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漢世祖 羋黍離-第259章 遼東初定鑒賞

Home / 歷史小說 /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漢世祖 羋黍離-第259章 遼東初定鑒賞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汉世祖
“太子殿下于五日自沈州南下督战,面对安国公十万大军围攻,外则援应断绝,内则军心动荡,辽军已不可支。
最后一次劝降,为敌守将耶律海拒绝,到八月八日,安国公下令,发起总攻,于巳初三刻,辽阳城破。
既克辽阳,城中军民,大多应势而降,唯又辽将耶律海,率领三千敌卒于内城困兽顽抗,安守忠、史延德二将率众歼之。
与此同时,沈州东北的贵德(抚顺)守军奉表向行营献降,西面的辽西州,也为张永德攻破。
至此,除辽东南开、穆、保、定等城(丹东地区)之外,辽东已基本落入大汉掌控之中。辽东南地区,山地密布,丘陵纵横,辽河大战后,只是自守其地,太子殿下已遣使招抚……”
“好!很好!”听曹彬做了一番详细的汇报后,刘皇帝自是心情大好,脸上几乎笑出褶子,拿着战报翻看了两遍,抬首眉开眼笑地看着在场的诸臣:“辽东既下,岂不是代表,我们此番北伐的第一战略目标已然实现了?”
此言一落,诸臣都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了,显然有此前激烈的攻防打底,反倒让人忽略了此点。
“如陛下所言,这比臣等此前预料,要提前了近两个月,时下正值秋高,有辽东诸城为依托,至少暂时不用为冬季作战的危险过虑了!”曹彬一向沉稳严肃的面容也舒展开了,拱手应道。为辽东战场上的辉煌战果,没有人不开心。
“既然如此,那此前制定的战略规划,也该及时跟进调整,以应对接下来辽东新形势了!”刘皇帝笑容很快敛起,恢复了淡定,眼神清明,看着曹彬:“也需要听听前线将帅的看法,行营那边,对下一步安排,有什么意见?”
刘皇帝的转变很自然,明显,在提前收取辽东的局面下,刘皇帝并不满足,还想着更进一步,追歼辽军,收取更大的战果。
注意到刘皇帝意态之中流露出的少许雀跃,曹彬眉头稍微拧了一下,他觉得,别看皇帝表现平静,但态度上隐露急躁。
肃容沉声,曹彬道:“禀陛下,行营上报,东进之后,连番大战,虽有辽河大捷,以及诸城尽复,但一个多月的进军、作战、攻城,各军都显疲态。
眼下,我军需要做的,整顿兵马,休养将士,补充粮秣军械,梳理城防交通,巩固已获战果,而后再图进兵!”
听曹彬之言,刘皇帝没什么反应,只是抬手他继续说。
曹彬的表达,则越显流利:“依荣国公及将帅之意,辽东鏖战已达四月有余,辽军伤亡巨大,其精锐之卒,几乎折损殆尽,辽河大战之时,就已发现辽军兵马战力严重下滑。
如今,辽主帅耶律斜轸仅率残部三四万众,退守咸、通地区,兵微将寡,士气衰落。更重要者,因渤海、室韦、女真诸部之乱,辽军难以弹压,已失后方,后继无力,如无上京之兵东援,辽国在东北败势难挽。
而今,耶律斜轸军,已不足为虑,只需王师休整结束,再举大兵从容北上,稳扎稳打,便可一举破之!”
“不急不躁,稳中求胜,赵匡胤还是这般老辣!”刘皇帝沉吟几许,露出了点笑容:“其他将帅有无异见?”
“回陛下,上述所言,行营将帅已达成共识!”曹彬应道。
此言落,刘皇帝下意识地蹙了下眉,眼神微闪,意味难明,看着在场的刘煦、李业、曹彬以及楚昭辅、宋雄等内外大臣:“你们什么想法?”
这下,是个人都能感觉到皇帝态度的异样了,互相看了看,一时不敢发话,还是秦国公刘煦出列,说道:“收到奏报后,臣与李相、曹枢密等商讨过,也觉得该当取稳,准行营所奏,与将士以休息!”
点了点头,刘皇帝声音突兀地大了些,问道:“太子什么想法?”
闻问,李业站了出来,躬身禀道:“太子殿下上报,经过汉辽数月鏖战,契丹穷兵黩武,整个辽东惨遭兵燹,生灵涂炭,遍地残垣。
时下辽东诸城虽在王师手中,但民间一片混乱,秩序全无,因契丹大肆征调粮马牲畜,辽东各族已是嗷嗷待哺。
并且,此番降众虽多,却也只是迫于大汉军威,面服心非,人心不定。因此,太子殿下认为,不只将士需要时间休息,以缓解一连月日征战之疲,辽东民间也需要时间安抚。
太子殿下请示陛下,希望能迅速调动一批干练官吏,紧急派遣辽东,接手诸城民政,建立统治,恢复治安秩序。
另需再输钱粮,以赈济当地各族百姓,以收民心。待辽东稍安,再行举重兵,北上征讨不臣!”
李业说罢,刘皇帝脸上再度露出点浅笑,道:“太子的建议不错,养兵抚民,以打熬基础,辽东战局既定,大汉自然无需急躁。收复辽东,虽然难免生民死伤,百姓罹难,但既然已经做到这一步,也该考虑收治的问题了!朕也不希望,辽东彻底沦为一片废墟残垣!”
刘皇帝对太子的偏向,可谓明显,类似的建议,别人说就是淡漠少语,刘旸上奏,就是一脸宽和了解。当然,以刘皇帝一直以来对待战争的态度与作风,求稳妥纵然不能得其意,至少不会失其心。
刘皇帝这么说,刘煦等臣自然齐声附和:“陛下英明!”
摆摆手,刘皇帝思吟几许,做出指示:“对行营所请,一概应允!救济粮的调运,制下韩徽,让他安排,另外,若事急,可让行营适时划拨军粮,以为赈济。”
“至于遣辽官员!”刘皇帝又瞧向李业与楚昭辅二臣,道:“就近调遣,从燕山及河北遴选官吏,前往辽东赴任,必须要是得力干才。此事,就由国舅负责居中协调,楚使君也在,你二人稍后即可着手此事!
总之,朕不求辽东民心迅速归服,但统治秩序之重建,朕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到效果!”
“遵命!”李、楚二臣,立刻应道。
并且,二者交换了一下眼色,都察觉到了对方的少许喜悦,这人事大权,往往是最诱人的。辽东新下,即便留用一些旧吏,缺额也必大,这可是提拔亲近,安插人手的好机会。
唯一不足的是,事情紧急,又限制在燕山、河北二道,可操作的余地不那么大,还得是干才能吏。尤其对知晓皇帝脾性的李业而言,如果在这事上面大打折扣,绝对免不了一番惩治。
没有管二臣的那点小心思,刘皇帝琢磨了下,又对曹彬吩咐道:“王师告捷,辽东初定,皆将士奋战之功,曹彬,你代表朕前往辽东,慰劳将士。快到中秋了,不管赶不赶上,将朕对将士的祝福与期望带到!”
誰是大英雄
“是!”曹彬当即应命。
对此,刘煦忍不住看了看刘皇帝,欲言又止的,想了想,终是垂下了头,没有主动请命。
刘皇帝呢,则仍旧沉浸在整个北伐大局上来,走到御帐中挂着的北伐进军路线图前,思吟良久,问道:“辽东已经拿下,东北动荡,辽国可谓失其半壁。但是,这仍未伤其根本,辽国实力犹存,接下来,辽国会有什么动向?”
没人能给一个肯定的回答,交通不便,消息渠道更是受阻,在有限的条件下,对于敌情动向要做出一个准确的判断,实在太难。
御帐内安静了好一会儿,还是曹彬,谨慎地应道:“陛下,观辽国前后之应对,辽东战局已糜烂至此,又有王彦超老将军兵进饶乐,他们应当不会再向辽东增遣援兵了!”
“漠南地区情况如何了?刘廷翰还在同敌军纠缠吗?辽主征调的十数万人,还在按兵不动?”刘皇帝目光投向李崇距。
“除增兵三万,将刘廷翰军彻底赶回漠南之外,再无其他异动。根据上京传出的消息,因漠北以及王彦超军的威胁,辽军不敢轻动,因而踟躇!”李崇距道。
“那也不至于迁延到这种程度!”刘皇帝拧眉。
“军情司那边有无情况?”刘皇帝又问曹彬。
军情司如今仍是从属枢密院下属的情报机构,并有对军队风纪纠察的权力,不过,论及内外密探的铺设,比起武德司,还是有不小的差距的。
因此,李崇距这边都没法给出明确的情报,军情司自然也难。面对刘皇帝问话,曹彬也只能坦诚地回道:“尚无!”
“还不能太放松!”刘皇帝当即指示道:“继续加强军情刺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