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末日崛起-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老傢伙看書

Home / 科幻小說 / 优美都市小說 末日崛起-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老傢伙看書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末日崛起
金币是铸就出来的,有母版,每一枚金币都是一模一样,大小、形状、图案、材质、重量、纯度、色泽等等,都是一模一样的,如果有误差,也是因为使用多了之后的认为原因。紫金币不同,紫金币无法用铸就,紫金币是手工打磨出来的,每一枚紫金币都是独一无二的,除了形状和大小是一样之外,纯度、颜色、材质、图案都是有差异的。
纯度、颜色和材质诧异很小,比较细微,紫金币最让人津津乐道就是上面的图案了,花鸟虫鱼、猛兽鬼怪、日月山川……世间万物,都有可能在紫金币上找到对应的图案,每一个图案都是雕刻大师精心雕琢的,栩栩如生,就是这与众不同的图案,让紫金币有了不一样的意义和价值。
金币的价值早已经定了,1金币就是代表1金币,不会多,也不会少。紫金币不同,已经被赋予了更多的价值,最初的1紫金币=1000金币,已经不适用了,实际上1紫金币的价值已经大于1000金币了。
普通人的基本上没机会见到紫金币,紫金币都被各大商会、世家所珍藏,不用来交易流通。
从仓库出来,狼狈双盗的心情无法自拔,他们以为也算有钱人了,毕竟偷盗了那么多宝贝,就不说金币和其他贵重的物品了,只是空间装备卖出去,也是一大笔财富,够普通人生活十几辈子了。
但是他们所谓的财富和卢家一对比,那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根本没办法比较。就不说金币和紫金币了,光是卢家收藏的银币的价值就被他们的身价高出了不知道多少倍,更不用说还有那么多力量种子、肉囊、各种材料,两兄弟头一次对富可敌国理解的如此深刻。
他们以前也知道,卢家的财富很多,多的无法计算,但是那只能靠想象,具体多少,不好说,今天,亲眼看见了,那种震撼,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
把仓库一扫而光,幸亏仓库里面有不少空间戒指,要不然,就刘危安自己带着的空间装备,怕是装不下那么多东西。
出来之后,按照狼狈双盗的意思是要马上离开,见好就收,已经得到了富可敌国的财富了,就不要贪心了,趁着卢家还没有发现,能逃多远是多远,刘危安自然是不愿意了。打地主,斗土豪,在最快的发家致富的的手段。
他现在很穷,好不容易逮住了一条肥羊,岂能不使劲的祸祸?更为难得的是,这条肥羊主动招惹他的,祸祸起来没有任何心里负担。
正所谓,送上门来都不拿,会天打雷劈的!
下堂王妃 小說
溫暖的印記
狼狈双盗眼见劝不动刘危安,只能跟着他去了左边,左边的院子,主要是药材、灵丹之类的为主,然后就是卢家和各大世家的交易记录,和各大商会的大宗买卖的合约以及一些山林、土地的地契之类的东西。
这些东西,旁人拿到了也没用,按照狼狈双盗的想法,是不要取,价值不大,但是刘危安不听。
他对什么地契之类的,自然是没有半点兴趣,但是对药材、灵丹很感兴趣,他的平安军很缺这玩意。
他旗下的炼丹师一个都没有,炼药师只有孙灵芝一个,一个人兼顾火星和游戏,根本顾不过来。
多弄一些药材、灵丹,能减轻孙灵芝的负担。
左院的人比右边院子少多了,除了几个丫鬟,连站岗的战士都没有,三人打晕了几个丫鬟仆人之后,几乎是没有遇到危险,一路畅通,直至藏着灵丹的库房。
狼狈双盗虽然是第一次来卢家,但是对卢家的地形图却是了如指掌。作为《汨罗古城》最大的地主,狼狈双盗自然有过很多幻想,平时虽然不敢进来,但是观察和打听却是少不了的,结合他们的经验和对地形的判断,走进卢家,跟进入自己家差不多。
刘危安最担心的是卢家之主,据说实力已达化境,深不可测,和卢赓扬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他在左院里面感悟许久,也没感应到这为卢家之主的气息,在他即将放弃的时候,微微一愣,随即嘴角溢出了一丝微笑,原来如此!
对着狼狈双盗打了一个眼色,示意可以行动了。虽然得到了刘危安的信号,狼狈双盗还是战战兢兢,好在他们的手艺确实不错,很快就把防盗锁打开了,灵丹妙药没有金币、紫金币的光芒那么诱人,看起来没有那么心动和震撼力,但是那株巨大的人参却把两兄弟给吓到了,两人还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人参,根系散开,达到了惊人的五米多,这年份,怕是三百年都打不住,看着刘危安毫不客气装进空间戒指,两人的心在滴血,为卢家滴血。还有一株何首乌,和人参并列,相比价值相仿。
很多药材狼狈双盗不认识,刘危安也不认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收取的速度,除了植物型的药材之外,还有一些矿物型的药材,这些比较冷门,狼狈双盗都没有听过,刘危安倒是听孙灵芝提起过,但是仅仅是知道,也是不认识的。
灵丹、药材之类的数量明显比金币之类的要少,所以,收取的速度也快,从进入到出来,不到三分钟,刘危安直奔中间的院子,跟在后面的狼狈双盗脸上全是不安。虽然两人没有说话,但是那表情分明在说:太过了,太过了!
特種兵痞在都市 一抹沉香
他们狼狈双盗偷盗无数,但是一般来说,都不会把事情做绝,通常还是会留点路费之类的,免得被偷之人无钱吃饭。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
刘危安已经盗取了左右两个院子了,差不多就可以了,中间的院子是武学功法,那是卢家的立足之本,一堆老祖守护着,不可能有机会盗取,就算运气好,成功盗取了,卢家也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追回的,那个时候,什么求饶的话都没用了,只有死亡才能化解恩怨。
但是刘危安一意孤行,根本不听他们的意见。
狼狈双盗的脚踏入院子的时候,天空突然暗下来了,如山的压力席卷而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在耳中炸开。
“好贼子,好大的胆子,偷东西偷到卢家身上来,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
狼狈双盗气血沸腾,差点倒下。下一秒,两人赶紧压力刹那消失,沉重的撞击声响起,接着是夹杂着痛苦的闷哼声,两人只看见一道人影倒射回院子里面,伴随着东西被砸烂的声音。
一招,就击败了一个卢家的老祖,狼狈双盗又惊又喜。
两道恐怖的气从院子中爆发的时候,刘危安主动冲进去了,雷声隐隐,银色的光芒冲天,大片大片的建筑倒塌,刹那间,听见了一声惨叫,充满痛苦。
狼狈双盗听出来了,这个惨叫不是刘危安的,两人内心的惊骇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刘危安也太生猛了吧。
闯进了卢家老窝,还接连把卢家的老祖打伤了。两人顾不得内心的震动,以最快的速度冲进院子,这个时候,没人阻拦他们,所有的卢家之人的注意力都在刘危安的身上。
其他的方向,爆发出一道道可怕的气息,冲向这边,那是卢家养着的客卿,听见动静,一窝蜂过来了。
那些气息,任何一道都能让狼狈双盗吃不了兜着走,两人一边开锁,一边祈祷,祈祷刘危安多撑一会儿,要不然,他们就倒霉了。但是,让两人震惊的是,刘危安不仅顶住了,还打的卢家的高手们惨叫连天,不断有人被震飞,落地之后,半天没有动静。
武学功法主要以兽皮为主,兽皮比纸张存放的时间要久。狼狈双盗打开门,发现只有一个很小的小房间,房间里面只三个书架,哪怕是卢家,武学功法也是不多的。
两人一起动手,10秒钟就把武学功法一扫而光,还有时间检查了一遍,确定了没有东西才离开,就在两人即将冲出院子的时候,两人停下了脚步,不是他们自己想停下来的,而是一股伟岸浩瀚的杀机逼得他们不得不停下,他们有一种感觉,如果不停下,面临的就是死亡了。
这股杀机不是从外面袭来的,而是从内心直接升起,以至于两人根本没有一丝反抗之力,脸色发白,看不见血色。
一片惨叫响起,至少三个高手被刘危安震的抛飞出去,光芒一闪,刘危安出现在了狼狈双盗的面前,淡淡地道:“走!”
很奇怪,刘危安没有出现的时候,狼狈双盗颤抖不能自已,刘危安一来,两人就不怕了,双腿回归了自己支配。
刘危安目光如电仿佛可以穿透时空,盯着地下的某个位置,冷峻的声音响起:“老家伙,我奉劝你最好不要乱动,你确实有让我受伤的能力,但是想留下我,凭你们,还不够,到时候,我伤势好了回来复仇,那个时候,你已经死了,自己考虑一下吧,没了你,卢家还能否承受我的怒火?”
若有若无的恐怖杀机一滞,变得犹豫不定了。
“只要你在,卢家就不会散,钱财乃身外之物,我借来一用,以后卢家如果遭遇大难,我会出手,我以后能走到什么高度,相比你也能看见,我以后的一次出手,绝对超越这点财富。”刘危安给出了一个承诺。
地点深处,一双开合了一线的眸子闭上,潮水般的杀机褪去,刹那无影无踪,整个《汨罗古城》的人突然感觉暖和了许多,一个个都很奇怪,之前的冰冷哪里来的?
卢家的老祖、客卿高手们一个个收敛了气息,没有出来阻拦。
“走!”刘危安带着狼狈双盗大步离开了卢家。
没多久,赌石坊这边也得到了消息,悄然停战,刘危安三人返回《状元楼》的时候,看见一群鼻青脸肿的卢家高手退出来,种重岩举着大鼎站在《状元楼》的大门口,状若天神。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末日崛起 ptt-第一千四百三十章、一截殘根分享

Home / 科幻小說 /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末日崛起 ptt-第一千四百三十章、一截殘根分享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末日崛起
在时间还剩下最后10秒钟的时候,刘危安结束了看石,回来了。
“赌石不是这样赌的。”顾一鸣看着刘危安带回来3块赌石,突然有些无趣,他已经在解石棚内等了30分钟了。目光在后面的风仪情身上停留了刹那,如此佳人,哪个男人能不心动?
“靠数量取胜的话,赌石大师早就满地走了。”一个玩家嘲讽,看他站在顾一鸣的后面就知道他是顾一鸣的粉丝。
顾一鸣的背后站着不少玩家,有年轻的,也有年长的,此时皆露出看笑话的表情。本来还有几分担忧,见到刘危安带着三块赌石回来,心情顿时轻松了。
“跟你赌的是我看好的第一块赌石,见你还在挑选,我想着闲着也是闲着,就多看了两块,没有犯规吧?”刘危安问。
“没有!”顾一鸣的表情一僵,他等了半个小时不耐烦,感情最后还是刘危安在等他,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刘危安送上解石台的确实是他看中的第一块赌石,没有骗人,当时相隔很远,他看不见清楚刘危安选择的是什么品种的赌石,但是大小大致还是有印象的。
“没犯规就开始吧。”刘危安目光扫过顾一鸣的赌石的时候眼神微微一缩,赌石里面一团光芒闪烁,刺目无比。
顾一鸣不愧为可以比肩邓西宁大师的赌石高手,确实有过人的本领。
“谁先来?”顾一鸣问。
“我后面来。”刘危安见到顾一鸣的解石师傅已经站在台子前等待了,也不争这个先后。他还得找师傅,曹师傅昨天受伤了,现在在修养,没有办法解石了。
“解吧!”顾一鸣冲着解石师傅喊道。
一般来说,厉害的赌石大师,也是解石高手,不过,顾一鸣不愿意自己亲自动手,低档区域的赌石,还不值得他动手。
第一次见到解石的玩家会很兴奋,但是见得多了之后,兴奋劲下降,剩下的只有枯燥和等待了。
解石师傅也明白这一点,动作很快,刀光如练,一些实力稍低的玩家根本无法看见楚他出了多少刀,只能看见一片一片薄如蝉翼的石皮飘落地面,层层叠叠,宛如厨艺大师精心摆弄的艺术品。
赌石少了三分之一的时候,解石师傅的动作慢下来了,眼神锐利,大家的呼吸一下子慢下来了,仿佛担心惊扰了什么。
石刀落下,如削豆腐。
石皮脱落的瞬间,刺目的霞光透射而出,照耀大棚,把所有的玩家的脸色都映照成了霞红色。
“有物!”
“涨了!”
“光芒透亮,必然是了不得之物!”
……
围观的玩家惊呼,顾一鸣的影响力很大,听说他解石,在石场挑石的玩家都围过来了,把这一个解石台围的满满当当。顾一鸣只买了一块石头,就解出了物品,大师之名,愈发的稳固了。
解石师傅停下来了,看向顾一鸣。
“解到最后。”顾一鸣道。
解石师傅让人拿来了清水,把石头清洗了一遍才重新拿起石刀,换了一个方向开刀,因为已经看见了物品,心里多少有些底,开刀比较大胆,石皮的厚度明显更厚。赌石的体积迅速减小,解石师傅连续开了三个窗口,都没看见光芒,围观的玩家有些焦急,顾一鸣却脸色平静,没有一丝不安,显然胸有成竹。
嗤——
最后一刀闪过,赌石分成两半,一截树根落在石台上。
“出来了!”看热闹的玩家比当事人都还要激动。
“是什么?”
“好像是树根!”
“什么树根?难道是神药的根系?”
“有可能!”
……
因为顾一鸣的身份,也因为玩家们不愿意相信赌石里面会出随随便便的树根,理所当然认为树根必然是神药或者其他奇花异草的根系。
都市超級醫聖 斷橋殘雪
普通树木的根系是没有价值的,而神药的根系,价值无量。
根系是黑色的,筷子出现,长度13公分的样子,左右各有一支细小的分叉。顾一鸣捻起来,仔细看了一会儿,慢慢邹起了眉头。
根系很轻,已经没了水分,他都不敢用力,怕稍微实力,就会把根系捏城粉末,就算是神药的根系,干枯了也没什么价值了。
“这种根须我没见过,不好估价,看来要找一位老前辈来帮忙了。”顾一鸣对刘危安道。
“可以!”顾一鸣在看根须的时候,他也在看,虽然站的远一点,但是顾一鸣能看见的,他也能看见。
他也不认识。
“两位小兄弟,不知道老朽有没有这个荣幸来做见证?”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所有人都看了过去,这一看,所有人都脸色大变,数十人脱口而出:“石大师!”
来人竟然是石道林,一身淡灰色长衫,含笑看着两人,气质如春风,温暖人心。
“石大师!”顾一鸣和刘危安同时上前见礼。
“不敢担,不敢担,长江后浪推前浪,老朽也就是多苟活几年,本领可比不上你们年轻人,大家还是平辈相交。”石道林笑着道。
“石大师能为我们做个见证是我们的荣幸。”刘危安道,石道林在《汨罗古城》的地位很高,各大家族,各大商会都对石道林很重视,他不仅仅是赌石大师、解石大师,还是武道宗师,《汨罗古城》多次危机都是他出手化解的,昨日邓西宁开出黑雾,如果石道林在场的话,就能避免解石师傅的死亡,不管是赌石经验还是应变能力,邓西宁都比不上石道林。
石道林指点了很多人,不少人已经成为了赌石大师,这些人都念着石道林的好,见到石道林都得称呼一声老师,有了如此庞大的影响力,《汨罗古城》几乎没人敢对石道林不敬。
“还请石大师过目。”顾一鸣是一个骄傲的人,但是在石道林面前也得收敛傲气,恭恭敬敬把根系送上。
石道林没有用手接,而是取出一条手帕,让顾一鸣把根系放在手帕上,他凝神看了一会儿,然后用鼻子闻了一下,最后在最细微的根系上捏了一截,放在嘴巴里面细细品尝,大家都看着他。
都很期待结果。
“是乌仙木的根系,还有一丝丝活性,如果用心栽培的话,或许能成活。”石道林睁开了眼睛,没有让大家失望,认出了根系来源。
咝——
乌仙木!
好些个年纪大一点的老人倒抽了一口凉气,竟然是乌仙木,了不得,太了不得了!年轻一辈的人见状,赶紧询问,乌仙木是什么?
乌仙木是仙树,虽然没有蟠桃树、月桂树、人参果那么出名,但是也属于罕见的神木,乌仙木会结乌仙果,一枚乌仙果可以延寿100年,是极为难得的灵丹妙药。
上古时期,古老的世家必种的两种树木,一种是灵茶树,一种就是乌仙木了,灵茶树可以产茶叶,洗涤心灵,凝神静气,对修炼大有裨益,乌仙果可以延年益寿,是老一辈最钟爱的果子。
“请问石大师,这条根系价值几何?”顾一鸣有些失望,如果是乌仙果,自然是价值不凡,但是只有一截根系,价值就大打折扣了。
“乌仙木已经灭绝,如今不可见,这一截根系有培育的希望,如果是老朽出价的话,当在1500金币左右。”石道林道。
顾一鸣没有说话,看向刘危安,1500金币的价格明显是虚高了,这是石道林自己年龄大,老人家对延年益寿的物品都是比较偏爱的,报价的时候,难免带上了自己的喜好。按照他估价,1200金币已经封顶了。
至于所谓的活性,不过是苟延残喘的最后一口气息,他虽然不懂植物种植,但是也清楚,这一截根系培育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价格虽然是石道林报出来的,但是如果刘危安不承认,也没人能指责刘危安的不对,这种物品的价格确实会受到主观偏好的影响。
“师傅要不要休息一下?不用的话,我这里还有一块赌石,想请大师解一下。”刘危安微微一笑,没有反驳。除了曹师傅,其他的解石师傅他都不认识,也就懒得寻找了,直接用眼前的。
顾一鸣松了一口气,多少对刘危安多了几分欣赏,虽然傲气了一点,还是比较光明磊落的,没有斤斤计较。刘危安认了,那就只要看最后的结果了。
“不用,不用,我不累!”解石师傅受宠若惊,其他人不认识刘危安,他可是认识,昨天他也是上班的,刘危安解出了两件暗金器以上的物品,他都是看见了的。
这样的客户,是每一个解石师傅的最爱,此外,刘危安和顾一鸣对赌,身份无形中拔高了不少,给这样的客户解石,对他而言,也是身份的提高。
“那就麻烦师傅了。”刘危安道。
“老板有什么讲究吗?”解石师傅问。
“没有讲究,按照师傅的方法解就是了。”刘危安说完后退一步。解石师傅明白了,用清水把赌石洗干净,拿起了石刀。
“小友不是《汨罗古城》的人?”石道林走到刘危安的身边。
“石大师好,晚辈来自《龙雀城》。”刘危安道。
“《龙雀城》?好像有些印象,是一个主城吧?城主的姓比较少见,姓孤对吧?”石道林问。
“是,孤城楼。”刘危安道。
“想起来了,确实叫孤城楼,他还有一个结拜大哥叫陈天霸,陈天霸来《汨罗古城》的时候可是惹了不少乱子,为人有些霸道,他现在还好吗?”石道林问。
“不太好!”刘危安道。
石道林点了点头,转移了话题:“赌石是你自己选的吗?”
“是。”刘危安道。
“你师承何门?”石道林问。
“晚辈今日是第二次进入赌石坊。”刘危安道。
“这两枚赌石也是你所选?”石道林问。
“是!”刘危安点头。
“这两枚赌石我也见过,但是不敢下手。”石道林道。
“晚辈只是一个新手,输得起。”刘危安道。
“盛名所累啊!”石道林一呆,哑然失笑。
“前辈是不打无准备之仗。”刘危安笑着道。
“你选这枚赌石和顾一鸣赌,觉得自己能赢吗?”石道林问。
“晚辈的运气一向不错。”刘危安道。
小說 娃
“赌石赌的就是运气,你比我年轻时候看得透。”石道林道。
“几年之前,晚辈是一个一无所有之人,再坏的结果,也不过回到以前,不会再坏了。”刘危安道。
“开了!”石道林的话音落下,赌石分成两半,一块鳞甲落下,恐怖的气息溢出,刹那间,所有人都感觉到泰山压顶,全身骨头咯吱咯吱响,几乎折断,一个个骇然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