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的1982笔趣-第兩千九百七十四章怎麼回事分享

Home / 都市小說 /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的1982笔趣-第兩千九百七十四章怎麼回事分享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我的1982
李忠信在听了王波的话以后,已然是明白其中是怎么回事了。
在这个事情上,应该是江城市政府那边答应下来了忠信公司的收购条件,忠信公司这边也是统计完成准备接手工厂了,可是,等到忠信公司把收购的钱给了江城市政府,把忠信公司该履行的事情履行完毕以后,忠信公司发现其中发生了变化。
这些变化最主要的就是收购下来的工厂的债务问题发生了变化,在谈的时候,比如说一个工厂的对外债务应该是三千万,其中有一千八百万的外债和一千二百万的应收款或者说是债务。
等到忠信公司即将交接的时候,那一千八百万的欠款外债则是增加了,就是银行的贷款都多出来了不少,而那些个政府那边答应下来的应收款,也都直接打起了太极。
天鵝絨之吻
如果忠信公司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接手,那就会直接损失很多钱,正常情况下,忠信公司已经是做出来了很多的让步,给予了市政府那边很多的优惠,现在出现这样的一种情况,不是忠信公司这边出现了问题,而是市政府那边和即将要收购的工厂,想要拿忠信公司当冤大头。
所以呢!工厂现在收购下来了,名字也是变成了忠信公司的下属企业,但是,现在忠信公司没有接手。
对于这样的一种事情,李忠信从王波刚开口说出来,他就猜测了个八九不离十。
无论是江城市政府还是省里面的领导,对于亏损的国营企业都有着那样的一种想法,必须要把这些包袱甩出去,国有经营,无论怎么进行经营,都是赔钱的,而且亏损不断地再扩大,已经是到了不能不破产的一种地步。
但是,这样的企业想要破产,还破产不起,有着那么多的工人以及善后的事情,这些东西都是他们必须要解决的,想要解决这样的问题,那就需要把这些企业卖出去,卖给像忠信公司这样有钱,也有能力让企业起死回生的企业。
通过像忠信公司这样的企业进行收购,收购下来以后,企业的工人的工作一般都会有着落,而且不会出现大问题。
只不过在这样一个事情的操作上,下面的人会弄出来很多问题。
其中债务隐瞒,有一些已经产生的债务,企业的领导给予的数据含糊不清,而且在重新整合的过程当中,他们会趁着还没有完成收购的时候,贱卖一些国有资产,从银行或者是其他地方搞出来很多的窟窿出来。
“王总经理,你说的那个我听明白了,应该是收购以后出现了一些问题,而我们公司这边已经是完成了收购,那些个厂子现在我们暂时放置在了那里,正和政府那边进行沟通,我这样说没有什么问题吧!
你给我说一下具体的问题,是关于什么方面的,是下岗工人的工资问题,还是三角债的问题,或者是其他方面的问题。”李忠信一脸正色地开口问了起来。
“按照您以前说过的,我们忠信公司是一家有良知的单位,无论怎么进行收购,都要保证下岗职工的利益,还要把那些已经退休的职工工资问题进行妥善的处理。
在这样的一个事情上,我们忠信公司一直都是按照这样的一种处理方式来处理的。
如果工厂能够保留下来,能够和之前工厂一样进行运作,那么,能够留下来的职工,只要是我们考核通过,只要是能够按照我们公司的规章制度来工作,我们就会把这些职工留下来。
国营工厂的职工工作都是一手活,做的都是单一的东西,如果失去了这样的工作,很难找到合适他们的活计。
如果工厂不能保留下来需要转型,那么,我们也会给这些职工机会,只要是勤劳肯干,只要是能够服从忠信公司这边的安排,我们也会按照一定的方案给予他们工作问题的解决。
养老那块,我们忠信公司会给予一些员工买断,负责给他们交养老的一部分钱,和政府那边一道把养老方面的问题给解决掉。
这些东西我们都是按照最高的标准来做的,所以,这个问题你那边不必担心,现在是我们都按照约定完成了,而那边现在不履行约定。
就好像是你说的那种,该拿的钱,我们不会少一分,只会多拿,但是,不应该我们拿的钱,我们绝对不多花一分钱。
我们不会给那些个当官的领导送礼,也不需要别人给我们送礼,我们需要的是给予大多数人公平公正,所以,在这个事情上,我们没有任何过错,现在是我们等着江城市政府和省里面的说法,什么时候他们能够给予我们合理的说法,我们什么时候才会接手。”王波肃然地对李忠信讲了起来。
对于李忠信问的这个问题,王波回答的相对比较详细,因为王波清楚李忠信想要问的东西是怎么一回事。
“王总经理,在这个事情上,你做得很好,我们忠信公司无论到什么时候,都要这样去做。
在座的诸位,对于下岗的事情以及下岗职工的事情,虽然有一定的了解,但是,大家没有经历过下岗,那么,就不会知道下岗职工下岗以后生活会多么的困难,会经历什么样子的痛苦和磨难。
下岗潮,是国企职工做梦都想不到的。计划经济时代,能够成为国企职工,端铁饭碗,是数亿农民梦寐以求的事情,只要是三十多岁的人,都知道进入国营的企业是多么牛的一件事情。
一个家庭当中,只要有一个人在国企上班,那就好比进了保险箱。生病了,去职工医院就诊;子女长大了,去子弟学校读书;冬天天气冷,有职工澡堂;无聊了,厂里有电影院。干了几十年,身子骨不行了,退休后,子女可以继承父辈的职位,哪天驾鹤西去,单位还得派几个人,帮着料理后事。”李忠信十分正色地开口对众多高管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