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txt-第兩千五百二十九章 還我命來展示

Home / 其他小說 /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txt-第兩千五百二十九章 還我命來展示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虽然陈厉婉是被炸死的,尸体都没几块,但战灭阳孝顺,还是给予隆重葬礼。
只是战灭阳原本想要等一个好日子。
但张有有却劝告炸死之人早点入土为安,免得让陈厉婉在下面受罪。
而且战氏家族现在是多事之秋,陈厉婉一日不下葬,大家心里都会有一根刺,很是影响做事情绪。
我能複製一切技能
战灭阳觉得有道理,所以在陈厉婉死后的第三天就举行葬礼。
陈厉婉毕竟是明江叱咤风云过的人物,战灭阳现在声势也如日冲天。
所以明江有点名望的人都参加了。
几百号有头有脸的人穿着黑衣早早等在追悼会的大厅。
张有有也以女主人的身份站着迎接宾客,脸自然挂着不知道怎么来的泪水。
陈厉婉遗像摆在灵堂的中间,周围站满来自战氏家族的子侄。
全身清一色着黑色西装、白衬衫,神情肃穆。
旁边还有几个和尚在喃喃的念着经,努力的替陈厉婉超度着。
不少知道陈厉婉底细的人忍着笑意,陈厉婉如果都能超度,这世界的人死后都可以天堂见上帝了。
只是碍于葬礼的场合,大家还是没有笑出来,只是神情显得几分怪异。
陈厉婉灵堂的外面有几十个探员,他们一个是维护秩序,二是避免有人搞事。
在宾客来的七七八八时,张有有忙里偷闲来到陈惜墨身边。
她轻声一句:“金夫人,鳄鱼先生还没有消息吗?”
“没有,不过你放心吧,我已经悬赏五千万要他的脑袋了。”
陈惜墨瞥了黑压压的人群一眼:“已经有三十多个赏金猎人会要他的命,他活不了多久的。”
张有有感慨一声:“我还是希望他快点死啊。”
她那天被鳄鱼敲打一番给了两个亿,双方还约好在码头某个游艇碰面。
为了一劳永逸解决问题,张有有还设下重伏。
可是没想到,她白白等了两个小时,鳄鱼一直没有出现。
张有有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鳄鱼告知他已经离开明江跑去黑三角。
鳄鱼说他担心张有有把他灭口,所以拿了钱就第一时间离开。
至于唐若雪,鳄鱼请张有有放心,他已经把唐若雪炸成了碎片。
之所以没有把尸体藏在山林给张有有去查看,是因为帝豪高手已经杀入了山林。
他剩下的十几个佣兵全部被帝豪高手杀了。
为了尸体被抢回去,也为了给张有有一个交待,他炸死唐若雪就马上跑路。
鳄鱼还传了几张丢炸雷在唐若雪身边,以及爆炸过后的狼藉画面。
看到鳄鱼的解释,张有有心里松一口气。
但对鳄鱼耍弄自己和跳出伏击陷阱的行径,她无法忍受。
而且鳄鱼知道的东西太多了,于是张有有就让陈惜墨帮忙杀掉他。
只要鳄鱼死了,鳄鱼手里的两个亿就是陈惜墨的了。
陈惜墨自然愿意帮这个忙。
此刻,看到张有有郁闷,陈惜墨一笑:
“你当时就不该先把两个亿打过去。”
陈惜墨叹道:“你应该让鳄鱼一手交尸体一手给支票。”
张有有呼出一口长气:“当时被鳄鱼分析出事情经过,我有点乱了。”
陈惜墨一握她的手:“没事,鳄鱼我会帮你搞定。”
“你当务之急是让陈厉婉好好下葬,然后尽快成为战氏家族女主人。”
陈惜墨一笑:“如此一来,再有变故,你也不需要惧怕了。”
张有有流露感激:“谢谢姐姐!”
就在这时,灵堂的理事人高喊了一声:
“天下商会,铁木清总督到。”
听到铁木清出现,整个灵堂几百号人马上站起来,黑压压上前迎接。
战灭阳和张有有也连忙走上去:“总督大人,有心了。”
“灭阳,有有,人死不能复生!”
铁木清一握战灭阳的手:“节哀顺变!”
战灭阳很是感激:“总督大人有心了。”
张有有抹着眼泪:“总督大人,希望你能给我们作主,还我婆婆一个公道。”
铁木清又一握张有有的手掌,声音带着一股子霸气:
“放心,帝豪董事长如此残暴凶狠,不管唐若雪死没死,我都不会让帝豪银行在夏国落户。”
“而且我会号召各国商盟一起封杀帝豪银行。”
“擅自冻结客户合法资金,侵吞孤儿寡母两百亿,还残杀有过冲突的战太。”
他声音很是洪亮:“天能忍她,我不能忍她!”
战氏子侄和宾客闻言齐齐喝叫总督大人霸气。
随后,铁木清跟众人简单寒暄,就带着卫队在陈厉婉的面前鞠了三个躬,然后上了三柱香。
他没有马上离开灵堂,而是带人在一个特意空出来给他的角落坐下。
几十名卫队荷枪实弹保护。
外面也有两百多名私兵等候指令。
铁木清跟战灭阳他们交情不错,陈厉婉还是天下商会成员。
婚礼,他可以不锦上添花,但葬礼,不能不给点面子送一程。
“倩峰集团,公孙倩,叶凡到!”
就在这时,灵堂理事又喊叫了起来。
听到倩峰集团过来,又听到叶凡出现,战家子弟哗啦一声压了过去。
不少人听到传闻,叶凡跟唐若雪曾经是夫妻。
唐若雪杀了陈厉婉,叶凡这个老公也就被恨屋及乌了。
“混账东西,谁让你来这里的?你老婆杀了战太,还敢出现?”
“来的正好,把这小子掐死了,给战太陪葬,也算我们一点诚意!”
“弄死他,弄死他,连公孙倩一起弄。”
不少人嗷嗷直叫向叶凡靠拢过去。
张有有和战灭阳也目光凌厉盯向了叶凡。
“各位,我理解你们的心情,我理解你们的痛苦。”
“只是我想要告诉大家,我早就跟唐若雪分道扬镳了,我早就跟她离婚不再往来了。”
“我跟她分开,就是因为我跟大家一样,痛恨她胡作非为,厌恶她自以为是。”
“我跟她从来就不是一路人,我跟你们才是一伙的。”
叶凡掏心掏肺:“我是忠的……”
公孙倩点头附和:“我可以证明叶凡跟唐总早已经离婚,而且我们今天来纯粹是给战太上香。”
听到叶凡和公孙倩这一番话,战氏子侄微微停止动作。
“都退下吧,今天能来葬礼,还愿意上香的,都是客,有什么恩怨过了今天再说。”
张有有适时的站了出来,威严的呵斥着围来的战氏子弟:
“当务之急就是让战太入土为安。”
“公孙董事长,叶少,有心了,请到这边上香。”
张有有的手轻轻一摆,邀请叶凡和公孙倩进来,还示意战灭阳忍一忍。
叶凡和公孙倩鱼贯而入。
在场不少人暗暗称赞张有有大方得体,处事周全,战家在她的带领之下,大有可为。
哀乐轻轻扬起。
叶凡带着公孙倩站在陈厉婉的遗像面前。
看着陈厉婉那傲娇的笑容,叶凡也绽放了一个笑容。
“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灵堂理事大声喊着。
叶凡和公孙倩在哀乐中把这些程序做足了,连连给足了陈厉婉三个鞠躬。
“哎哟——”
内理事忽然闷哼一声,单膝跪下,刺破了安静肃穆的灵堂。
所有的人都朝他望去。
内理事摸摸突然疼痛的膝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莫名的跪下去并喊了出来。
难道是站久了累的?
随即他见到众人都看着自己,忙尴尬地站起来喊道:“家属谢礼。”
战灭阳和张有有对叶凡几人鞠躬。
叶凡突然一指他们背后喊叫一声:“战太眼里流血了,流血了!”
此言一出,不亚于投下一个原子弹,立刻吸引了众人目光望向陈厉婉。
“啊——”
众人果然清晰的看到陈厉婉的画像,默默的流淌下来两行血泪。
一个个无比震惊,不知道这是哪一出。
这怎么可能?
张有有和陈惜墨眼皮直跳,无法相信这一幕。
“战太这是死不瞑目啊,战太这是有冤情啊。”
叶凡又是大惊失色喊道:“哎呀,这血泪流下来变成字啊。”
众人再度凝聚目光望去,发现血泪流淌下来后,变成了两行字:
张有有,陈惜墨,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叶凡指着血字又是一声喊叫:“原来战太不是被唐若雪杀死,她是被张有有炸死。”
众人一片哗然,震惊不已。
张有有和陈惜墨也是难于置信。
叶凡又喊叫一声:“哎呀——”
“闭嘴!”
张有有吼叫一声:“你给我闭嘴……”
与此同时,灵堂外面悄无声息涌来了大批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