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天啓預報討論-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本能閲讀

Home / 玄幻小說 / 有口皆碑的小說 天啓預報討論-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本能閲讀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为了这个世界的稳定,也为了让食物链的循环更加快捷,牧场主将所有奇迹和灾厄尽数排除,割裂,绝缘。
圣痕在这里根本无法存在。
个体的力量无限制的变得渺小。
而极意也同样如此。
归根结底,极意就是俺寻思。
俺寻思一拳能打死一头牛,俺寻思一拳能搞个交响,俺寻思如何如何……可遗憾的是,在万世乐土的服务器里,一切都是牧场主的寻思,没有其他人寻思的空隙。
而状况变成这样,也依旧是老样子。
——有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
好消息是,既然规则被定下了,那么就必须遵守,自己这边用不了……至福乐土他们也用不了!
否则但凡有一个小小的空隙,万世乐土的完美循环都会不攻自破。
而坏消息是,他们根本没必要去用。
为了构建起人类食物链,牧场主在万世乐土内部填入了波旬的污染,投入了统治者们作为基石,令贪欲和恶意百倍暴涨。
而为了加速了世界的发展和食物链循环的速度,又引入了工坊主们的技术,不断的淘汰和轮回之中,构建起了如今的世界。
波旬的统治者和工坊主们隐藏在幕后,掌控着这个世界绝大部分的力量,同时又握有最尖端的技术和来自永世集团的诸多专利。
而现境这边,大家只有一颗和地狱拼个你死我活的心。
怎么打?
拿头去打么?
末三磕掉一整罐劣质酒精混成的啤酒之后,忍不住无奈叹息:“没有圣痕,只有一点炼金技术,状况对我们压倒性的不利啊。”
“这不对吧,三姐——”
在寂静中,她听见了槐诗的话语。
如此平静。
充满了困惑和不解。
可当她抬头时,在闪烁的灯光下,便看到那一张俊秀面孔上所浮现的笑容——在阴影的笼罩之下,如此愉快。
明明如此温柔,可又毫无温度。
只有漆黑的眼瞳里倒映着闪烁的灯光,便仿佛地狱里涌动的烈火一样。
“以为没有奇迹的世界?”
槐诗微笑着,像是舔舐爪牙的怪物,喜形于色:“这对我们而言,难道不是压倒性的优势么——”
就在他身后,细长的阴影随着灯光的摇曳而在墙壁上蠕动。
仿佛行将井喷肆虐的恶意之潮。
只是,听到这里……槐诗就几乎快要忍不住手舞足蹈,大笑出声。
这是什么天胡开局?
不,比那还要离谱——对自己最不利的东西,竟然在开局之前就被对面给彻底BAN掉了?说出去都没有人会信吧?!
归根结底,还是末三,太过于正常了。
应该说,是她太尽忠职守。
太合格了。
她是一个合格的现境卫士,是东夏谱系培育出的珍贵栋梁和基石。她完美的履行着自己的使命和任务,保卫现境、保卫东夏不受地狱的侵蚀。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陷入盲区。
这是思路的分歧。
她忽略了一件事情……
破坏,永远比创造要简单!
哪怕破坏和创造的是地狱也一样……
破坏是火焰。
破坏是海潮,是蝗灾和地震,是一旦扩散开来之后就无法收拾的不可抗力。是一切秩序和美好成就的死敌。
因为创造和建树是如此的困难,需要披荆斩棘,需要去排除万难,去斗争一生,才能够眺望到希望的曙光。
可破坏,实在是太容易了。
只需要一个意外,一粒老鼠屎,一个叛徒,一个拖后腿的废物……甚至,一枚马蹄铁。当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只要一根导火索,就足以让全盘彻底崩溃。
可同时,破坏也太过于脆弱,太过于危险。
破坏最害怕的是什么?
是被各种莫名其妙的力量和因素,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掐死在萌芽之中……
如今一听到自己能够没有任何干扰的在一个威胁只剩下摄像头的地方安心发育度过大前期,他几乎快要笑出声来。
不,已经笑出声了。
“反正,接下来的事情,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三姐通知我吧。”他起身道别。
“唔?你难道不跟我们一起?”末三疑惑。
“嗯,大家都是很好的人,我怕到时候会有些合不来……更何况,郭老的风格,我也不太吃得消啊。
为了避免到时候起什么争端,我还是单独行动就好了。而且我做的事情会有点麻烦,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连累你们暴露……”
“你确定么?”
末三的神情严肃,并不掩饰自己的担忧:“万一失手的话……”
“放心。”
槐诗想了一下,耸肩,得意一笑:“我最擅长的,可就是坏人好事了。”
只是,临走之前,他指了指角落里不断蠕动的‘原照’:“对了,这玩意儿可以送我么?”
“啊?”
末三呆滞。
“我这边还缺个跑腿。”
槐诗蹲下身,捏着下巴,端详着这个曾经喊过自己‘小槐’的臭弟弟,露出一笑:“我觉得他就很合适。”
“唔,唔唔唔——”
原照惊恐的瞪大眼睛,在束缚下奋力的惨叫起来。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狞笑的槐诗向着自己身处毒手。
黑暗,遮蔽了他的眼睛。
.
.
白银之海的投影,‘社畜快乐室’。
在源质层面进行投影的超大型会议室内部的时间在特地的调控之下,已经刻意的进行了加速。
相比之下,外界的一切都在万倍的时间差之下,近乎停滞,内部二十四小时的时间甚至不够一次眨眼。
即便如此,相对于这一片战场之上每秒钟所产生的恐怖讯息和情报量,仍旧让人感觉时间不够。
数之不尽的头脑在此处以灵魂所能容许的上限进行着思考,并分析着万世乐土内传来的情报和消息。
而就在两件报告的短暂闲暇之中,叶戈尔本能的揉了揉眼眶,想要缓解自己甚至感觉不到的疲乏和困倦。
压抑烦躁。
而看到了在这种地方还抽着假烟喝着假酒还在吹口哨的罗素,就气儿不打一处来。
这时候还给自己添堵,把我气死你有什么好……等等,自己真的被气死的话,这老王八好处就大了去了!
不行,不能着了他的道!
只是,看着这老东西依旧风轻云淡的样子,他就开始羡慕起这一份拔群的定力来。
当所有人都身处迷雾之中,徘徊、摸索和惊恐于未知,不断思考,在一切不详的风吹草动中胆战心惊的时候,能够有人平静淡定的去面对这一切的话,那可太让人安心了。
哪怕这一份平静是假装出来的也没有关系。
而想到对方为了天国谱系的发展,竟然将自己的学生和继承人也毫不留情的丢进那一片地狱里去的时候,他便忍不住为这决心和狠辣而感慨。
“话说,你就真的什么都没有告诉他么?”
在无数灵魂的投影中,叶戈尔发起了聊天。
在一无所知的状况之下,将槐诗丢进那一片未知的地狱中去,甚至没有对灵魂和认知做处任何的防护,直面凝固和污染……
实话说,连统辖局都觉得罗素没有良心这种东西。
甚至怀疑罗素为了不让槐诗崛起的势头威胁到自己的领袖地位,想要对自己人狠下辣手……
“啊?”
罗素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摇头:“没啊,我们说话的时候不是就在这里么?我罗素这种正人君子,从来都是守口如瓶,绝对不跟人乱说机密的。你看,就算是我的学生也一样!我这个当老师的,实在是痛心啊……”
前半句话还能当人话听听,后面的就只能当半夜王八叫了。
“你……”
大海好多水 小说
叶戈尔欲言又止,压低了声音:“你是不是想要弄死他?”
你不想要他你直说啊!我们统辖局已经眼馋槐宝很久了!搞大肚子也没关系,这个盘我们接啊!
“哪里的话!”
罗素大怒,“东夏人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当了他三四年的老师了,就是他八九百辈子的爸爸!哪里有爸爸害儿子的道理?!”
“那为什么?”叶戈尔摊手,“你看,这种事情,总是说不过去的,对吧?”
“好吧……”
罗素无奈,挥手,想了一下之后直截了当的说:“告诉他,只会妨碍他发挥。”
???
叶戈尔斜眼看着他。
你个老王八是不是在逗我?
不,你就是在逗我——
可罗素,却露出了那种让人烦躁的古怪笑容,仿佛隔着朦胧薄纱一般,如此模糊和暧昧。
“你知道,什么状态下的槐诗,才是最强的么?”
“嗯?”
叶戈尔不解,同时开始提防。
你又要唬我了是吧?
“实话说,一直以来,我都很疑惑——槐诗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罗素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幻影中的假酒,躺在靠椅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你看,这就是教育家的通病,教多了人,看多了书,就总想要寻根问题,找出原因。
众所周知,有很多,很珍贵,很罕见或许也很常见的潜质和性格特征,会让人走向成功。
但唯独槐诗是个例外……”
“仔细去划分的话,你会发现,他不属于你所认识到的成功者里的任何一种——”
罗素摊手:“可见鬼的是,他偏偏成功了,毫无瑕疵,毫无道理的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以至于,理论违背了现实。
要么现实有问题,要么理论出现了漏洞,或者两样都有。”
叶戈尔听到现在,不由自主的点头。
有一说一,确实。
“所以,有一段时间,我一直都在观察我这位学生……性格上,马马虎虎,算得上是平易近人吧。除了大提琴之外,只有每天打游戏养成了习惯,其他时候基本上都在浪费时间。”
勇气?鼓起勇气氪金只敢氪一单还惨遭沉船算不算?
智慧?都去手游氪金了哪里会有这个东西……
力量?未来可期,但一开始不也根本没有么?
心狠手辣?没有!这货优柔寡断的要命。
身残志坚?对不起,这货还没残就已经开始咸了
野心炽盛?更没有!槐诗但凡有点上进心,自己都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头秃!
至于其他称得上好的品质,他好像每样都有。
但每样都不太够。
就算拿着放大镜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去抠的时候,也找不到什么特别到让人挪不开眼睛的亮点。
可当这么一条咸鱼,真正站在聚光灯下的时候,却会让人感觉这个世界上出现了第二个太阳——
实在是太过于矛盾了。
也太过于不正常。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直以来,我都在疑惑这一点,直到我发现问题的本质。”
罗素露出古怪的神情,不止是自嘲还是无奈:
“——他的本能。”
能力,决心,手腕,城府。
其他的一切罗素都曾经见过不知道多少。
可唯独那样的本能……让他感觉到害怕。
就好像是有人在一台豆腐店的AE86里塞了一台航天火箭的喷射引擎一样,而且还附带了存续院的黑科技油箱。
平日里好像老年代步车一样的状态不过是节能模式。
当它真正的被唤醒的时候,不但能够将所有的对手甩在身后,在赛道上横冲直撞,而且还会超出所有人的想象,顺带把叔叔的奔驰掀翻在地上然后来回的碾。
“就好像是某种应激反应一样,你能理解吧?”
罗素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长年累月的积累,基因上的遗传,还有偶然之间的意外,都会告诉你在遇到事情的时候,下意识的反应,思考的方式,乃至决定的倾向和对待一切的认知。”
他说:“有某种很可怕的本能,就在槐诗的脑子里——”
其他人的遇到危险时的本能,充其量不过是尖叫或者是逃亡而已,而他的应激反应……却狂暴的太过于吓人。
他会本能的进攻,本能的拒绝,本能的进行回避,本能的选择救赎之后,本能的选择拥抱一切。
罗素曾经怀疑这是彤姬的引导和手段,但是经过长久的观察之后发现,彤姬对此似乎也一无所知的样子。
那么,问题就一定出现在彤姬苏醒之前……
这样的疑惑,一直持续到赌局结束的时候。
当盖亚碎片迎来太一的降临。
带来久违的气息。
那样肃冷的眼神仿佛似曾相识,充满了熟悉感——说不上冷酷或者是疯狂,可罗素却感觉其中隐藏着某种渴望。
渴望着毁灭整个世界,然后重新去再造……
掌控万象,破坏所有,毁灭一切。
然后,在废墟之上重塑新的世界!
直到那一天,罗素才明白。
或许,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自寻烦恼。
或许,槐诗的成功只是一个不具备任何复制可能的意外。
再或许……
他并没有刻意的去做过什么。
——只是本能的,想要让这个世界,变得和自己想象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