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笔趣-第1179章 魔王血裔閲讀

Home / 玄幻小說 / 優秀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笔趣-第1179章 魔王血裔閲讀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奥地利,萨尔茨堡。
纽蒙迦德城堡。
巨石修葺而成的步道早已淹没在杂草中。
在城堡正门前残留着一个巨大破洞,碎石和门板隐没在四周。
几行文字铭刻在城堡入口处,哪怕经过风霜侵蚀依然勉强可以辨认出来。
“For the Greater Good(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康奈利·福吉眯起眼睛,轻声读出那些有些模糊的文字,发出一声意味不明地鼻音。
“这些黑巫师在煽动人心方面倒是很厉害,以我这么多年的经验,越是阴险、心机深沉的黑巫师越会用这种话语来标榜粉饰自己,仔细想来,当他说出这句话时,或许注定就会成为一名黑巫师了。”
“咳,康奈利,我们今天可不是来审问格林德沃的——”
邓布利多轻咳了一声,温和地笑着提醒道。
在两人身后,来自世界各地的魔法政府高级官员正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騙親小嬌妻 小說
自从格林德沃自我囚禁在纽蒙迦德之后,几乎没有人抵达过这里,这座在近代魔法界有着传奇、恐怖色彩的魔王城堡,差不多算是大部分欧洲巫师童年故事之一,就好像是梅林的藏宝库一样。
不过,随着作为保密人的邓布利多公开了地址后,他们总算有机会抵达这里了。
“难以置信,那名魔王居然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
“你看这些痕迹……当年那场战斗……”
“是啊……你们说这些会不会——”
各个魔法政府的高官们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低声交谈着。
随着他们越过那个巨大窟窿,他们仿佛穿越回到了几十年前的魔法战场中。
除开门口那个大窟窿,城堡之中到处残留着可怕痕迹,厚厚的灰尘覆盖在城堡的每一处角落,沿着城堡主厅右侧台阶往上,依稀有些人走过的脚印——邓布利多之前告诉过他们,国际巫师联合会安排过一个聋哑老麻瓜负责格林德沃的一日三餐,不过随着那名老人离开,目前暂时由家养小精灵负责。
“格林德沃……唔……他从来不会离开塔楼活动吗?”
法国魔法部部长卡斯特环顾四周,皱了皱眉,额外补充道。
“我是说,我好像没有在这周围看到什么防止格林德沃越狱的措施?”
“噢,通常来说,是这样——格林德沃不会离开塔楼。”
邓布利多一边沿着蜿蜒的楼梯往上走去,一边意味深长地看了眼缀在最末尾的奥地利魔法部部长。
“不过,如果某一天格林德沃想要从这里离开时,相信我……至少以我的学识来看,并不认为有什么措施可以拦住他这样层次的巫师。在这个世界上可以囚禁住盖勒特·格林德沃的,只有他自己……”
“哪怕您也不行吗?邓布利多先生。”土耳其魔法部部长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可以击败他,是的,我想您是想表达这个意思……但您看啊,我平时也有不少事情。”
邓布利多耸了耸肩膀,温和地笑着回答道,“而同样的,那些可以看住格林德沃的‘狱卒’人选,大多也有更重要的、自己想要做的事,况且我们有时还得担心‘狱卒’变成共犯,不是吗?”
“我不明白,邓布利多……教授。既然格林德沃这么危险,为什么当初不——”
康奈利·福吉压低声音,右手轻轻做了一个手势。
经过这段时间的恶补,康奈利·福吉了解了不少关于盖勒特·格林德沃的故事,那些关于格林德沃在欧洲制造大量谋杀案、制造分歧、挑起战争的邪恶事迹……他不得不承认,相比起格林德沃而言,伏地魔在英国施加的恐怖统治虽然更加让人害怕,但在社会秩序的危害上,两者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
“显而易见,邓布利多觉得,相比活着的我,死了的我似乎会更加可怕——”
还没等邓布利多回答,塔楼上方忽然幽幽地飘出一个嘶哑的声音。
“您该不会认为……单凭我一人就可以发动一场持续几十年的巫师战争吧?更何况,你觉得有多少人有能力,以及,有勇气杀死一个手无寸铁的盖勒特·格林德沃呢?或许您今天可以来尝试一下?”
“……呃。”
康奈利·福吉宛若一只被掐住脖子的公鸡,忽然没了声音。
众人对视了一眼,快步往前走了几步,转过拐角后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凛冽寒意。
不同于众人想象中紧锁着的阁楼,蜿蜒的阶梯尽头是一间没有房门的屋子,一个仅仅比下方洞口稍小一些的窟窿开在屋子右侧,刺骨的寒风呼啸着穿过那个窟窿,在狭小房间中肆意咆哮游荡着。
这间屋子的天花板非常高,在那里开着一扇窗户,一束暗淡的阳光投射到地板上。
而在那暗淡光柱之后,一名佝偻、瘦弱,但精神抖擞的老人静静坐在那里。
“啧,今天客人相当多啊,邓布利多?是有特殊什么节日吗?”
格林德沃咧开嘴,目光看向站在门边的那名老巫师。
“如果我没有记错,”邓布利多说,“今天早晨我应该有派一只猫头鹰通知过你,是吧?”
“噢?是吗——我还以为那是给我加餐的——”
格林德沃坐得实在太靠后了,他的脸被笼罩在阴影中,看不太真切。
就在两人说话间,康奈利·福吉感觉自己似乎踩到了什么。
他下意识垂下目光,看向脚下。
“噢——天哪——这、这是什么——”
康奈利·福吉的惊呼声打断了前方两人的交谈。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康奈利·福吉宛若受惊的兔子一样,神色不安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在他刚才站立着的位置,洒落着一大堆凌乱的、灰褐色的、血迹斑斑的羽毛,而在那些羽毛之间,分明可以看到被舔舐干净的细小骨架和禽类骸骨,一道暗红色血迹从那里一直蔓延向格林德沃的方向。
“我说过啊,加餐——亲爱的先生。放心,我不是茹毛饮血的野蛮人……”
格林德沃轻声笑了起来,仿佛发出怪啼的鹰头女巫,他一边说着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
下一刻,火焰从那堆羽毛、骨堆中疯狂涌出。
几乎在顷刻间就化作了一团小型篝火。
“哦。这样就明亮、暖和多了,纽蒙迦德这儿的温度是有些让人不舒服——”
摇曳的橙色火焰驱散了笼罩在格林德沃脸上的那层阴影,人们现在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位曾经叱咤欧洲魔法界的黑魔王的模样——他看起来老得格外厉害,光洁额头上布满了皱纹,但双眼却格外有神。
在他床头位置,似乎横七竖八的摆着一堆树干枝丫,不过康奈利·福吉等人很快意识到那是什么。
魔杖,十几根魔杖随意丢在那里,就好像是小型柴火堆一样。
“那么,我想想……”
格林德沃随手拿起一根魔杖在手中颠了颠,扭头看向福吉,露出一抹渗人的笑容。
雙面鬼王纏上我
“您刚才说,想要尝试杀死我吗?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一对一的,绝对公平的决斗机会……这样或许可以帮助其他先生解答疑惑——譬如说,盖勒特·格林德沃是不是老得念不出咒语,没办法去对付什么不入流的年轻后生了。这样一来,或许我们此后的交谈可以更加轻松、高效一些?那么,来吧——”
伴随着格林德沃拿起魔杖,一股无形的力量逐渐开始在他四周萦绕扩散。
康奈利·福吉紧张地盯着那名老巫师,一动也不敢动。
不知为何,他仿佛变成了一只吓傻了的土拨鼠,而在他正前方则是一只正在逐渐竖立起来,越来越高的蛇王,虽然没有任何威胁性动作,但他浑身神经都在仿佛都在竭尽全力地吼叫着:
不要伸手去掏魔杖!不要去掏魔杖!否则肯定会死的!会死的!
“格林德沃,没有人想要和你在这里决斗——”
就在康奈利·福吉神经即将崩断时,一个高大身影挡在了他的身前,温和地打散了那份窒息感。
“国际巫师联合会,还有各国魔法政府的提议你应该看过了。作为当今最了解黑魔法、最懂得如何杀死一名巫师的人,你有办法解决‘伏地魔’和魂器么?这个问题应该并不算困难吧?”
“当然,‘魂器’,我几十年前就研究过那东西了——很疯狂,不值得。”
格林德沃轻嘿了一声,随手把魔杖丢到旁边,笑着说道。
“至于‘伏地魔’到底有多厉害,那得打过才知道。”
小林可愛到爆!
“不过,如果按照你之前的描述,他在决斗方面没有太多成熟的技巧,仅仅是依靠强大魔力和黑魔法……那就好办多了。如果你没有说谎的话,我是可以你们解决那个所谓……唔……”
格林德沃双手略微抬起,颇为滑稽地快速比划了一下,“……有史以来最恐怖的黑魔王阁下?”
“但是——”
格林德沃顿了顿,重新靠在后边墙上。
“实力,我有,解决办法,我也有——可我为什么要帮你们呢?”
“艾琳娜,艾琳娜·卡斯兰娜,或者说……”
邓布利多笑容浮起,余光扫过后边那些若有所思的魔法政府官员,一字一顿地轻声说道。
“艾琳娜·格林德沃,黑魔王格林德沃家族在魔法界最后的血裔——”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