵能主导。
孤单地飞 小说
“果然又是母河那群家伙….”有黑炎发出怪异的尖锐嗓音。
“刚刚的波动,恐怕是有谁晋升真灵成功了。本土晋升的真灵,不好对付….那是能够在本土发挥完整实力的存在。和君主无异….”
“这么多年了,母河终于又要来了么?”
“杀了他们!吞噬他们!!”
一头头大小不一的黑炎领主们,纷纷发出不同的言语。
魏合眯起眼,注视君主巴伦。
克诺萨斯那边居然出了一个本土的真灵。如果说谁最有可能晋升。
他个人认为,或许只有那个克诺萨斯的大皇子,才有这个可能。
那家伙….隐藏的秘密似乎不小。
巴伦微微一笑,没有接话。他站起身,晃动手腕,活动了下身体。
“不用担心,母河虽然又有新的真灵成就,我们也有着新的君主晋升。”
他看向魏合。
“原本是以为,重启者之中会出现新的君主,没想到…..你倒是提前了。”
他这番话让在场的黑炎领主们注意到了。
再结合之前对魏合的态度,在场黑炎领主终于确定了其中含义。
只是依旧有不少人不敢相信,怀疑自己听错了。
米非混在一群黑炎领主之间,正在和人小声交流着什么。
“君主这话,听起来就好像鬼人已经突破君主了一样。”他笑着道。
“听起来确实很像,不过我等努力这么多年,都不曾有结果,其中因此陨落的黑炎也有不少。君主,哪里是那么好突破的….没有主宰赐予心血….太难。”
一个独眼山羊外形的漆黑怪物,胸口处张开密密麻麻的数十张人嘴,唉声叹气道。
其余领主也多是持怀疑态度。
毕竟这边的魏合本体,顶多就是黑炎层次,没有实质变化。
巴伦手指微动,指尖有着细碎星光一闪即逝。似乎在运用力量查探什么。
不多时,他停了下来。
“走吧。随我一起。”
唰!
他骤然间跳跃消失,原地留下一个正在慢慢淡化的漆黑虚影。
魏合早已发生质变了的灵能一扫,顿时明白巴伦去了哪。
他深吸一口气,灵能轰然压缩自身。
身体同样瞬间化为一团黑影,消失不见。
黑影慢慢淡化残留,就算是周围八十多黑炎领主,也没有一个能看清他们去了哪。
“这是….”只有在场几个老资格的领主,隐约看出了这其中的细节,不敢再谈。
米非也是其中之一。
他眼神愕然了一瞬,刚刚还不错的心情,一下变得非常复杂。
“老米。”一只大手拍了拍他肩膀。
是北仑迪亚斯。
“唉…鬼人那家伙,恐怕已经极其接近君主了…..不过不用担心,在主宰降临之前,星渊数亿年都没有一个本土的君主成功。
鬼人也到了我等的极限了。”
“我明白….我只是没想到,他的极限会这么高….”黑炎之间的差距,主要就是在生命图谱的完美化,和上限高度,两个方面决定。
米非觉得自己和北仑迪亚斯还是不同的。
起码自己的上限比这家伙高很多,就算是现在,要和魏合打一场,他也能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将其正面击败压制。
其实米非有些佩服魏合。
要论极限,被卡在黑炎极限的领主,占据了在场八十八领主中的大半。
其余的都是生命图谱多少有点缺陷,或者是生命图谱高度强度不够,没资格到极限的领主。
这么多极限领主,都卡住不敢往前踏出最后一步。
那是因为,敢踏出最后一步的,都已经没了。
星渊领主生命力是极其恐怖,但在升维过程里,一旦死亡,是会牵连着所有个体,同一时间死亡。
一旦失败,无论你留了多少子体血肉在外面,都没有用。
所以,不是他们不敢突破,而是敢突破的都已经没了。剩下的都是不敢的。
米非心中叹息。
他从巴伦陛下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些意思,但无论如何,他都不敢相信,魏合会突破成君主了。
没有主宰赐予心血,星渊没有恐人能踏出最后一步。
*
*
*
“我很好奇。”
真界第八层·邪。
炽热的恒星在左侧熊熊燃烧。
金色的光辉照亮魏合和巴伦的左边躯体。
两人正悬浮在恒星的一旁太空中,进行着一次单独的对话。
“我好奇的是,你是怎么不依靠主宰心血,而突破君主的?”巴伦没有掩饰自己的疑惑。
魏合心中平静,他既然选择回到这里来,就是打算处理好这部分和星渊的关系。
黑炎领主这个身份,他还是相当珍惜的。毕竟以后说不定还有要用的地方。
“巴伦陛下,你我都明白,君主是不可能依靠我等自己来突破成功的。所以…..”
魏合的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其中隐含的意义是:他魏合能突破,也一样是因为有类似主宰的强大存在,赐予了他类似心血的引子。
“有点意外….不过宇宙之大,九大维度之深,无奇不有。出现意外个例,也是正常。”巴伦微笑道。
“但为了以防万一,能否稍微展示一点,你背后那位伟大存在的力量?”
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归于平静肃然。
“毕竟,我身后的三位大人,对此也相当关注呢。”
魏合心中一凛,知道关键的环节来了。
“这个自然。实际上我等复苏会并没有和星渊为敌的意思。我们的利益立场,应该是一致的。这也是我现在回到这里来的根本原因。”
他停下话语,双目调动其体内灵能。
嗤。
顿时间,魏合双目泛起明亮紫光。
整个世界宇宙,在他眼里再度变成了一团毛线组成的古怪场景。
眼前的巴伦君主同样如此。
他的身体完全由黑红色两种线条组成。但比起其余周围的毛线来看。
组成巴伦身体的线,要纤细很多,密度也大很多。
此时,魏合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双目亮起紫光的瞬间。
对面漂浮的巴伦君主浑身一紧,一种数万年来从未有过的毛骨悚然感,涌上他心头。
他全身血肉细胞都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气息,纷纷战栗起来,一个个缩成一团,完全不敢有任何异动!
那紫光中蕴含的气息,宏大,浩瀚,原始,古朴,仿佛一切的事物都能从中感应到痕迹。
高瀨邸戀事変
一开始,他并没有把魏合背后的那位看得太重,毕竟星渊三大主宰坐镇,周边星域到底有没有同级别存在,星渊比谁都更清楚。
所以他只以为是魏合走了什么狗屎运,得到了曾经的远古伟大存在留下的一点心遗迹,从而完成跃迁。
但此时此刻,从魏合展现出的那一丝气息里,他知道自己错了….
这一缕气息不光没有丝毫的暮气,而且还无比强大广博。
古老,强横,光是这一丝丝的气息,就让巴伦感觉自己仿佛就是一只蚂蚁,趴伏在茫茫大海边,根本无法揣度这股气息的尽头….
这样的强大….!
巴伦震撼的心中,恍然间,多出了一个想法….
这个魏合,明明依靠了其他的陌生存在,突破了君主,却还毫不掩饰的来到这里。
来到了这么多突破无望,只能眼巴巴等待主宰赐予心血的黑炎领主们面前….
他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