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最初進化-第一百一十章 危險的小溼妹

Home / 玄幻小說 /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最初進化-第一百一十章 危險的小溼妹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方林岩先将银票揣进了兜里,然后研究了一下令牌,发觉这玩意儿对自己一点儿用都没有,因为只是个开门的信物而已,连钥匙都算不上,这种东西乃是要配合口令才能派得上用场的。
不过,他翻看了一会儿账本以后便发觉了几条有价值的线索。
第一条线索是,今天这个小道士特地去采购了一种叫做“胭脂鱼”的食材。
这种鱼非常名贵罕见,这小道士却还足足采购了五十条,乃是好大一笔开销,并且还著明了,是“上使”对这东西特别喜爱。
第二条线索是,另外一个账本上写着今日大扫除,原因是“上使”喜好清洁的环境,所以虽然前天才做过一次,也是不能懈怠,所以要额外支出一笔香薰费。
第三条线索是,昨天“聚元殿”的人支出了一千两黄金的奖励,并且账本上写得很明白,是“循旧例”。
这三条线索单独分开看,并没有什么价值,方林岩结合起来细细琢磨了一会儿,始终有些不得要领。
他沉吟了一会儿之后,很干脆的掏出了一样东西,那就是之前无意当中获得的鬼修法器:
聚魂鼎!
这东西因为方林岩并不会鬼修法术的关系,所以相当于是一次性用品,只要使用了它“聚魂”的功能就会被直接废掉。
何春之前能一直呆在其中,是因为只用它来存身,温养魂魄而已。
方林岩现在感觉这账本当中似乎隐藏着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偏偏他又参不透,所以觉得这玩意儿就派得上用场了。
空间认证的道具,当然就不用像鬼道中人使用那么复杂,方林岩直接对其选择了“使用”,就感觉到聚魂鼎上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扩散了出去。
紧接着,方林岩就按照提示将之放在了小道童的尸体旁边,然后掏出剩余的那一支引魂香,将之点燃以后插在了里面。
随着袅袅的青烟升腾而起,同时聚魂鼎的鼎身上也开始一明一暗的闪亮着,周围就开始变得阴气森森起来,不停的有打着旋儿的阴风吹过,同时还有哀嚎悲戚的声音。
对此方林岩已经见识过一次,有了心理准备,眼见得死掉的这几名小道士开始凝聚魂体,很快就要化作新魂,便很干脆的准备好了灵魂火符,预备杀鸡儆猴找个不听话的来立威。
一味怀柔,只会被他人当成软弱客气,只有一手大棒一手奶糖,才能让敌人老老实实。
然而,异变陡生!方林岩陡然听到了后方居然传来了“砰”的一声巨响!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一座破烂道观的大门陡然打开,本来锁门的那一把铜锁也是喀拉一声炸裂,化作了点点幽绿色的磷光,消散在冷雨凄风中。
紧接着,从中居然刮出来了一道黑色的风!这风直接狂飙而出,卷过了那几名小道士的生魂,毫不留情的将他们撕碎,卷入到风中。
然后,这狂风当中发出了桀桀狂笑声:
“看看这是什么?好醇厚的引魂香,真是否极泰来啊!”
说完以后,这黑色的狂风就要卷向聚魂鼎,看样子竟是要夺鼎取香,一气呵成!!
方林岩这时候眼睛微微眯缝了起来,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发火符飞了出去,很显然,此时出现的必然是一个相当强悍桀骜的老鬼了,对于这样老油条,你不将他打疼了的话,分分钟就能骑到你的头上拉屎。
“轰”的一声巨响之后,灵魂火符炸开之后,淡淡的硫磺味道扑面而来,顺带还有一股阳和的气息四处蔓延,将那逼人的阴寒一扫而空。
那阴风也是为之一窒,顿时朝着旁边飞走,而这时候,方林岩已经一步踏出,挡在了聚魂鼎的前方,然后伸手一捏,就掐灭了那一支点燃的引魂香,顺带怒喝道:
“你这野鬼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坏了我的好事!”
然后方林岩顺带查看了一下聚魂鼎,发觉还好,说明上显示的未损坏,使用次数(1/1)。
要知道,这玩意儿可是只有一次的使用机会,应该是这些小道士被成功聚魂前被打断了读条,因此还是处于未使用的状态。
那阴风飞出了五六丈之后就停歇了下来,里面旋即传来了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道:
“我坏了你什么好事?”
方林岩扬了扬手中剩余下来的几张灵魂火符,然后怒道:
“我正要施展拘魂秘术,让这几名小道士的新魂为我所用!你TM横插一脚出来就不说了,还直接吞了他们的残魂,你还说没有?”
那阴魂听了冷笑一声,居然并不答话,竟是再次对准了方林岩直冲了过来,这一次方林岩也是怒了,真当老子没办法收拾你?于是这一次直接两符连射出手!
“轰轰轰!”这一连串的爆炸声传来之后,其核心区域更是扩展到了差不多十来个平方,火焰升腾当中一下子就将这阴魂卷入,眼见得就要重创它。
可是这阴魂看起来也是有两把刷子,居然再次刮起了一阵阴风,瞬间提速,居然险之又险的躲过了方林岩的这一击,对准了他直扑而来。
不过方林岩早有准备,反手拔出了一件东西,正是之前从那修鬼道的宫女身上夺来的晨光扇,直接就朝着这阴魂一扇。
这一扇看似轻描淡写,从中却泼洒出了大片的光芒,若夕阳的余晖,又似满月的清光,似春回大地一般席卷而来,将这只阴魂生生吹得倒飞了开去。
恰好灵魂火符两符连射的时候,其威力足足要持续四秒钟以上才会消退,结果这只阴魂本来就被晨光扇一卷元气大伤,然后又被逼退到了火符生成的烈焰区域当中,顿时凄厉的惨叫一声,化作一道黑光重新飞回了那座破烂的道观当中。
方林岩正要趁机追击,但无人机这边此时却传来了远处有人前来的消息,他也不敢耽搁,收起聚魂鼎和引魂香,一个翻滚直接就藏入了旁边的黑暗当中。
结果联袂前来的是一男一女两名弟子,看起来还颇为年轻,联袂而来多半是一对奸夫**了。
玉清子/玉漱子应该是道德宗当中此时辈分最大的,而之前被抓住的洞真子应该就是第二代弟子,这两人看起来应该是道德宗当中的第三代弟子。
这对男女见到了几个小道童的尸体以后不以为意,因为今晚进攻回天坊的敌人十分强大,道德宗的伤亡也是相当惨重,更加惨烈的一幕都见太多了。
男弟子直接去了中央靠近湖边的木楼,同时还怂恿女弟子道:
“小慧,刚才你也听说了,宗主做下了非常招人嫉恨的事情,上宗肯定容不下我们的了,现在的情况就是各自跑路。”
“明真师叔已经战死了,我们做晚辈的继承他的遗物理所当然,再说了,接下来你我还要报团取暖,若不能拿到一些强力的法宝丹药,那岂不是要任人宰割?”
女弟子看起来也早就钟情于他,点了点头道:
“好的师兄我都听你的。”
这对狗男女去了小楼以后,三下五除二搜刮了一番就走了,见到这里重新恢复了寂静,方林岩现身出来,走到了那一处破烂道观当中,直接推门进去昂然而入。
这里面灰尘很大,同样也是破旧非常,方林岩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冷笑道:
“别躲了,老老实实的给我出来。”
但四下里一片寂静,却没有任何动静,方林岩有些不耐烦的道:
“我可没时间和你耗。你现在应该明白道德宗已经完蛋了,树倒猢狲散大家都在逃命,我数到三,再不出来的话,我一把火烧了你这个破庙,反正也没人会来救火。”
结果方林岩还没倒数,就听到了那供桌上传来了一个悲愤的语声:
“我已经忍气吞声退到了这里,你为什么还要咄咄逼人!”
方林岩气极反笑道:
“感情这是我的错了?是我在咄咄逼人?”
“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吧?我是要给这几个小道士招魂,然后问清楚回天坊里面的情况。”
“你TM的直接就冲了出来,先把我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新魂给搅散了,然后还想要抢我手里面的东西,你现在还觉得是我过分来找你的麻烦?”
这声音激动道:
“你不懂的,我一直都被恶人用困魂锁封印住,这一次道德宗大乱,这个恶人应该是死在了动荡之中,所以我才得以脱困而出。”
“我与道德宗有深仇大恨,那几个小道士平时更是对我多有不敬,所以我才吞了他们。”
“关我什么事情?”方林岩很直接了当的道。
“你说这些关我屁事啊!这是你和道德宗的问题,和你干扰了我的计划有一毛钱的关系?”
那声音咆哮道:
“我告诉你,小子,你不要太过分,别以为我怕了你,大不了同归于尽!”
方林岩最初的时候听到这句话还心中一凛,但看了看周围这荒凉破败的情形,更重要的是莫比乌斯印记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立即仰天长笑道:
“好,你同归一个给我试试啊!”
不就吃了你豆腐:殿下,我不负责 小说

说完了之后,方林岩就很嚣张的一脚踹到了供桌上,然后直接就准备放火。
见到了方林岩的做派,那声音终于怂了,发出了一声叹息道:
“罢了罢了,你不就是想要知道回天坊里面的秘密吗?我能告诉你。”
方林岩鄙夷的道:
“你能告诉我?你这么一个孤魂野鬼的,能知道什么秘密?”
那声音听到了方林岩的质问以后,顿时激愤的道: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这里的秘密?你这个黄口小儿怎的信口雌黄!”
“我告诉你,这个鬼地方都是老夫亲手负责绘制图纸,外加监督着建造起来的!”
“这里的每一条通道,甚至每一个厕涸老夫都记得一清二楚!”
大概是因为真的发怒了的缘故,这老鬼从灵牌上现了形,是一个看起来四十上下的中年邋遢道士的形象,不过长相嘛就有点磕碜了。
方林岩在自己的世界里面玩过一款叫做三国杀的桌游,那里面的庞统造型,就和这老鬼长得有八分相似。
方林岩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仰天打了个哈哈道:
“你这老鬼,真的是嘴巴里面没有一句实话!这牌位上明明写着你的名字叫做吴能对吧,可是,主持建造这里的人的名字我也恰好知道,却是一个叫做吴刚的家伙。”
發神經學園
这老鬼吴能冷笑道:
“这世上最不缺少的,就是你这种一知半解的蠢货。”
“老夫当年家乡遇到大旱,母亲被饿死了,为了给弟弟和爷爷省一口饭,我只能跟随着同乡一起逃荒。”
“在即将饿死的时候被道德宗的上师收入门下,却因为修道的根骨不够,只能成为外门弟子,后来幸得恩师不嫌弃也将我收入门下,一视同仁,只是没办法拿到道号了。”
“我的恩师道号叫做弘能子,为了避恩师的讳,所以我就将名字改成了吴刚,也是为了要告诫我自己从此心性要坚刚,行事需得一往无前,不可以退缩!”
方林岩冷眼旁观,忽然道:
“你编故事的能力还挺厉害的,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你的牌位上写的是吴能的名字呢?”
老鬼叹息了一声,隔了好久才悠悠的道:
“当年与老夫一起逃荒的同乡当中,也有机缘巧合,一起拜入道德宗门下的。我和师妹从一个地方来,又是打小相识,感情自是不同。”
“但是,也正是她亲手端来了那一壶鸩酒让我饮下,若不是她前来,我怎会甘心就死?”
“我死以后,她推掉了与自己师兄的婚事,在这里起了一座道观,终生不嫁为我守灵。她与我是同乡,打小一起长大,当然知道我的本名。”
“死者为大,师门待我如此苛刻,所以我的灵牌上当然要恢复本名,才算对得起父母祖宗。”
听到了他的故事,方林岩不知道怎的,心中有些唏嘘,他都没有问为什么道德宗要毒死吴能,其原因还用说吗?
这家伙主持修筑了回天坊这样的重地,很显然知道得太多了。并且还是个逃难的孤儿,没有背景的外门弟子,不弄死你这秘密怎么保得住?
不仅如此,为了避免鬼魂泄密,还要将其魂魄锁在这道德宗的核心地带!
那位师姐说是为他终身不嫁,其实说难听一点充当的也是看守和狱卒的角色……不过吴能这个舔狗+技术狂估计这辈子都没碰过女人,当然看不懂这样的套路。
当然,方林岩深知看破不说破的道理,这个老鬼的命运已经够惨了,万一将他心中唯一的那一点希望都掐掉,搞不好直接就化为癫狂的厉鬼,对自己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因此,方林岩佯作低头沉吟了一会儿,然后才道:
“这可真是恩怨交织啊,我明白了,难怪你对道德宗怨念深重,不过你的师妹呢?怎么让你的道观变成这样了?”
吴能黯然道:
“小花在两年前就故去了,她走以后,我的道观就没人打理,任人荒废。”
“我愤怒之下就现身出来,好好的收拾了一番那些渎慢我的道童,然后被洞冶子这王八蛋布了一个锁灵阵,引动周围的天地灵气,困在了这里…..”
“直到今天,我忽然发觉锁灵阵失效了,最初的时候以为是出现了故障,后来才明白了过来,是洞冶子这王八蛋死掉了!”
听到了吴能的话,方林岩忍不住抬头看了看旁边山壁上的“道德”那两个大字,然后道:
“困住你的就是这两个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