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三千二百四十八章 爪勾拖包城門開展示

Home / 歷史小說 / 优美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三千二百四十八章 爪勾拖包城門開展示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随着向弥的怒吼之声,他身后的一个力士,早早地举着大锤,这一下,狠狠地把大锤下落,砸向了向弥所扛着的八石奔牛弩后面的机关部分,只听到“叭嗒”一声,青铜弩扣给砸得飞起,弩臂之上,八根粗牛筋所绞在一起形成的,如儿臂粗的弩弦飞速地弹起,把向弥面前的这根连在爪勾头的长索,狠狠地击发了出去。
与此同时,安放在四周的十余部八石奔牛弩,也同时开始了怒吼,或是长索套着的爪勾,或者是断槊装上的三股带倒刺的叉头,槊尾再连着一根长索,凡此各种,五花八门,十余根这种或索或槊的倒勾,准确而有力地击中了堆放在城门那里的沙包土囊之上,所击之处,一片烟尘腾起,连同着原来地上燃烧后的灰烬和人骨灰,飘得整个城门洞内皆是。
城门响起了一阵惊呼之声:“不好,吴儿要攻门了,快上!”
一阵零散的弩矢从沙囊的背面射了出来,却和之前一样,无法对八石奔牛弩之后的晋军构成什么杀伤,向弥哈哈一笑,手一松,巨大的弩臂从他的腰间滑落,掉到了地上,他一把抄起了刚才扔在地上的那柄单手战斧,厉声道:“给我拖回来,清门!”
上百名早已经准备好的晋军,一个个都脱去了上衣甲胄,露出发达而结实的肌肉块子,或是十人一组,或是八人一队,顶头的一人,更是把这圈绳索的尾部缠在腰上,一如后世的拔河一样,这带头的力士发一声吼,众人一起发力,向后疾走,而随着他们的发力,原来被堆压在城门处的沙包土囊,顿时就给拉离了位置,就象一块块的积木,给猛地从一堆积木中抽出,直向着城门外奔去。
首轮发射的十余枚爪勾与断槊,一下子带出了七八袋大土囊,还有六七袋,因为爪勾击中的地方不是太牢固,往往只是在袋身上划了一个口子,再拉之时,袋身破裂,里面的土壤与沙尘撒得满地都是,而大袋却仍然散落在城门洞内,并没有给拖出来,反而挡住了后面的一些土袋给继续抽出。
廢柴小姐要逆天 七果
向弥一挥手,身后早已经准备好的二十余名重甲军士越列而出,他们一个个都持着两丈多长的步槊,槊尖也早早地换成了爪勾或者是干脆做成了戈状,走到城门洞前六七米处的地方,则二三人一组,持步槊去刺或者啄击那些散落在城门洞内的破裂土囊沙袋。
爪勾与横戈狠狠地从上方击中这些沙袋,然后两三人发一声呼喝,齐齐向后倒拖,这几十斤重的沙袋,就这样给生生拖出了城门洞,连同之前的那些给绳索就拔出来的沙囊一样,十余个沙包,就这样给从沙包堆里移到了城门外。
亡灵法师与超级墓园
而原本塞得满满的城门洞内,顿时就空旷了许多,堆成墙一样的沙包土囊,给这番拖动也弄得七零八落,除了给抽出去的十余个土囊外,还有二十余袋沙包滚落得到处都是,沙包墙也算是轰然倒塌,墙后的情况,一览无余。
几十名手持弓弩的燕军军士,张大了嘴,就站在这面倒塌的沙包墙之后,他们的面前,则有二十余根木桩,三十多个同样赤着上身,扛着木锤的军士,正在发力地打着桩,有些木桩之间已经用横木钉上,构成了初步的栅栏。
显然,城内的守军们也意识到这沙包袋墙总会有给突破之时,开始抓紧时间在城门内立栅作第二道防线了。只是,他们压根也没有想到,晋军居然会用这种爪勾与长槊拖袋的办法,迅速地把几百个沙袋所堆成的障碍给清除,只一刻不到的功夫,连自己这里在做什么事,都无所隐瞒了。
向弥哈哈一笑,一挥手,站在城门一线的几百名弓箭手,对着城门洞内就是一阵射击,他们原本指向城头的弓箭迅速地放平,改而平射,一时间,箭如飞蝗,疾风暴雨一般,扫过在城门洞口那里的打桩立栅的燕军和后面的弓箭手们,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有三四十人中箭仆地,在地上翻滚惨叫,甚至有些不太牢固的木桩,在这片混乱之中也给撞倒,砸得在地上的伤者们吐血不止。
城内响起一阵急促的叫骂之声,伴随着很多凌乱的胡茄之声响起,还活着的燕军弓箭手们,迅速地向着城外搭箭反击,而城头一下子也冒出了数百名燕军箭手,冲到城垛一线,对着城外的晋军,就是一阵发射,晋军的弓箭手阵列之中,也一下子给射倒了数十人,但更多的人靠着身上良好的甲胄防护,仍然是中箭而不倒,不少人身上插着两枝以上的羽箭,只要不是命中要命之处,仍然是按着标准的速度搭箭上弓,然后反射城头。
向弥对左右厉声喝道:“都他娘的在等啥?八牛弩,抛杆,全给老子往城墙上招呼,燕军出来拼命了,弄死他们!”
他说着,一把抓起放在右脚边,早已经上好矢的一部步兵弩,向着城头一个举刀指挥的燕军军官,直接扣下了板机,只听得一声惨叫声,五十步外,这名刚刚探出身子的军官,两眼之间的眉心,就给这一矢射穿,透颅而出,几乎是仰面朝天地倒下。
随着这名军官的应矢而倒,城头的燕军箭手们也出现了一阵小小的混乱,城下的晋军弓箭手们迅速地向着城头开始放箭,冲出对射的几十名燕军弓手也是应弦而倒,可是这回,他们都知道无路可退,若是不在这里拖住晋军的弓箭手,让晋军可以直接攻击门后,城门一破,只怕自己也是一个早死晚死的问题,这些射手,只能硬着头皮,咬着牙,一步不退地跟晋军展开对射!
“呜呼”,一阵破空之声响过,那是被抛杆所掷出的晋军飞石,砸上了城头,这回发射巢中,塞着的是那种拳头大小的碎石块,简单地装在布囊之中,就砸上了城头,燕军箭手的皮甲与皮盔,完全无法防住这些飞舞的石块,中之者不是头破血流就是骨断筋折,成片地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