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1685章 加奈的兒子不好玩推薦

Home / 其他小說 /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1685章 加奈的兒子不好玩推薦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杯户站,地下停车场。
红色雷克萨斯SC开过一排车子,在空出的位置停好。
后座,越水七槻迷迷糊糊醒来,发现手脚被绑住,怔了怔,回想起之前遇到的事,放缓呼吸,决定先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手被绑在身后,脚也被绑起来了,空间不大,身下是软的,似乎是被放倒在车子后座。
她头上盖着一件衣服,暂时不能让对方知道她醒了,也就不能过度挣扎,所以只能隐约看到一点光线从衣服缝隙里透过来。
外面光线很暗,如果不是已经到晚上了,那就说明是在地下停车场、废弃仓库这种地方。
因为不担心她喊叫引来别人,所以才这么放心地没有封住她的嘴巴吗?
绑住她的绳子有点麻烦,悄悄试着动一下,感觉绳子就被收紧了,不过她在袖子里藏了小铁片,挣扎一下,应该能想办法割断绳子。
车子里有烟味,对方应该在抽烟,附近很安静……嗯?
好像有很轻微的说话声,对方是讲电话吗?
前座,池非迟一边静静抽烟,一边听着电话那边池加奈的讲述。
他之前看到哈利-根津来日本的报道,就想到了黑羽千影那对坑货父母玩儿子的剧情,而越水七槻身边也突然出现了一个戴墨镜的神秘短发女人,越水七槻好像很放心对方,再加上越水七槻跟那个女人,要么神秘兮兮地跑到外面,要么在酒店一待待半天,他就猜到黑羽千影不知怎么跟越水七槻搭上线了,而且估计是在教越水七槻什么……
以黑羽千影的恶趣味,蛊惑越水,准备顺便玩他一趟也不奇怪。
至于池加奈会给他打电话,是因为他把方舟情报网全部封闭了。
如果对方是黑羽千影,发现越水七槻被绑架,在他发匿名简讯警告‘不许报警’后,必然会联系他家老妈,他家老妈试图动用方舟情报网时,发现没法使用,就会给他打电话。
换言之,只要接到池加奈电话,问他情报网怎么用不了,他就可以百分百确定那边是黑羽千影了。
身邊
“……就是这样,千影她也不是故意的,”池加奈无奈道,“所以能不能快点查一查情报网,尽快找到越水小姐……”
“您不用担心……”
凭空欢喜
池非迟侧身看后座,伸手拉开盖在越水七槻头上的衣服。
越水七槻正疑惑这声音好耳熟,在头上的衣服被拉开后,眼睛还是被不算明亮的光线刺了刺,不由眯了起来。
“人在我这里。”池非迟看着越水七槻道。
“啊?”池加奈一怔,“你是说……”
“人是我绑走的,”池非迟见越水七槻醒了,转身坐好,看着前车窗,语气平静地对手机那边道,“既然她们想吓我,那就要做好我反击的准备吧?”
池加奈汗了汗,她之前没有羡慕过玩儿子这种事,绝对没有,“那你早就知道是她了吗?”
鬼医凤九 小说
“猜到了,”池非迟又问道,“她跟越水说什么了?”
“她应该没有说太多,只说是你的阿姨,我的朋友,”池加奈缓声道,“另外,还把她会的逃生技巧和一些本事教给小越水了吧……”
“还不是照样被绑架了?”池非迟道。
越水七槻:“……”
( ̄- ̄Ⅲ)
所以,能不能先给她松绑?
真的要让她自己用小铁片把绳子割开吗?
池加奈也有些无语,努力且认真地跟儿子解释这个问题,“你是男孩子,体能也比小越水强得多,能绑架她也不奇怪啊。”
“话说回来,你怎么叫她‘小越水’?”池非迟问道。
“千影是这么叫的,”池加奈语气含笑,“我觉得这样叫女孩子很可爱。”
“那个……”越水七槻挣扎着拿到了藏在袖子里的铁片,发现绳子收得更紧了,她想割绳子会很麻烦,不由出声道,“池先生,能不能麻烦你先帮我松绑啊?”
池非迟回头看了看越水七槻,“自己想办法。”
越水七槻一懵,“喂喂,绳子太紧了……”
池非迟无视了越水七槻的抗议,收回视线,问电话那边的池加奈,“不会因为这件事,半夜把你折腾醒了吧?”
“没有,我跟你父亲在中国,因为团子的事才过来的,这边说可以把团子转租给池家,再送其他的大熊猫去上野动物园,”池加奈笑道,“因为你说就想要团子嘛。”
“那边提出的要求呢?”池非迟又问道。
“大致商定了一些在中国境内的投资和合作,还有要对团子好,就只有这两点而已,租借费用算在投资里,就算是团子的食物,这边也答应可以从团子的故乡移栽,或者直接用航运送过去,运输费用我们负责,不过食物是由这边负责的哦,”池加奈缓声道,“虽然投资付出的金额肯定比租借更高,但投资也是赚钱的一环,经营得好的话,反而能开拓一些市场,要跟日本动物园商量更换租借熊猫的事,我们都做好了对方提很多要求的心理准备了……”
池非迟:“……”
他也做好了合理送点科技过去的准备,结果这就没了,是不是太厚道了?
但仔细想想,真池集团有造船技术,在中华境内开个造船厂都能拉动不少经济发展,还能在本土养出一批对这方面有研究的科技人才,而安布雷拉有手机芯片制造方面的业务,经济、科技人才方面也同样可以得到发展,
长远来看,一口吞下某种太高的科技,远没有发展某种适应目前情况的科技有用,一份两份图纸,也远不如一些具有创造力的专业天才有用,还能显得大气又厚道。
他家便宜老爸老妈肯定也想到这一点,但池家是资本,别管哪个国家想发展,有钱赚就行了,而也因为池家是资本,在实业进入的同时,菲尔德集团的奢侈品也要进入市场捞一捞钱,具体的大概还需要商谈,让合作达到双方都满意的程度,然后不出意外、某一方没有失约的话,那合作恐怕能持续数十年甚至更久。
这么一来,团子更像是合作赠品,也是友谊开端的大使。
“具体怎么投资合作,还需要再商谈,不过这边给出的条件很好,谈得很顺利,我们参观这几天,应该就能谈妥,”池加奈语气含笑,“不过我和你父亲大概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简单布置一下,本来是想过一阵子,等相关合约送到日本之后,再给你一个惊喜的,没想到遇到这件事……”
“谢谢。”池非迟轻声道。
这样的话,池真之介和池加奈应该又得忙一阵子了,他好像特别擅长给自家便宜老爸老妈找工作做。
池加奈一怔,缓声笑道,“跟妈妈不用那么客气,对了,你快点帮小越水松绑吧,对女孩子要温柔一点哦,我和你父亲刚才在看大熊猫,我把大熊猫的视频发给你们看一看。”
“我知道了。”
池非迟‘啪’一下挂了电话。
那边被挂断电话的池加奈:“……”
精灵来日
虽然是没什么事要说了,但这挂电话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洪荒之杀戮魔君 小说
嗯,绝对是真之介带坏的!
……
杯户站,地下停车场。
池非迟收起手机后,转头发现越水七槻不挣扎了,忍不住出声戏弄,“你试着再挣扎一下?”
越水七槻艰难仰头看池非迟,隐约感觉到了某人平静神色下的恶趣味和幸灾乐祸,不甘心道,“我手麻了,想休息!”
池非迟下车绕到后座,打开车门,拿出折叠刀,探身进车子帮越水七槻松绑。
算了,别恶趣味过头,不然越水以后翻旧账怎么办。
越水七槻侧过身,让池非迟方便割她手上的绳子,“刚才打电话的是……”
“我母亲。”池非迟割断越水七槻手腕上的绳子割断,把绳子一圈圈松开。
越水七槻窘迫朝池非迟伸手,“好了好了,剩下的我自己来。”
“你的手不是麻了吗?”池非迟把越水七槻脚腕上缠的绳子割断,“其实还好,手腕有点被勒红,没有磨破皮。”
越水七槻坐起身,一脸幽怨地揉了揉手腕,“你绑得那么紧,已经很过份了好吗?”
池非迟在车外直起身,看向开过来的黑色车子,决定避开这个话题,“你的同伙来了。”
黑色车子在车前过道上吱呀刹停,黑羽千影匆匆下车,“非迟!我……”
越水七槻从后车窗探头,看着黑羽千影。
黑羽千影:“……”
她一路过来,路上加奈的电话打不通,绑匪那边又没消息,想着要不要中途打电话跟池非迟说,发现池非迟的电话也打不通,把她急得不轻,后悔自己为什么这么大意,把所有得罪过、可能仇视她的人之间想了一圈,还在要不要报警之间纠结。
结果人已经救出来了?不,绝对不可能,那么……
“千影阿姨。”池非迟没事人一样打招呼。
黑羽千影看向后座探头的越水七槻,“她……”
“他把我绑过来了。”越水七槻无奈道。
黑羽千影半月眼盯池非迟。
绑匪是池非迟?
本来想捉弄池非迟,看池非迟急着到处去找人的,没想到反而被池非迟捉弄了,着急上火的变成了自己。
눈_눈
很好,她替加奈试过了,加奈的儿子一点都不好玩。

火熱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1669章 衝矢昴:越想越憋屈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火熱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1669章 衝矢昴:越想越憋屈閲讀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半个小时后……
池非迟换好了衣服后,被三个孩子拦在远离料理台的地方,看着冲矢昴煎鱼,“该翻面了。”
“啊,好像是……”冲矢昴低头看锅,动手操作。
柯南和三个孩子盯着料理台,神色或多或少都有点担忧。
昴先生真的没问题吗?
池非迟远远辨认锅里鱼的情况,估摸着鱼表皮该煎黄了,继续提醒,“加水,再把豆腐和盐放进去,记得别放姜。”
冲矢昴放弃了挣扎,准备听池非迟指挥来说。
他这也算是偷师学艺,为了以后能做好嘛。
灰原哀用毛巾包着非赤,从洗手间里出来,看了看料理台旁的阿笠博士和冲矢昴,走到旁观组这边,低头用毛巾帮非赤身上擦干,“非赤身上的血迹我已经洗干净了,怎么样?给你买的衣服还满意吧?我特地帮你买的特色唐装,你左肩受伤,这样穿衣服就可以不用把左手抬高,也能单手把扣子扣好,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
漫威里的德鲁伊 骑行拐杖
“满意得不能再满意。”池非迟道。
灰原哀有些意外,抬头打量池非迟的平静神色,“这不是反话吧?”
她帮忙买唐装没错,主体还是黑色也没错,但她有恶作剧的心思。
这身衣服的下摆绣了一个很大的舞狮狮头,红的、蓝绿的、黄的绣线搭在一起,她看着狮头就觉得很可爱,再加上还有些蓝白水波纹,图案颜色过于亮眼,她还以为池非迟会黑了脸。
池非迟低头看了看衣服,不太明白灰原哀在琢磨什么,“衣服材质不差,狮头绣工精致,我为什么要说反话?”
“没什么,你喜欢就好。”灰原哀遗憾收回视线。
如果不是其他主色的衣服没有绣大狮头,她才不会选黑色,还想着给池非迟选粉的、红的,就是想看看自家哥哥黑着脸,没想到会得到这种评价……
可惜了。
冲矢昴忙活出了一顿全鱼宴,味道居然也还不错,得到赞扬后,心满意足地接过剩下的活,和池非迟之前一样,饭后带着孩子们收拾桌子、洗碗,弄得阿笠博士都不好意思坐着了。
“饮食禁忌你应该都知道,我就不提醒你了,记得这段时间绝对禁酒,近两天不要洗澡,不要再去晨练,以免扯到缝合好的伤口,也可以避免出一身汗,不便清理伤口,”灰原哀不放心地跟池非迟叮嘱,“今天晚上回去之后,早点休息……”
“咦?”帮忙刷碗的阿笠博士回头看灰原哀,“小哀,今晚时间晚了,非迟又不方便再开车,就让他在这里住一晚吧,反正他的房间一会儿就能收拾好,也省得他再跑回去。”
灰原哀保持沉默。
她是想过让非迟哥今晚别跑了,但她比较担心隔壁那个粉毛。
那家伙身上有组织的气息,她希望非迟哥远离那家伙。
冲矢昴见碗洗得差不多了,拿过毛巾擦手,“那不如我开车送池先生回去,怎么样?”
忘語 小說
“不用了,”灰原哀果断改变主意,“是我之前考虑不周,让非迟哥留在这里住一晚是比较好。”
当天晚上,冲矢昴回到工藤家,到书房里倒了一杯波本威士忌,在昏暗光线下慢慢喝着,消化着今天的收获。
他被雪莉怀疑了,这个没多少影响。
他一开始见面就不小心被雪莉察觉了异常气息,但只要他不试图威胁到其他人的安全,雪莉不敢撕破脸,多半会暗中警惕,反正雪莉赶不走他,又不会跟池非迟说,他偶尔还能过去蹭饭。
池非迟在的时候就更好了,雪莉比较克制,不会直接摆冷脸给他看。
当然,他也会尽量不让池非迟发现他有什么问题。
他大概能明白侦探小子、阿笠博士和雪莉的心情了,池非迟的能力没话说,身手也好,可是状态不稳定,要是池非迟掺和组织的事,在某天也突然自闭或者任性地对敌人说‘不要’,一般的犯人会不知所措,但组织那些家伙说不定就直接一颗子弹过去了。
North by Northwest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波本居然又跑去追踪调查朱蒂,那小子肯定要搞事,他得做好应付的准备……
不行,以后还找机会跟池非迟比一次,这一次被堵得实在太憋屈了,越想越憋屈。
……
第二天,冲矢昴没再往隔壁跑,一大早就开车出门。
上午十一点,小田切敏也带了送了一大桌子菜上门,还顺便安排人,把池非迟开着送熊猫玩偶的货车给人家送回横滨去。
小田切敏也带人进门后,看到桌上已经摆了鱼,愣了一下,还是让人把菜给摆上,等人走了之后,才摘下自己那副浮夸的紫色墨镜,无语道,“你们还有这么多鱼啊,我听说非迟受伤了,还想着给他订一大桌好菜,让他好好吃一顿呢。”
阿笠博士看着一桌子的菜,也有些发愁,“小哀去上学了,昴先生也有事出去了,这些菜怎么也吃不完,最后还得浪费。”
“没关系,不介意加一个人的话,我可以帮忙啊!”小田切敏也笑道,“我午饭也还没吃呢,我们能吃多少算多少。”
池非迟看着桌上的菜,果断把所有鱼类无视掉,“我也不想再吃鱼了。”
感谢伏特加,他现在吃上一顿鱼就会腻得浑身不舒服。
“好吧,那就开饭吧,”阿笠博士失笑,转身去拿碗筷,“不过,敏也,你怎么知道非迟受伤了?”
“肯定是园子说的。”池非迟道。
昨晚柯南回去,肯定会跟小兰和他家老师解释为什么回去晚了,顺便说到他受伤的事,今天学生党上学,小兰就会跟园子聊天时提到,园子一知道……
估计帝丹高中和THK公司的不少人都得知道,再传下去,要不了一天,他受伤的事就能在朋友圈子里传遍。
“确实是园子跟我说的,不过好像大家都知道了……”小田切敏也摸了摸下巴,又问道,“非迟,你不会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
池非迟拿出手机看日期,“8月2日,上午九点,千贺的新歌发布。”
小田切敏也心情愉快,忽略了池非迟临时看时间的行为,乐道,“没错,我早上在聊天群里说到晚上的庆祝宴会,才听园子说你昨天受伤了,恐怕没办法去喝酒,本来我是不想来打扰你的,不过这种好事,总得找人一起分享才会更开心啊!”
“哦?”阿笠博士拿碗筷回来,好奇问道,“千贺小姐的新歌发布了啊,成绩很好吗?”
“我还没看数据,不过肯定差不了,”小田切敏也主动接过自己的碗筷,笑道,“我打算多忍两个小时,等下午再看,说不定能有双倍的快乐!”
阿笠博士被小田切敏也的‘双倍快乐’逗乐,“加上跟我、非迟分享,那快乐还得翻倍再翻倍才对!”
池非迟突然觉得这两人幼稚到了极点,起身打算盛饭,结果被阿笠博士抢先一步帮忙盛好,只能拿着碗重新坐下,“敏也,调音和声的部分有多少?”
他从听过千贺铃的声音,就有计划让《Faded》这首歌面世。
虽然这首歌在电音内行人的评价里褒贬不一,但不是每个人都专业,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把电音说得头头是道,对于更多的人来说,不管是什么音乐,只要觉得好听就够了。
有的单曲在电音圈子里很火,却很难在大众中传播,他所要的是更多的群众,让千贺铃被更多人的知道、名气更上一层楼。
而且这首歌里,清新空灵的女声为原单曲增色不少,更能突出千贺铃的声音魅力,不会被电音编曲抢了风头,融洽的话,歌声会给人柔和又恍若梦境的感觉,整体旋律也洗脑,最后成绩肯定不会差。
前世的女歌手唱出那种歌声,全靠设备辅助,调音、和声,现场演唱就完全不一样了,害得不少人失望,他唯一想确定的是,在秋庭怜子这么长时间的帮助下,千贺铃能不能凭自己唱出那种空灵又干净的女声。
“你放心,秋庭对唱歌可一直是高标准,再加上你跟她说过需要什么标准,她可是用你给的合成音去想办法尝试发声方式,并且要求千贺要做到,千贺唱歌的时候,几乎没有用过调音,”小田切敏也像是看到金子堆,哈哈笑得夸张,“有这种歌声,千贺完全能尝试一下日本第一歌姬的名号,而且没有人能在这方面跟她争,等嘉年华现场演唱的时候,她绝对能让所有人震撼!所以不管这首歌最后成绩怎么样,今晚晚上的庆祝宴我都开定了!”
池非迟赞同,“她们不容易,是该好好庆祝一下。”
他回想过,这个世界上其他歌手,没有人能靠自己唱出那种效果,如果千贺铃能做到,哪怕只是八成,都足够成为扬名国际的个人特色了。
之前帮千贺铃打开海外市场,千贺铃在境外有人气基础,再加上这种歌声,几乎可以一下子冲到国际大明星的层次。
小田切敏也一脸唏嘘地叹了口气,却难掩幸灾乐祸,“不过可惜你受伤了,你就好好在家休息吧。”
阿笠博士:“……”
敏也这态度真欠揍。
池非迟倒是无视了小田切敏也的幸灾乐祸,努力的是秋庭怜子和千贺铃自己,这个庆祝宴两个主角就够了,他去不去都无所谓,“记得保护好千贺的嗓子,以后要小心一些心怀不轨的人。”
如果有人下毒、下药损坏千贺铃的嗓音,破坏的不仅是他们能够收获的大笔财富,还会摧毁他们的努力和期盼,别说其他人受不了,他都会觉得大受打击……会想杀人的。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1646章 這個世界果然不科學熱推

Home / 其他小說 /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1646章 這個世界果然不科學熱推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动手!”
琴酒突然沉声说了一句。
基安蒂扣动狙击枪扳机。
一颗子弹飞向爱尔兰,在打碎储存卡后,穿透了爱尔兰的胸口,在爱尔兰身后的墙壁上溅上鲜红。
柯南:“!”
爱尔兰往后倒,身子重重砸在墙壁上,被子弹穿透的后背在墙壁上砸出一大片鲜血,又无力地跌倒在柯南身前。
“中了!”
直升机上,基安蒂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
“左肺。”池非迟用嘶哑声音补充道。
基安蒂脸上的笑意僵了僵,无语声明,“喂喂,拉克,想要击碎储存卡再打中他,以我们这里的角度,能打中的就只有左肺了啊!谁让爱尔兰那家伙没把储存卡放到心脏前面?!”
傲嬌總裁:愛妻你別跑
池非迟:“……”
听基安蒂这意思,怎么像是在埋怨爱尔兰送死不摆好姿势一样?
“大哥?”
耳机那边传出伏特加惊讶又疑惑的声音。
“看看下面……他已经逃不了了!”琴酒提醒伏特加看东京铁塔下方包围的警车,又戏谑对电话那边道,“辛苦你了,爱尔兰……”
伏特加看了看下方的警车,没再问下去。
池非迟:“……”
放根救援绳下去就能解决的事,伏特加不会就这么信了吧?
观测系统中,楼梯旁铁板下,缝隙中挪出了一点鞋尖。
“还有一个人在那里!”琴酒厉声提醒。
“咦?”基安蒂一愣。
池非迟也看到了那一点白色的鞋尖,拉近观测系统的镜头,“看到了。”
“绕过去,”琴酒果断操作直升机飞向东京铁塔另一侧,“拉克,帮基安蒂把人给解决掉!”
铁板后,柯南上前一步后蹲在了爱尔兰身旁,焦急伸手扶起爱尔兰的胳膊,把爱尔兰往铁板后拽,安慰道,“你撑着点,快起来!没关系的……并没有打中你的要害,等我解决了那些家伙,就马上带你去治疗!”
“原来如此……”爱尔兰动弹不得,看着柯南用小身板费劲把他往铁板后拖,咬牙忍痛笑了笑,“难怪贝尔摩德会迷上你……”
“别再说话了,”柯南在爱尔兰耳边低声道,“等你的伤好了,我一定会逼你说出你们老大的身份,你做好觉悟吧!”
直升机绕到了两人后方,探照灯的光线穿过铁箱间的缝隙照射过来。
直升机上,池非迟调整着观测系统,发现光线被铁箱和铁板挡住了很多,从这一侧也只能看到趴在地上的爱尔兰,再往前就是一片昏暗,不过能看到爱尔兰的姿势不对,嘶声提醒,“看不清,人应该在爱尔兰前身偏下的位置,被爱尔兰挡住了。”
“没有更合适的角度了,”琴酒道,“能从缝隙里打中那家伙藏身之处的只有这里,直接朝那里开枪!”
基安蒂看着狙击枪的瞄准镜对准两个铁箱中间的缝隙,嘴角露出兴奋笑意,“了解!”
池非迟拿起狙击枪,从狙击口把枪口伸了出去。
“呯!”
一颗子弹飞出,能看到爱尔兰抬起手臂按了一下什么,身子也往一侧移了一点,前身抬了起来。
第二颗子弹命中爱尔兰后背。
“呃……啊!”爱尔兰痛苦呻吟。
“爱尔兰!”柯南听到了子弹入体的声音,紧张抬头看着用身子护住他的爱尔兰。
“工藤新一……尽你所能追下去……”
爱尔兰用最后的力气说完,头彻底垂了下去。
直升机上,基安蒂恼火道,“可恶,居然用爱尔兰当挡箭牌!”
“要是让他下去就麻烦了,”琴酒沉声道,“伏特加,用那个……”
“了解!”伏特加应声。
直升机绕到铁板前,机首下方的单管链炮口对准了铁板,开始疯狂扫射。
“呯呯呯呯呯……”
倾泻而出的高爆穿甲弹在东京铁塔的架子上打出一个个深坑,在铁板上犁出一道道沟壑,旁边楼层的玻璃转眼间全部粉碎。
一道黑影迅速跑过楼梯栏杆缝隙,往上方跑去。
“出来了,继续打!”琴酒说着,驾驶直升机绕向铁塔另一侧。
“呯呯呯呯呯……”
直升机绕着东京铁塔上空一阵疯狂扫射,随着人影跑进上一层楼层,楼层中的观景玻璃也瞬间被粉碎。
池非迟伸手点了搭载武器系统,对准玻璃破碎的窗户,往里投了一颗催泪弹和一颗燃烧弹。
别停,请继续。
楼层窗户后冒出浓烟,很快,轰然亮起火光。
基安蒂呆呆转头看着身旁男人金发下平静的神色。
拉克这反应还真够快的。
琴酒看到昏暗中有人影冲向楼梯,嘴角露出狠厉的笑意,“继续!把那只老鼠往上赶!”
“呯呯呯呯呯……!”
暴躁扫射中,人影沿着楼梯一路往上,冲到露天平台上。
探照灯扫过去,视野却被子弹贯穿的铁板挡得严实。
“哼……”琴酒冷笑一声,“老鼠被逼到死胡同了,伏特加,飞上去,从上面射击,这样就不会有死角了!”
“了解!”
伏特加操作直升机往上升,琴酒调整着探照灯照亮的角度,往露天平台上扫去。
基安蒂架起狙击枪瞄准平台,跃跃欲试道,“拉克,再让我一次吧!以后的目标我让你两次!”
“可以。”池非迟嘶声答应下来。
话音刚落,在探照灯还没投向平台前,平台边缘一个黑影突然一跃而下。
“跳、跳下去了!”伏特加惊呼出声。
“哼,”琴酒冷哼,“知道逃不过去,自寻短见了吗……”
池非迟看向愣愣转头看自己的基安蒂。
两次……
基安蒂又扭头看瞄准镜,皱眉骂得憋屈,“可恶的家伙!”
本来就不多的开枪机会,又白白送出去两次。
終極牧師
“嘭!”
直升机突然晃了晃,机尾轰然爆炸,操作台响起了警报声。
基安蒂吓了一跳,“喂喂,这是什么情况?”
“糟糕了,完全没法操控!”伏特加急道。
花顏策
“这里也是,”池非迟检查了前座副驾驶上的操控台,嘶哑声音平静提醒道,“油箱破损,没有半个小时了。”
其实阿帕奇直升机的安全性很高,就算是发动机的减速齿轮箱被击穿、润滑油全部流失,也能继续运作30分钟,但这一次受损的地方不是发动机位置,而是主驾驶后方、发动机下方的油箱,根本撑不了30分钟就有可能爆炸。
原本阿帕奇直升机的油箱也有防弹功能,用来制造油箱的橡胶也含有自动粘合剂,在油箱破损时,自动粘合剂会流出、封闭油箱,但……
“什么意思?”基安蒂慌忙问道,“自动粘合剂呢?”
“裂痕在不停扩大,”池非迟看着前方视野中逐渐逼近的高楼,对通讯耳机那边嘶声道,“琴酒,尽快跳伞,以目前直升机的速度,10秒后可以抵达前面大楼楼顶。”
“知道了,”琴酒收回看后方的视线,正色沉声道,“伏特加,基安蒂,尽量往大楼上跳!”
池非迟打开直升机驾驶舱的门,看着逼近的大楼,在直升机即将抵达大楼时,用右手下的机关弹出绳索。
距离楼顶这点高度,不用降落伞他也能安全着陆,不过还是加根绳比较保险……
“卡哒哒哒……”
直升机抵达大楼楼顶时,池非迟跳了下去,同时按下了绳索收缩开关。
“轰!”
直升机爆炸,火光笼罩了机身,爆炸的冲击力推动着烟尘往大楼楼顶席卷。
池非迟落在楼顶护栏上后,抬起手臂挡了一下烟尘,从弥漫的烟尘中捕捉到三个因受爆炸冲击而偏移方向的人影,左手袖子下的绳索迅速全部弹出,顺手把机关卡在护栏上。
柯学的力量有点离谱,一个安全帽摧毁阿帕奇不说,卡着他们往下跳的时候还来个爆炸?
数根绳索飞向空中,其中三根甩到三个人影腰部,缠了两圈缠紧后,机关绳索又迅速往大楼楼顶回收。
剩下三根绳索甩空后,也在机关收回绳索的带动下,如灵蛇一样在空中晃动着朝天台护栏回收。
三人被绳索拉到天台护栏前,收了降落伞,伸手拽住绳子,在抵达护栏栏杆前时,另一手拉住栏杆,灵活地翻身上了天台。
“咔。”
绳子收缩的机关停止。
池非迟也翻身下了栏杆。
这三个人身手不会太差劲,至少不会被绳子拉得‘啪’在护栏上,这一点在他意料之中,但亲眼看到这种集体无损落地的场面,还是挺震撼的。
“谢谢你啊,拉克!”伏特加解开了腰上的绳子后,戴着墨镜朝池非迟笑。
池非迟对伏特加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直升机坠向的方向。
伏特加的墨镜都没掉……这个世界果然不科学。
“轰!”
破滅之魔導王與魔偶蠻妃
坠落到远处的直升机再度爆炸,火光和烟尘几乎照亮了半个夜空。
143海濱大道
基安蒂也解开了缠在腰上的绳索,顾不得擦脸上的黑尘,转头看了过去,咬牙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池非迟见三个人都解开了腰间的绳子,把卡护栏上的绳索机关收回时,顺便用戴手套的左手擦了栏杆上的痕迹,转身往天台门口走,嘶声低喃,“改天让那一位再布置两架。”
“哼……”琴酒用冷哼表示自己对池非迟脑回路的无语,跟上沉声道,“尽快离开这里!”

火熱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1640章 爲了幫江戶川,她不容易【新年快樂】推薦

Home / 其他小說 / 火熱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1640章 爲了幫江戶川,她不容易【新年快樂】推薦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二天一早,失踪新堂堇的尸体被发现。
警方一大早就联络了毛利小五郎,只是想打电话给池非迟时,发现电话一直在占线。
“就是这样,非迟……”
阿笠博士家,阿笠博士回头看了一眼窝在沙发里的灰原哀,刻意让自己的声音带着尴尬和无奈,笑道,“因为感冒,小哀一大早心情就不太好,她说我准备的早餐不够健康,一直躺在床上不肯起来吃东西,我没办法,只能打电话给你了……啊,我早上已经让她吃过药了,不过看起来状况还是没怎么好转……好,那你路上开车小心。”
灰原哀坐在沙发上,背靠大玩偶熊,怀里抱着小玩偶熊,见阿笠博士挂断电话,投去询问的视线。
“搞定了……”阿笠博士放好听筒后,长长松了口气,“非迟说他马上过来,不过,小哀,他可没那么容易糊弄啊,一会儿要是被他……”
“放心吧,他不会发现我们在骗他的,”灰原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打了个哈欠,“我知道非迟哥没那么容易糊弄过去,昨天晚上特意泡了很久的凉水澡,今天早上起来确实不太舒服。”
阿笠博士有些意外,“那、那得赶快吃药才行啊!”
“等非迟哥到了再说吧,”灰原哀探身拿起桌上的手机,又歪倒在大玩偶熊上,半月眼道,“感冒不是很严重,要是吃了药,等他到了没一会儿,说不定我就好了,那样可没法拖住他。”
为了帮江户川一个忙,她不容易。
……
杯户町。
池非迟才挂断电话,就接到了大和敢助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那边大和敢助就沉声急切道,“池先生,新堂小姐的尸体被发现了!”
“大和警部,我妹妹生病了,”池非迟走到玄关坐在换鞋,“我现在要过去看她。”
大和敢助一愣,“那个小女孩啊?我记得是叫……”
“灰原哀。”池非迟提醒。
“咳,”大和敢助尴尬干咳一声,“你们的姓氏不同,我不怎么记得清,那么,她的情况怎么样?病得很严重吗?”
“听说只是感冒了,”池非迟换着鞋道,“不过在闹小孩子脾气。”
“那你可有得忙了,”大和敢助哑然失笑,又认真起来,“话说回来,这一次在新堂小姐的遗体上,也发现了一张麻将牌,正面被涂红的是七筒下面四个点中右上角的那一个,背后是三角形和纵向直线,现在能确定的是,那应该是代表北斗七星,如今已经发生了七起事件,如果犯人完成目的、就此隐匿起来的话,反而会更加麻烦,不过,我们已经从两年前七夕经济型宾馆失火的事件里,调查出了一点线索,只是有嫌疑人的行踪无法确定,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回住所了,松本管理官决定在下午三点再次召开搜查会议,我们已经通知了毛利先生,既然你妹妹病了,那你先过去看你妹妹吧,到了下午我再联系你。”
“好。”
池非迟换好了鞋,按断通话,拎起非赤起身,往门外走的时候,给琴酒发邮件。
【下午三点搜查会议,嫌疑人锁定,但人藏起来了,我妹妹病了,我先过去看她,行动方面就麻烦你们先应付着。——Raki】
到了停车场,琴酒也没有回复。
池非迟猜测琴酒昨晚跟人轮班等着警视厅的消息,应该还没睡醒,上车前,最后翻看了一下邮件。
昨晚他发邮件跟那一位说过爱尔兰的事,没有添油加醋,一封邮件说了爱尔兰失联的事,另一封说明爱尔兰已经回到住所,不过跟琴酒提到了他。
那一位只是表示,让他先跟其他人配合、专心处理好储存卡的事。
以他目前对那一位的了解,爱尔兰重要行动中失联失踪两个小时、似乎又想重新调查他,这两件事就足够让那一位对爱尔兰不满了。
当然,现在不确定爱尔兰背叛,也没有证据,那一位也不可能就这么下达什么指示。
如果没有证据就能抹杀一个核心成员,那肯定会让其他核心成员不满、不安,陷入兔死狐悲的情绪中,改天集体叛变怎么办?
……
早上八点半。
池非迟开车到了阿笠博士家,在院子里停好车后,跟着阿笠博士进门,“小哀现在情况怎么样?”
重生之毒後無雙
“还是躺在床上不肯起来,”阿笠博士带路到了房间前,打开了房门,回头对池非迟无奈笑道,“越水侦探在陪她说话。”
越水?
侧头看着客厅的池非迟一怔,转头看向房间里。
房间里,灰原哀靠床头坐着,身上搭着被子,脸颊泛着不健康的血色,双眼也没有以往有神,虽然看起来精神状态不算差,但给人的感觉还是蔫蔫的。
越水七槻坐在床边,之前似乎是在跟灰原哀说话,听到开门声,才转头笑着打招呼,“池先生,你来了啊。”
池非迟走进房间,“怎么把你也折腾过来了?”
越水七槻见池非迟往床边来,起身让到一旁,“听小哀说她身体不舒服,我过来看看她。”
灰原哀心里松了口气。
越水侦探是她准备的第二个‘杀手锏’,她感冒了,精神状态确实不好,担心自己睡着之后,非迟哥又被警方一个电话叫走。
怨恨之楔
有越水侦探在,想想办法,也能再拖非迟哥一会儿。
所以,她早上其实是发UL消息撒娇,让越水侦探过来陪她说说话的……
为了帮江户川一个忙,她不容易。
“麻烦你还跑一趟,”池非迟走到床边坐下,对灰原哀道,“小哀,张嘴。”
非赤爬到床上,小心翼翼探查着灰原哀的体温,“主人,小哀有点发烧哦。”
灰原哀配合着张嘴,“啊……”
越水七槻弯腰探头看了看,“看上去扁桃体没有发炎,不过我刚才让小哀量过体温,体温有点偏高。”
“寒邪入体,”池非迟说着,抬手轻轻拍了拍灰原哀的头顶,“想吃什么?”
灰原哀想了想,“南瓜粥……可以吗?”
修真狂少
“没问题,”池非迟站起身,“你先躺会儿,我去给你做。”
“是……”
灰原哀乖乖躺好。
“越水,你吃过了吗?”池非迟又转头问越水七槻。
“还没有,”越水七槻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见灰原哀躺好,弯腰帮忙拉了被子,“我才睡醒没多久。”
“我也还没有,”池非迟看向阿笠博士,见阿笠博士嘿嘿笑,了然点头,“那正好做四人份。”
偷生一對萌寶寶 **小狸
灰原哀想到一大早把这两个人折腾过来,有些心虚,但还是看着池非迟神色平静的脸,试探着问道,“非迟哥,你过来这里,警方拜托你帮忙那个连续凶杀案那边……没关系吗?”
“没关系,反正警方已经锁定嫌疑人了。”
池非迟对灰原哀说了一句,转身往房间外走。
灰原哀:“……”
这……江户川还能追上进度吗?
“锁、锁定嫌疑人了?”阿笠博士也惊讶出声。
“这次连续凶杀案,跟两年前发生在京都的失火事件有关,”池非迟道,“警方只要调查到这里,很容易就能锁定有嫌疑的人。”
灰原哀见越水七槻似乎打算留下来陪她说话,拉起被子挡住半张脸,“抱歉,七槻姐,大早上让你跑过来,不过,我想先安静躺一会儿……”
“那你好好休息,早餐好了我再叫你。”
越水七槻笑了笑,跟上池非迟出门,还顺手关上了房间门。
池非迟等了越水七槻一下,才往客厅走,“你那个委托解决了吗?”
“还没有,不过不急这一天。”越水七槻道。
“比较麻烦吗?”池非迟问道。
“不是很麻烦,”越水七槻笑道,“只是比较耗时间。”
池非迟点了点头,没再追问,见到了洗手间前,打开洗手间的门,转头对阿笠博士道,“博士,我先洗一下手。”
“啊,好啊,”阿笠博士忙道,“打开的洗手液好像没有了,洗手台下的储物柜里有一瓶……”
房间里,灰原哀听着外面的说话声远去,发现非赤趴在被子上看自己,伸手摸了摸非赤,“抱歉,非赤,我现在体温有点高,摸你太久,你应该会不舒服的……”
非赤吐着蛇信子,刚想凑近一点表示自己没关系,不过看到灰原哀从枕头下摸出手机、缩进被窝,不由停下了,好奇歪头,盯。
小哀要打电话吗?
灰原哀躲在被窝里,用手机拨通了柯南的电话,压低了声音,“江户川,是我……”
非赤爬到枕头上,探头往被窝里看。
“怎么样?”电话那边,柯南似乎在往什么地方去,在车子路过鸣笛的喇叭声中顿了一下,才继续问道,“池哥哥过去了吗?”
“是啊,他去做早餐了,”灰原哀轻声道,“另外,池哥哥说,警方已经锁定嫌疑人了,这次连续凶杀案,跟两年前发生在京都的失火事件有关,你那边呢?不会还没有发现吧?”
“锁定嫌疑人了?”
柯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缓了缓,才认真道,“我这边的进度也差不多,早上小五郎叔叔接到了警方的电话,第七个被害人身边发现的麻将,背面不是英文字母,而是三角形,这证明你之前的猜测没错,麻将牌背面是代表着北斗七星的希腊字母,另外,我也猜测‘七夕、京’的死前讯息是指‘七夕’、‘京都’,打电话让服部去了一趟京都,两年前那起失火事件,起火原因是因为有人在房间里吸烟,那个客人在大火中丧生了,值得注意的是,还有一位年轻女性因吸入过量烟雾而死在六楼,她那时是和自己男朋友水谷去京都,不过水谷先生当天出门找朋友了,到火灾发生时才赶过去,那晚水谷先生还试图往着火的宾馆里冲,好不容易才被人拦住……”
“那么,那位水谷先生就是嫌疑人吗?”灰原哀问道。

優秀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1632章 那一位的心果然是偏的推薦

Home / 其他小說 / 優秀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1632章 那一位的心果然是偏的推薦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会议开始,负责主持会议的目暮十三陪上司松本清长坐在白板前,介绍了一下案件大致情况,让人下发了调查资料,又让白鸟任三郎针对资料进行说明。
池非迟和毛利小五郎坐在靠窗的地方,没有和其他警察坐在一起,只有白鸟任三郎陪同,也算对得起毛利小五郎目前‘特别顾问’这个身份。
白鸟任三郎起身,说明案件情况。
除了前天发生的第六起事件,之前五起,凶手都是用大型刀具行凶,从伤口的形状判断,是用右手自上方大力挥舞砍下。
另外,前五个被害人都是事先被人用电击器电晕后绑走,被带到警方发现尸体的地方,遭到杀害并弃尸。
第六个被害人,则是死于车祸。
“不过在这里出现了一个疑点,为什么凶手要把已遭绑架的被害人带到其他地方,再加以凶手,”白鸟任三郎站着说了疑问,又继续道,“接着,在这六具遗体的身旁,都找到了涂有红色圆圈、背面刻有英文字母和纵向竖线的麻将牌,很明显,这是由嫌犯留下的犯罪信息。”
荻野彩实看着搜查资料,思索着道,“这六张牌被涂红的部分,在七筒牌下方的四个圆圈中,还剩下右上跟左下的圆圈没有被涂红,也就是说,嫌犯很可能还要再杀两个人吗?不过,为什么发生长野县的案子,留下的麻将牌是一筒呢……”
“英文字母则有两个A和EHZ,”横沟参悟摸着下巴,“还有应该是反转颠倒的L。”
“另外还有一点,”白鸟任三郎把搜查资料翻了页,“这件凶杀案中的六名被害人,都有一件随身物品被取走了。”
池非迟把发给自己那份资料翻页,看着上面陈列的物品。
六个被害人身上被取走的东西,是:项链、束口钱包、御守、摩托车钥匙、隐形眼镜和吉祥物玩偶。
组织要找的是第三个被害人、身为议员秘书的冈仓政明,储存卡应该就被放在那个御守里面。
在他们做准备这几天,凶手也没闲着,又
千叶和伸举手问道,“会不会是被绑架时不小心遗失的?”
“不,既然六个人都各自遗失一件随身物品,还是应该推测为这是被嫌犯取走的比较妥当。”白鸟任三郎道。
爱尔兰顶着松本清长的身份,沉思着出声,“问题还是在于犯罪信息的意义啊。”
“另外,还有一个关键线索,”白鸟任三郎又翻了资料页,“第六位被害的龙崎先生临死前,说出了‘七夕、京’这样的死前讯息。”
“龙崎先生车子的刹车油,可能是在大鉴山休息站被泄光的,”横沟重悟把搜查资料放到桌上,“他大概是在那里见过嫌犯吧!”
“话说……”毛利小五郎突然起身,走到会议室前台中间,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诸位是不是想得太复杂了呢?麻将牌就代表着打麻将,杀人动机就是打麻将引起的纠纷,留下一筒和七筒,说明打麻将的是八个人……”
毛利小五郎开始带偏思路,横沟参悟和山村操还一脸恍然大悟地附和着。
不过,不是所有警察都那么迷糊。
很快,荻野彩实举手提出疑问,“那个……请问英文字母又该做何解释呢?”
大和敢助也提出问题,“又为什么要把被害人带到不同的地方杀害?”
毛利小五郎汗了汗,“呃……”
Tarte Tatin還不能下口
“还有……”坐在警察间的高木涉也不怎么给面子地举手问道,“龙崎先生的死亡讯息又该怎么解释呢?”
“这个……关于……关于这些问题,”毛利小五郎憋了半天,也没想到该怎么圆,只能敷衍道,“以后再慢慢想嘛!”
下方警察顿时一片哗然。
“搞什么啊……”
“咳,”目暮十三也有些无语,转头问低头看搜查资料的池非迟,称呼正式了不少,“池先生,你呢?关于这个案件的疑点,你有什么看法吗?”
池非迟依旧看着资料,态度冷淡道,“没有。”
听到其他警察更加无奈的议论声,白鸟任三郎一头黑线道,“我说……池先生,你今天早上一直板着脸,不会是宿醉未醒吧?”
静。
池非迟抬头,用探寻的目光打量白鸟任三郎。
白鸟怎么会知道他昨晚去喝酒了?
目暮十三、假松本清长、大和敢助、荻野彩实、横沟兄弟、包括佐藤美和子等警视厅的警察,都向白鸟任三郎投入惊讶、疑惑、好奇的目光。
白鸟任三郎一脸木然地看着池非迟,语气悠然道,“我早上过来的时候,在走廊上遇到小田切部长,他看起来精神状态不怎么好,我关心了两句,听他说,是因为敏也昨晚和你一起去庭院酒屋喝酒,到了凌晨两点多才被你和森园先生送回家,好像因为和你比赛喝酒喝输了,敏也回家之后就开始抱着吉他在院子里唱摇滚,被他吵醒的小田切部长气得直接让他到森园家里去对付一宿……”
池非迟:“……”
原来是小田切敏郎走漏了风声。
目暮十三:“……”
真是的,开搜查会议前一晚,还喝酒喝到深更半夜。
池老弟是觉得有毛利老弟在,自己只需要来走个过场吗?
大和敢助:“……”
这个小子今天一大早就臭着一张脸,难道就因为宿醉未醒、或者是昨晚玩过头了没注意好?
就这个原因,他感觉自己刚才被怼得有点亏!
警察间,易容成普通警员的贝尔摩德也忍不住抬起头,看池非迟的目光带上幽怨。
她一边要给爱尔兰培训、联系爱尔兰看易容情况,一边要给看守松本清长的人送吃的喝的,顺便盯紧松本清长的情况,防止松本清长逃跑。
她还以为拉克那边也有很多事要忙呢,拉克却跟人喝酒喝到凌晨两三点才回去休息?有那点时间,来跟她换会儿班不行吗?帮她去送一晚吃喝也好啊……
爱尔兰察觉警员中有人目光不太对劲,转头看去时,却发现没人有异常。
贝尔摩德已经收敛了眼里的异样,假装和其他警察一样,一脸惊讶地看着别给啊,但心里的幽怨还逐步发酵。
那一位的心果然是偏的!
“照小田切部长的话来分析,池先生,你昨晚和敏也、森园先生从晚上十点一直喝酒喝到凌晨两点,之后送敏也回去、看敏也折腾,再到你回家休息,大概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吧,大概休息了不到四个小时,您就起床赶往警视厅来开搜查会议……”白鸟任三郎看着池非迟,用相当客气的语气道,“所以我在想,你会不会是因为休息不够,所以不在状态呢?”
“你不用激我,”池非迟看穿了白鸟任三郎的小心思,神色平静地看着白鸟任三郎道,“该说的各位警官都已经说了,疑问就这么几个,谁都知道,现在应该弄清楚嫌犯留下的麻将牌信息是什么意思,还有龙崎先生留下的死前讯息的含义,可是我也没有头绪,所以你要我说什么好?”
嗯,只要他不心虚,他就不会怯场。
白鸟任三郎被一通‘平静解释兼反问’回敬得有点窘迫,见池非迟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尴尬笑着挠头,“这、这么说也对,其实我刚才说出那种质疑,只是觉得你有时候对案件不太感兴趣,想逼你一下……真是抱歉!”
池非迟想想白鸟任三郎都想着逼他一把了,再想想贝尔摩德刚才幽怨到了极点的目光,觉得自己则不该划水过头,低头看向桌上的搜查资料,“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看法,那就是……仪式感。”
“仪式感?”目暮十三疑惑出声。
池非迟抬眼看向会议室里的大群警察,“各位觉得嫌犯留下犯罪信息,是出于什么目的?挑衅警方吗?”
会议室里的气氛顿时正经不少,也没有人再窃窃私语。
“这个……”高木涉摸着下巴,“也不是不可能吧,可是又不太像是挑衅。”
荻野彩实思索着道,“很多罪犯在犯罪前后,很难把罪行憋在心里一个人承受,不管是出于自得、炫耀,还是出于愧疚、不安,都会以某种方式让别人知道自己做的事,又很抵触‘直接告知’这种方式,所以,很多罪犯会以留下犯罪讯息的方式去引导别人发现,这次的嫌犯短时间内犯下六起凶杀案,出于不安心理留下信息的可能性不大,再就是……考虑到第一起犯罪就有麻将牌被留在现场,我认为嫌犯应该是想用这种方式标注自己的犯案,当然,蔑视警方的成份肯定也有,但更多的原因是,留下犯罪信息本来就是他计划中的一环,或许是为了彰显个性,也或许有别的什么原因。”
修煉狂潮
“池先生提到‘仪式感’,应该是和……”大和敢助看了荻野彩实,“荻野警部想到一处去了吧?”
“没错,这次的嫌犯在短期内连续犯案多起,说明对方心里没有因此觉得愧疚或者不安,而如果是为了挑衅警方而留下信息,在第二次作案、最多到第三次,嫌犯在发现警方拿他没办法之后,会出现‘犯罪升级’的情况,比如手法更加残忍、犯罪信息更加醒目嚣张,”池非迟看着一群警察,神色依旧镇定,“反过来说,很多罪犯一开始没想过挑衅警方,但经历多次作案后,也会忍不住做出挑衅警方的行动,或者留下挑衅类的暗示,能够克制住的人很少,这次的嫌犯就是个例外,不管他作案几起、警方调查如何没有头绪,抛开对方都坚守着一样的作案模式和犯罪信息,如此坚忍克制地执行着某种奇怪的犯罪信息,也就是我说到‘仪式感’的原因。”
大和敢助若有所思地点头,“没错,这也是一个疑点……”
“不,这不是新疑点,”池非迟倒是没给大和敢助面子,实话实说,“而是总结和有利于调查方向的梳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