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第二章 老大身世揭秘,贏得紀元長河的七冠王神族(第二更)相伴

Home / 其他小說 /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第二章 老大身世揭秘,贏得紀元長河的七冠王神族(第二更)相伴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小說推薦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天琴星域。
东荒。
日月神朝。
一片古林繁茂,山脉绵延的区域,望不到边际,不时有各色仙霞冲天,光华绚烂。
而山峦中央,有连绵不绝的殿宇,辉煌大气,宝光闪烁,宛若一片巍巍仙宫。
“近一个月,几个乡巴佬了?”
庄严的大殿,端坐着气态俨然的一群人,皆金冠华服,气息如渊似海。
“禀上人,一共十八个飞升者。”袍衫绣着一朵白百何花的妇人恭敬道。
“合格者?”有老者询问。
妇人犹豫片刻,苦笑说:
“皆是废物。”
殿堂这群人面面相觑,一盆冷水将期待的火苗浇灭。
他们来自各宗门国度,就是为了蹲守一个天赋异禀的乡巴佬。
毕竟能从遗弃之界超脱,天资道心肯定不错,有培养的价值。
这些乡巴佬一穷二白,赐予他们恩惠,万一真有人一飞冲天,那自家势力将受益无穷。
可惜都是废材,毫无栽培的价值,就是浪费资源。
“报!”
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趋行入殿,朝妇人跪倒:
“星石感应,又有乡巴佬无意闯入天琴星域。”
妇人兴致寥寥,但又怕放过“漏网之鱼”,便一步踏出宫殿。
殿内大人物见状,索性也去亲自查探一番。
天际五轮太阳高悬,一道道身影屹立上空,澎湃的仙芒交织在一起。
而山谷间,十几个低贱的矿奴带着诡异的枷锁,在矿区挖掘仙晶。
他们男女不一,模样不同,但唯一相同的是——
皆面容苍白,衣衫褴褛,无比狼狈,眼神空洞麻木。
谁能想到,他们竟是一群飞升者。
在各自世界屹立绝巅,孤独地俯瞰苍生,追求长生之路。
梦想是美好的,可现实太残酷了!
到了梦寐以求的仙界,却成了做苦力的旷工,毫无尊严,活得比野狗都不如。
原生世界的苍生黎庶,说不定还以为老祖受万人敬仰,在仙界也是大势力的座上宾,怎会去想在某个犄角旮旯里为别人挖矿呢?
“又一个倒霉鬼。”
有矿奴幸灾乐祸,对己身遭遇的无能愤怒,转嫁到对别人的嘲讽。
“谁说不是呢,真后悔。”身旁的中年矿奴叹了一声。
“后悔?”
旁人咽下喉间苦涩,慢慢变得绝望。
就算选择不飞升,结果也是目睹自己寿命消弭,终究还是死路一条。
怪只是怪命运,谁能他们没有出生在仙界?
遗弃之界永世沉沦,那里的修士永远看不到出头之日!
轰隆隆!
就在此时,苍穹裂开细缝,一道身影被星辰之力抛出。
精致白袍飘展,黑白长发垂下,容貌近乎完美,挑不出丝毫瑕疵。
他出现在虚空,那股超然的气质吸引每个人。
“好皮囊!”
金冠华服的大人物由衷赞叹。
在他面前,任何伪装都遁于无形,这是乡巴佬的真实容貌。
“咦?”
他眯了眯眼,眼底有微不可察的震惊。
骨龄?
“不足三十岁?”
袍衫绣着白百何花的美妇彻底失态,大声惊呼。
其余大人物也难以置信!
这个年纪,这个修为,放在天琴星稀疏寻常,甚至平庸愚钝,只能做打杂迎客的脏活累活。
但是。
此子来自遗弃之界,那就截然不同了!
放眼这些矿奴,年龄最低者都过千岁,两相对比,就能凸显此子天赋的恐怖。
“我要了!”
有小国代言人直截了当说。
根本不需要试探,此子的培养价值非常高!
“我矿教想要……”
拥有这片区域仙矿的宗门代言人,美妇伏低做小,但声音透着坚决。
其余大人物没有开口,静观其变。
此情此景,令每个矿奴嫉妒到发狂,愤怒几乎将理智吞噬,沉重的锁链铮铮作响。
为什么!
同是仙界口中的乡巴佬,差距待遇为何如此之大?
“你去试试。”
金冠老者指向美妇身边贼眉鼠眼的随从。
随从不敢忤逆,身躯爆发朦胧的仙光,一拳朝俊美年轻人轰出。
徐北望面无表情,事实上将他们对话听在耳朵里。
一传送进这片星域,就自动熟知语言,以及适应力。
难怪老大不担心狗腿子进入仙界的境遇,就凭这份天赋,怎么着也能混迹小势力。
轰!
他注视着一拳砸来。
不敢怠慢,徐北望运转体内古神精华之力。
身处陌生环境,众目睽睽之下,他断然不敢使用北冥噬血神功。
不同于九州,仙界武者对冥气肯定不会一无所知。
“得罪了!”
贼眉鼠眼的青年大喝一声,拳势呈小山峦震拍而落。
轰!
俊美白袍平平无奇的一掌探出,与拳影剧烈碰撞。
权力巅峰 梦入洪荒
虚幻的小山峦崩塌,青年整个人倒飞而出,鲜血如泉涌。
他捂着胸口,鼓动两只略凸的眼睛,像是一只不甘心的癞蛤蟆。
竟然败了!
“越阶!”
美妇再次惊骇,眼中的欣赏之色更加浓郁。
天赋出众,战力不俗,矿教一定要将其收入麾下!
徐北望面上无波无澜,内心却威势震骇。
倘若在九州,他这一掌势必要摧毁几万里区域,而现在却威力甚小,仅仅让对方受伤。
重生之玉石空間 白嬤嬤
况且还有古神精华的加持,力量衰竭至此?难道是仙界道则的压制?
“且宽心,进入仙界,你的寿命至少万载。”
美妇似乎看穿了俊美年轻人的担忧,声音温和地宽慰。
事实上,每个飞升的乡巴佬,都会经历短暂的不适应期。
在遗弃之界高高在上,享受生杀予夺的快感,可仙界却要体验力量削减,这种落差感是非常难受。
但有失有得,寿命增持到一万年,漫长岁月足够修为更上一层楼了。
“小友,跟老夫走。”
这时,一个矮胖的老者率先动手,一阵空间扭动,徐北望就出现在空无一人的诡异地方。
“毫无抵抗之力啊……”他内心暗忖,也明白自己要收敛锋芒。
短时间内应该没有危险,一定要加快掠夺的脚步,既吞噬气运,又能抢夺法宝资源。
“哐!”
诡异空间破碎,一个稚嫩的幼童抓着自己的羊角辫,阵阵仙音传递,与矮胖老者对抗。
“确定要战一场?”幼童笑吟吟。
在场大人物都坐不住了,纷纷施展仙法,将这片天地笼罩,目光却死死锁定白袍男子。
谁都不愿错过一个人才。
此子上限绝对不低!
“小友,你要跟谁走?”矮胖老者目光灼灼。
徐北望假装沉吟,露出礼貌的笑容:
“诸位前辈,晚辈一个乡巴佬,哪有资格挑选。”
“请前辈们抉择,晚辈自当遵从。”
他姿态放得非常低,不惜自贬。
选择一个意味着要得罪其他势力,还不如躺平顺从。
在场大人物目光微闪,对此子又高看了几分。
有天赋,又擅长为人处世,最关键的是,他没有初入仙界的迷茫和胆怯,那种自信是深入骨髓的!

招揽他,未来绝对有机会成为自家势力的中流砥柱!
“那小友先下去休息吧。”
美妇人略带迟疑,半带轻笑道。
看来要想得到他,少不得要付出利益交换,那就得权衡值不值得。
其余大人物也露出和蔼笑容,朝俊美年轻人点头。
“晚辈告辞。”
徐北望微微一笑,而后跟随贼眉鼠眼的年轻人离开。
“那些都是飞升的乡巴佬。”青年指着一群脸庞狰狞的矿奴。
“修炼魔法啊,还有御武魂修体魄,甚至什么奇奇怪怪的斗气,各种都有。”
“听起来牛气冲天,到了仙界连臭屁都不是,也挺可怜的。”
青年大声嘲讽。
他倒不敢嫉恨身边这个年轻人,再愚蠢都明白,此人必能进入大势力,那身份地位就截然不同了。
徐北望轻描淡写地俯瞰一眼,不甚在意。
他根本不会被那群势力的笑容给蒙骗,倘若自己没有价值,下场一定是跟矿奴一样凄惨。
说到底,在哪里都要靠能力。
半柱香的路程,来到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案上摆放各种仙果,清香四溢。
果盆旁边,一堆晶莹神源,以及两颗方形的五彩石头。
“这是神源,极为珍贵,你肯定没见过吧?”
“那是仙晶,唯有仙人才能享用,便宜你了。”
青年到底还有几分怨气,趾高气昂地鄙视这个乡巴佬。
神源?要多少我有多少……
徐北望注意力放在仙晶身上,这才是他以后该掠夺的东西。
见青年昂首阔步离去,徐北望开口了:
“阁下请慢,在下初来乍到,还请帮忙解惑。”
说着拂袖,将案上这堆神源赠送给青年。
青年神色一喜,忙摆手道:
“好说好说。”
“阁下名字?”徐北望问。
“王生。”
青年落座之后,斟了一杯茶递过去,打开了话匣子:
“浩瀚广袤的仙界,这个星域只是沧海一粟,名唤天琴音域……”
“天琴?有什么特殊之处么?”徐北望截住话头。
王生笑道:
“顾名思义,万法以琴为尊,琴的域场强大,擅长琴道的修士高人一等。”
徐北望沉默了。
我家 后门 通 洪荒
他时刻感受到老大的温柔。
特意送到天琴星域,就为了让他趁势强大起来。
“你应该最想知道修炼境界吧?”王生悠哉悠哉道:
腹黑郡王妃 蔓妙遊蘺
“仙界修炼一道,先解厄,何为厄,那就是苦难,解除自身苦难,踏上长生不朽之路。”
“阁下是?”徐北望再问。
王生表情有些不自然,闷声道:
“解厄中品,你是初入解厄境。”
说着表情臊色,的的确确被越阶打败了,真羞耻啊。
“在下竭尽全力了。”徐北望出言缓解他的难堪。
“难怪,我才出三分力。”王生找到台阶,一脸傲然道。
越看这个俊男越顺眼,王生继续说:
“跨过解厄境巅峰,才算正式窥探仙道法则。”
“人仙,地仙,天仙,各分初、中、高、巅峰四品。”
“你刚刚见到的大人物,皆是地仙修为,寿命十万载。”
徐北望一言不发,静心聆听。
“仙界有言,仙道巅峰尽是空,天仙之后,是为虚无境,领悟天地虚幻之道。”
“虚无之上乃落神境,尊称神灵,执掌一个星域,落神境巅峰便是古神,古神能炼化星域,凝炼星斗领域,在识海空间演化漫天星辰……”
王生说着说着,目光充斥着强烈的向往,我辈修士,谁不想成神?
可他明白,以自己的天资,终其一生都将止步解厄境。
徐北望碧眸有不易察觉的讶异,却没有多言。
“至于古神之后,那就是帝尊境,帝尊巅峰被誉为天帝……”
说累了,王生抿了一口茶。
他似想起什么,郑重道:
“仙界修士,一定要知道【纪元长河】的存在。”
“在纪元长河之中,再强大的生灵,都是一朵浪花,浪花破灭,生命走向终结。”
“这将摧毁仙界根基,每次纪元长河,都是一场大灾难。”
话音刚落。
徐北望顺势问:
“也意味着机缘诞生?”
王生闻言,盯了他很久。
不得不佩服啊,这就是此子能以不足三十岁超脱的原因。
强势无畏的勇气!!
“不错,那是你无法想象的机缘。”
“纪元长河发生的时间不同,偶尔五千年一次,偶尔八万年,距离上一次纪元长河,才过去九百年。”
王生颇为感慨道。
这批乡巴佬算是幸运的,不必经历纪元长河的灾难绝境。
“仙界很残酷的,比如七冠王神族,三十二年前毁于一旦……”
王生谈及这个话题,都不禁毛骨悚然。
“七冠王?”徐北望随意问。
王生陡然跪倒在地,面露敬仰:
“在纪元长河中,最大的赢家,赢了足足七次!”
“被诸天万域尊称为七冠王神族,他们祖地在紫微古星,只可惜……”
这可是震撼整个仙界的大事,惊世骇俗,余波始终无法平息。
王生起身,滔滔不绝:
“神族的天骄凰锦霜,以九百岁的年纪,高居问鼎榜第三,那是注定要成为天帝的人物,却死于这场战役中。”
“谁?”察觉到自己失态,徐北望哑声说:
“名字挺好听的。”
王生睨了一眼,“那是你永远无法企及的人物!”
“知道什么是问鼎榜嘛?网罗仙界所有天骄,必须是没经历过纪元长河的修士。”
“天寒星域最卓越的天骄,星域之主的嫡传弟子,你知道排名多少么?”
徐北望笑容得很僵硬,心绪滔天起伏,“多少?”
“九十七万八千三百六十四名!!!”
“就因为迈入前一百万,星域之主大赦天下,喜不自禁。”
“想想凰锦霜有多么恐怖,这样惊世绝伦的天骄陨落,是整个诸天万域巨大的损失,她才九百岁!”
徐北望身躯微微颤抖,迟迟说不出话来。
……
……
PS:
修炼境界:
【解厄境,人仙境,地仙境,天仙境,虚无境,落神境,帝尊境,一步争渡,二步争渡,三步争渡,四步争渡,道君……】
(建议打卡插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