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隋末之大夏龍雀 txt-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兄友弟恭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超棒的都市言情 隋末之大夏龍雀 txt-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兄友弟恭讀書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燕京城内,一纸药方传入市面,正是罗真人所进献出来的药方,只是有这个药方并非来自青莲观,而是来自皇宫,虽然是不是青莲道观所为,可就是如此,却被世人所接受,因为这个药方是来自皇宫大内,传闻是皇妃们使用的。
这就等于有了背书,正因为如此,这才让世人相信药方的真实性,只是想得到这份药方,可不简单,只有那些世家大族,朝廷权贵们才能有机会得到。
“这张药方是从哪里得到的?”李景桓看着手中的药方,望着面前的长孙无逸,面色阴沉,他的计划还没有实现,市面上就出现了药方,索性的是药方是青莲观给予的,并非朝廷所修改的,这让李景桓稍微安心了许多。
他很难想象,一旦孙思邈修改后的药方流传出去,必定会打草惊蛇。
“不知道,但现在世家大族都已经掌握了,所求不高,不过三百金。”长孙无逸解释道。他为了这张药方,也花了三百金。
“三百金?这么多?”李景桓听了面色一愣,忍不住惊呼道:“这已经卖出了多少份?”
“最起码有几十份了吧!不过,这仅仅是燕京的,但燕京之外,应该也已经传出去了。”长孙无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感到很恼怒,早知道能来这一招,自己就能拿着这张药方到下面,也能卖到不少钱,毕竟罗真人是最近一段时间最有影响力的人物。
“你认为这是从皇宫中出来的,还是从青莲道观出来的?我已经让太医院的人守住秘密,不能泄露此事,你看此事是不是从青莲道观出来的。”李景桓按了自己的眉心。
“恐怕是从皇宫出来的,青莲道观的青莲道人已经离开了燕京,这件事情应该不是青莲道人的手笔,不过也很奇怪,这样的大事按照道理不是一个太医能做成的。”长孙无逸目光闪烁,一般的药方卖掉也就算了,但现在罗真人进献出来的药方,那事情就有些不对了。
“朝中大臣按照道理是不会,最大的可能就是皇子了,对吗?舅舅。”李景桓喝着香茗,说道:“舅舅,最近燕京城内气氛诡异的很,父皇越是靠近中原,城中的情况就越加的诡异。”
“的确如此。”长孙无逸想了想,点点头。
“情况越是诡异,我们就越加小心。谁也不知道,这潭深水下面到底掩藏着什么,稍不留意,就会被水淹没,连尸骨都找不到。”李景桓目光闪烁,双目之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殿内的气氛比较凝重,就是长孙无逸也感觉到一丝压抑。
“殿下,那我们该怎么办?还请殿下示下。”长孙无逸吞了口吐沫。
“查,一定要查出来,这张药方是何人送出去的。不过,查到之后不要声张,先看看,我倒要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李景桓还是庆幸的,若是有人将孙思邈改过的药方拿出来,那他就十分干脆的躲在府内,等待事情的发展。
“是,回头臣就让人去查。”长孙无逸赶紧说道。
“冲表哥怎么样?能用吗?父皇曾经说过了,或是从军,或是从政,总得有个前程,舅舅,你说呢?”李景桓忽然说道。
“这个,大哥那边自然有安排,臣这边哪里有权力安排这些,殿下可是找错人了。”长孙无逸强笑道。
機器人的高爾夫激光炮
昔日长孙无忌和长孙无忧兄妹两人在长孙家族地位并不高,但没办法,长孙无忧运气就是好,连续碰到了两个好男人,加上长孙无忌的确是有才能,很快就成为长孙家族最厉害的人物,长孙无忌的嫡子,长孙冲就显得很重要了。
现在关键的问题是,长孙冲的才能并不能长孙家族的人心服口服,甚至连长孙无逸心里面都看不上长孙冲,他从李景桓的言语中,感觉到李景桓对长孙冲还是很重视的。
“好吧,这件事情我会和舅舅说明的。”李景桓眉宇之间多了一些阴霾,不知道是大夏人才太多了,还是其他的缘故,文官出身的勋贵之后,都没有杰出的人才,稍微好点的就是岑文本的儿子岑曼倩,勉强算一个人才,其他的诸如长孙冲等人都差了许多,要知道长孙冲不仅仅是勋贵,更是外戚,对于李景桓来说,长孙冲还是比较信任的。
但长孙无忌对自己儿子的培养似乎就差了一些。不能形成较好的培养,让他变成自己的左膀右臂,这让李景桓有些不满。
“是,臣先告退。”长孙无逸心情很复杂,连忙退了下去。
“是谁呢?”李景桓并没有理会长孙无逸心中的想法,而是望着远方,他在想着这件事情。
按照长孙无忌的想法,自己就算丢了监国的位置,但仍然是要干事情,无论是有官职在身,还是没有官职,为大夏朝廷效力之心不能改变,也不能丢弃,这是自己制胜的法宝。
做事情不仅仅是立功,更是一种历练,唯有历练才是自己的。近两年的历练,让他感觉到罗真人这件事情的背后有故事,若是自己能够查清楚这件事情,必定能够得到皇帝的赞许。
“王兄,王兄。”外面传来李景琮略带兴奋的声音,就见李景琮大踏步走了进来,俊秀的面容上多了几分得意之色。
“景琮,有事?”李景桓心中好奇。
“兄长,你可知道现在民间已经有人在卖罗真人的药方了?”李景琮走进正殿,他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道:“兄长,可知道这件事情是何人鼓捣出来的?”
“莫非你知道?”李景桓很惊讶。自己这边还没有查清楚,莫非眼前的这个家伙会知道?论在朝中的根基,李景琮拍马都比不上自己,可是现在对方居然说已经找到售卖药方的事情了,这是李景桓想不到的事情。
“老十干的,很厉害,一口气卖了好几千金。”李景琮坐在椅子上,言语之中多了一些嫉妒。
“是他干的?”李景桓猛然之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色阴沉,冷哼道:“这个家伙差点坏了我们的大事,这个家伙,一心钻到钱里面去了,真是可恶。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嘿!你也知道,巨鲲水师那些家伙经常是在水里讨生活,就算是退伍了也是一样,在运河码头上找活干,自然知道一些东西。不过,老十不是自己出手的,而是从兰陵萧氏出手的。”李景琮将自己怎么得到消息的途径一笔带过。
“萧氏?不会是那个家伙吧!”李景桓面色一愣,忍不住望着李景琮。
“这个,还真是他,除掉我们的萧公子外,还有谁呢?”李景琮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兄弟两人说的是萧铣的儿子,当然这个儿子是不是萧铣的,大家都知道,分明是大夏皇帝在外面的私生子,虽然是姓萧,可是地位方面却很尴尬的很。不管怎样,这个萧公子到底是皇室子弟,想要对付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真是卑鄙无耻,那个姓萧的难道不知道此事的重要性吗?居然将药方给卖出去了,难道就不怕父皇找他算账吗?”李景桓勃然大怒,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可恶了,差点坏了自己的大事。
“兄长,不要忘记了,兰陵萧氏在朝野上下,还是有些名气的,尤其是在江左,萧铣虽然死了,但兰陵萧氏的荣光没有萧氏,在宫中,萧氏周围聚集了不少人。”李景琮摇摇头,不管萧月仙也好,或者是萧后也好,甚至包括前朝皇帝的嫔妃等等,都是聚集在萧氏周围。
而在朝中,虞世南这个内阁阁老,也是江左世家的代表,江左的文人墨客基本上都是聚集在虞世南周围,李景平虽然只是一个郡王,可实际上,周围还是有不少人支持对方的。
“哼,一心只要钱财的人,能有什么大的出息呢?不必担心。”李景桓眼珠转动,顿时轻笑道:“算了,左右卖出去的也是无用之物,我看,不如去找他,得了这么钱财,总得请我们吃上一顿。”
“那是,那是,是应该去吃顿好的,这小子,这一次可是赚了不少了。”脸上露出一丝强笑,目光深处露出一丝阴霾。
“景琮,罗真人那家伙可有什么消息传来?听说青莲道人已经南下,不会出什么事情吧!”李景桓又转移话题,显然是不想讨论这件事情。
“是南下了,他若是不南下,老十恐怕赚不到这些钱财,毕竟,那药方是从青莲道观得到的,要是卖的话,也是青莲道观在卖,和老十一点关系都没有。哎,老十是一个人物。”李景琮又叹息道,言语之中似乎还有一些羡慕。
“算了,这是他的运气,兰陵萧氏乃是江左大族,人才济济,我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就已经行动了,不仅仅是京师,就是地方上,也被他们打通,在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瞬间就完成了布局,不简单啊!”李景桓脸上却露出笑容,好像对这件事情,感到很高兴的样子。
李景琮听了嘴角上扬,微微露出一丝冷笑,他知道李景桓觉得不会像表面上那样的简单,李景桓为了这件事情可是付出了不少的经历,这次差点被对方坏了大事,心中若是没有愤怒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在自己面前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想要利用对方对付萧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拥有长孙氏辅佐的周王殿下,本身就是一个聪明之人。不过,李景琮并不在乎这些,自己只是随便说说,成与不成,都无所谓。
“我倒是对这个罗真人感到好奇,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来到燕京。”李景桓好像没有看见李景琮脸上的笑容一样,而是说道:“最近燕京气氛诡异的很,你现在是监国,这次可要小心了。”
“那是自然。”李景琮眼珠转动,忽然说道:“王兄,萧氏那边怎么办?毕竟是太医院的东西,也是我们皇室的东西,就这么拿出去卖了,实在有些不妥当,兄长认为呢?”
“的确如此。你可以派人去问问萧氏,到底是想干什么,他的药方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有泄密的嫌疑。”李景桓连连点头。
古宅攻略
李景琮先是一愣,心中一阵憋屈,他是想让李景桓出面,毕竟自己刚刚成为监国,在朝中根基很浅,还准备让李景桓出面,解决这件事情。
只是他看着一边若无其事的李景桓,只能是将心里面的话收了回去,这个家伙是不会帮助自己的。想来也是,现在是监国,这厮不踩上一脚也就算了,又岂会帮助自己呢?
李景桓看的分明,心中一阵冷笑,他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李景琮心里所想,但也仅仅是如此,自己没有好处,又怎么可能出面,和萧氏对抗,他还没有鲁莽到这种地步。李景平既然只是将罗真人进献的药方卖掉了,而留着孙思邈修改的药方,说明他心里面还是知道这件事情的,既然如此谨慎,没有坏了自己的大事,自己何必去找他的麻烦呢?
“到底是身边无人,就算消息灵通,也改变不了大局。”李景桓一阵叹息。
兄弟两人虽然各有心思,但表面上都没有说出来,相反。兄弟两人脸上都堆满了笑容,除掉药方之事后,两人聊的还比较开心,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
而此刻,远在西域的大夏皇帝已经朝中原而来,因为是解决了天竺,加上时间上并不紧张,李煜索性是游山玩水,倒是轻松的很。
“陛下,这是凤卫从朝廷传来的消息。”向伯玉飞奔而来,将手中的奏章呈上去。
“这个活了两百年的罗真人会进京吗?”李煜看了奏折一眼,面色淡然,淡淡的说道:“派人告诉内阁,朕要见这个罗真人,活了两百年祥瑞,朕很想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真的是活了两百年。”
“是,臣立刻告诉岑大人。”向伯玉嘿嘿的笑了起来,他也是不相信所谓罗真人。

好看的都市小说 隋末之大夏龍雀 愛下-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迴天無力

Home / 歷史小說 / 好看的都市小说 隋末之大夏龍雀 愛下-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迴天無力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补罗稽舍二世看着身后的大营,大营上空火焰冲天,烟尘四起,补罗稽舍二世面对敌人的进攻,他不仅仅准备南撤,甚至还一把火烧了整个大营,用来迟滞大夏兵马的速度。
战马缓缓而行,补罗稽舍二世心中却是十分难受,他想到自己满怀信心的北伐,想趁自己老对手被击败的时候,获得更多的好处,占据更多的土地,没想到,迎来的不是好处,而是敌人凶厉的进攻,杀的自己狼狈逃窜,兵马损失无数,这次更是黯然返回德干高原。
二次元白菜 小說
“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行北上?”补罗稽舍二世化成了一声叹息。
大军缓缓而行,很快就消失在他地平线上。
李煜率领的骑兵也出现在大营面前,看着眼前被火焰笼罩的敌人大营,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色,一把火岂能抵挡自己前进的步伐。
“陛下,是不是绕开大营。”李大挥舞着手中的战刀大声说道:“不过数里的距离,我们很快就能追上敌人。”
“不要着急,让敌人先走一阵,这个时候进攻,只能是将他们逼急了,返过来会向我们发起进攻。”李煜摇摇头,补罗稽舍二世想找自己决战,想和自己两败俱伤,这样一来,自己就不能进攻遮娄其王朝,甚至还不能弹压天竺北部的叛乱。
而补罗稽舍二世自己却能返回德干高原,休养生息,等待下一次北伐进攻的机会。所以才会在撤兵之前,找自己决战,现在自己送过去,正好顺了对方的心思。
“陛下,敌人并没有追上来。”半天后,距离大营以南十里的地方,补罗稽舍二世面色冷漠,看着远处的浓烟,听着身边大将的汇报,面色冷峻。
他认为大夏会追上来,最起码能进攻自己的后军,所以才会在这里设下埋伏,准备给大夏来一个狠的,可惜的是,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用处,敌人根本就没有进攻,而是躲在后面。
“这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家伙,十分难缠。”补罗稽舍二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身后的敌人十分难缠,在这种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还不主动发起进攻,而是等待自己疲惫的时候,才会冲上来咬上自己一口。
让补罗稽舍二世担心的是,从这里到德干高原路途遥远,想要平安脱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是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现在就飞回德干高原。
“走吧!”补罗稽舍二世翻身上马,领着众将缓缓而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计划没有得逞的缘故,他感觉到将士们士气低落,垂头丧气的。
等下下午的时候,补罗稽舍二世终于得到了消息,大夏皇帝亲自率领的骑兵已经朝自己追来,双方的哨探在自己身后三十里的地方展开了厮杀。说明大夏的兵马距离自己大约在五十里的地方,这个地方比较尴尬,进可攻、退可守。让他不知道现在是进攻还是继续后撤。
“陛下,敌人距离我们二十里。”身后的哨探飞奔而来,再次将大夏兵马的消息传来,补罗稽舍二世面色阴沉,他看着身后,烟尘四起,千里镜下,可以看的出来,敌人的哨探正在厮杀,肉眼都能看到自己的兵马,可是对方仍然是如此的大胆。
“可恶的家伙。”补罗稽舍二世挥舞着马鞭,恶狠狠的咒骂着。
面对这种情况,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亲自率领骑兵断后,免得自己的兵马受到了冲击,然后命令前军加快前进的步伐,以求尽快脱离敌人的追捕。
“陛下,前锋兵马受到了袭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噩耗传来,彻底的将补罗稽舍二世给惊呆了,自己在这边和敌人厮杀,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前锋居然遭遇了敌人,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在我们的前方?”补罗稽舍二世忍不住惊呼道。
“前锋大乱,还请陛下早日离开这里,在拖延下去,我们就会被敌人前后夹击,两边围攻,我们的兵马恐怕就要被围困在这里。”亲卫大声催促道。他脸上露出惶恐之色,显然碰到这种情况,不知道如何是好。
“离开这里,立刻离开这里。”补罗稽舍二世这下彻底的慌乱了,面对身后的敌人都是小心翼翼,自己都没有任何把握,没想到在大军的前面,居然也有敌人出现,他顿时知道自己已经上当了,在自己的后面敌人或许没有多少,但在前方,敌人已经设下了重重埋伏,就等着自己上钩。
他不敢留在这里,一旦被敌人围困,自己的兵马将会成为瓮中之鳖,连逃跑的可能性都没有。摆在自己面前,只能是逃走。
补罗稽舍二世调转马头,身边的骑兵也紧随其后,已经顾不得身后的敌人了。他身边的将士们显然已经知道自己所面临的问题,恨不得长了两个翅膀,好让自己逃之夭夭。
李煜看见敌人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知道前面的埋伏已经发动,自然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毫不犹豫的率领骑兵压了过去。
The Art of Kingdom Come Deliverance
“自由射击。”李煜看着前面的敌人,脸上尽是兴奋之色,张弓搭箭,一箭接着一箭,射了出去,就见对面敌人纷纷被射落,敌人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大夏骑兵发出一阵阵欢呼声,又是到了获得战功的机会了,将士们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他们驱赶着战马,朝敌人杀了过去。
补罗稽舍二世也发现了敌人已经杀来,听着身后的惨叫声,补罗稽舍二世心在滴血,这些都是自己麾下最忠勇的士兵,可是现在却被敌人击杀,甚至还会有更多的士兵被射杀。
“走,赶紧离开这里。”补罗稽舍二世挥舞着马鞭,他越过了面前的士兵,他已经看见了前锋的情况,前锋果然陷入杀戮之中,在一边,有不少的骑兵穿着火红色盔甲,他们射出了利箭,肉眼可见自己的麾下士兵被射杀。
大明的工业革命
前锋的达席尔将军正在指挥大军和敌人鏖战,当然看见补罗稽舍二世率领大军到来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妙了,补罗稽舍二世已经放弃了后路,虽然前进的速度会加快许多,但后面已经无人阻挡大夏的追击,前后夹击之下,遮娄其王朝的士兵是不可能专心应对眼前的敌人。
“达席尔将军,立刻率领大军撤退,敌人已经率领大军杀来了,在我们的前方,还有更多的敌人,现在立刻集中兵力,向南方杀去,唯有如此,我们才能迅速的突破重围。”补罗稽舍二世并不知道自己的心腹大将在想什么。他现在担心的是自己面前的敌人,虽然只是一队人马杀了出来,可实际上,他认为自己的前方,有可能出现更多的敌人,眼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刻离开这里。
达席尔并没有恋战,而是跟在补罗稽舍二世身后,率领大军向前杀去,至于两边的突袭,他已经将其抛在一边了,他只是想带领大队人马离开这里而已。
李二看着敌人在自己面前杀过,脸上露出一丝异样来,就在刚才,敌人若是和自己厮杀下去,自己身边的兵马是不可能抵挡的住敌人的进攻,那个时候,不仅仅不能给敌人带来混乱,还会给大局带来影响。
索性的是,补罗稽舍二世放弃了和大夏决战的计划,想着的是如何逃走,如何保住自己的实力,所以并没有发现伏兵的真实情况。
“杀啊!不要放跑了敌人。”李二命人擂起了战鼓,自己率领士兵继续追杀敌人的后军,能留下多少敌人就留下多少。
遮娄其王朝的士兵哪里想到这里,他们的将军都已经逃走了,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逃跑,这个时候,大家恨不得生了四条腿,好逃的快一些。
很快,跟在后面追击的也率领骑兵杀来,和李二联合在一起,针对遮娄其王朝断后的兵马进行剿杀。可怜这些遮娄其王朝士兵们面对优势兵力,加上心中惶恐,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一时间,被斩杀者甚多。
“陛下,敌人逃走了。”李二看见李煜,赶紧迎了上去,大声说道:“幸亏敌人逃走了,他要是留在这里和臣决战,臣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能逃到哪里去呢?碰见了敌人,不是想着如何解决对方,而是想着逃跑,这样的敌人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李煜不在意的说道。
若他是补罗稽舍二世就会一往无前,和自己进行决战,唯有如此,才能震慑自己。遮娄其王朝缺少的是粮草,认为自己落入了下风,实际上他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大夏是客军,在万里之外的土地上,和自己决战,自己就算损失了一些人马,但很快就能补充。
可是大夏就不一样,大夏远离故土,一旦兵马损失惨重,就会生出很多的问题,甚至还会导致眼前所取得的战绩化为乌有。
补罗稽舍二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只是想着自己兵马损失,并没有想过,实际上,大夏比他更加害怕大决战,所以才会有眼前的一切。
可惜是补罗稽舍二世这个时候明白已经迟了,战争已经不以个人的愿望而转移了,胜利的天平已经向大夏偏移,补罗稽舍二世唯一能做的就是率领大军逃走。
补罗稽舍二世率领兵马,狂奔几十里之后,这才停了下来,他看了周围一眼,将士们身心疲惫,各个都是满头大汗,那些骑兵还好些,可怜那些步兵,发现补罗稽舍二世已经停下了脚步,这些士兵毫不犹豫的坐在地上,寻找好不容易休息的机会,谁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样子,敌人会不会再次对自己发起进攻呢?
补罗稽舍二世看的分明,脸上露出一丝凄凉,他看可四周一眼,径自下令身边的士兵再次启程,大军留在这里,迟早会被敌人追上来的,最后不是被敌人所杀,就是被敌人俘虏。
“传令下去,大军立刻启程,敌人随时都会杀来,我们的粮草不够,唯有跑的更远一些,才能逃脱敌人的追捕。”补罗稽舍二世忍不住催促道。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粮草,在出发的时候,大军的粮草还是能管上一段时间,但现在,在敌人的突袭之下,自己的粮草还保存了多少,就是补罗稽舍二世自己都不知道。
“补罗稽舍二世,哪里走,你家程爷爷已经等候多时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左边的道路上,喊杀声震天,一侧的官道上,有大量的敌人杀了出来,为首之人,手执长槊,正在率领大军杀了过来。
遮娄其王朝的士兵们哪里想到,敌人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杀出来,而且就在自己的附近,这些士兵奔跑了好一阵,身心疲惫,正坐在地上休息,哪里想到,敌人会突然出现在附近,一时间,这些事情如同惊弓之鸟一样,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跑,速度之快,就是补罗稽舍二世看见了,脸上都露出惊讶之色,自己的部下,什么时候跑的如此之快。
“应该反击,应该反击的。”补罗稽舍二世刚才发现伏击自己的敌人并没有多少,若是反戈一击,未必不能击败敌人,可惜的是,自己手下的将士们已经失去了斗志了,发现了敌人的踪迹,第一件事情,就是逃走,连手中的武器都丢在一边,一心只是想着逃命,这让补罗稽舍二世心中很是郁闷。
战马之上,他也想清楚了,敌人的兵马实际上并没有多少,还分散开来,设下了重重埋伏,这是将有限的兵力分散开来,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是可以击败对方,只是自己麾下的将士们已经被敌人杀破了胆,明知道自己比对方厉害,可是,已经没有决战的勇气,见到对方的军旗和号角声,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跑,就算兵力再多,也没有任何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