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討論-第十九章 清查推薦

Home / 言情小說 /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討論-第十九章 清查推薦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此言一出,让萧枕与叶瑞同时惊了。
萧枕问:“怎么突然这么想?”
凌画给他解释,“不是我看不起温行之,他那个人性子邪,人也厉害是没错,但是论起真正的厉害,还是宁叶,他能走一步看三步,算无遗策,杀人不见血。能让我们吃这么大的亏,只能是宁叶亲自来了。”
若是他没有亲自来,定然做不到掌控全局,让事情都按照他想要的结果发生。
萧枕沉下脸,“可是怎么才能找到他?”
凌画摇头,“若是宁叶亲自来了,想要找到他,怕是不太容易,若是温行之与他待在一起,宴轻怕是也难找到他们。”
别看京城是他们的地盘,但不知道碧云山根深蒂固地埋了多久的暗桩。
“宁叶这个人,好像没有弱点。”叶瑞琢磨,“就算想引他出来,怕是也做不到。”
凌画闻言心思一动,想到了什么,有些意动,“或许,有一个法子,还真能引出他来也说不定。”
叶瑞疑惑,“什么法子?”
凌画指指自己,“我。”
叶瑞皱眉,“你说你用自己做引,为何?”
“不行!”萧枕断然拒绝。
凌画自然不能说她四哥从《推背图》上推出来的两幅画面,其中一幅画面是她与宁叶大婚,可见她这个人,对宁叶是有着吸引力的,若她做引,宁叶兴许现身也说不定。
叶瑞赶紧道:“我就问问。”
凌画摸摸鼻子,“我就是觉得,应该可以,一种感觉,不好说。”
萧枕脸色难看,“无论什么原因,不行。”
他见凌画不说话,声音凌厉,“朕不需要你以身犯险,宴轻也绝对不会允许,你别想了。”
凌画其实也不是多想以身犯险,她就是觉得若是她做引,兴许能引出宁叶来,但也不是非要这么做不可,于是,也不与萧枕争执,痛快地点头,“我就这么说说,你不同意就算了,我也没有多想用自己去引他出来。”
萧枕脸色稍霁。
凌画沉下心思索,“将京城的地形图拿来一份,我研究研究,看看他会藏在哪里。”
萧枕看了小郑子一眼。
小郑子立即跑了下去,很快就找来一份京城的地形图。
凌画将地形图展开在桌案上,看了好一会儿,她伸手圈出了几处,对萧枕说:“给宴轻传信,就说我怀疑宁叶来京了,让他重点查这几处。”
萧枕点头,喊来一人,吩咐了下去。
白鹭成双 小说
凌画如今能做的也就这些,其余的只能等消息了。
一夜的兵荒马乱,随着皇帝驾崩将太后寿宴的喜气搅得半分不剩。
整个京城风声鹤唳,从皇宫到京城各处,甚至京外,宴轻都安排了人寻着杀手的踪迹彻查。
冷月带着人将宫里所有人彻查了一遍,每个人入宫的卷宗到对应的在宫里的关系,查的非常详细。果然这样一查,到了天亮之前,便从宫里清出了一批暗桩,有前太子的,有朝臣的,还有不明来历的。
前太子和朝臣放在宫里的暗桩直接仗刑后撵出宫去,不明来历的人自然要押入天牢,严刑拷问。
冷月禀告萧枕后,萧枕让冷月将人都送去了大理寺交给沈怡安去审。
天亮后,宴轻还没有消息传回来,宫宴里的文武百官极其家眷已被留在了宫宴上一夜,自然不能再继续留下去,萧枕吩咐人鸣丧钟。
代表帝王驾崩的钟声一声声响起,响彻整个京城,被扣留在宫里的人以及京中的百姓们便都知道先皇驾崩了。
因先皇驾崩的突然,又因先皇正值中年,帝王陵墓自两年前先皇着人给自己修陵墓,但两年时间尚短,还没修完,昨夜孙相算了,若是命人日夜赶工期,最快也要三月,所以,只能先将先皇停灵在殡宫中,三月之后再发丧。
如今是三月,停灵三月,那就近六月了。
不过殡宫阴冷,再用冰镇着,再搜寻一具水晶棺,同时依照历代帝王的规矩对身体做防腐处理,别说三个月,就是半年,问题应该都不大。
放出皇帝驾崩的消息后,首先解封了皇宫,宫中所有人都动了起来,后妃、皇子、公主们为先皇哭灵守灵,朝臣、命妇们依次遵循礼数祭拜。
太后晕倒再洗醒来后,哪怕喝了曾大夫给她开的药方子,依旧病倒了,因宫里的暗桩被清除干净,孙嬷嬷带着人将太后送回了长宁宫。
萧枕忙着皇帝丧事和登基诸事,根本顾不来后宫,凌画只能拉了孙巧颜帮他梳理后宫人手,得用的人挑拣出来继续留在宫里伺候,不得用的人放出宫去,这样一来,宫里连清除暗桩带放出宫的人,原本宫里的人一下子便少了一半,各宫各司都少了人手。
凌画不怕人手少,派了人去太子府,吩咐管家,带着太子府所有人都入宫伺候。
太子府的人一进宫,便由凌画安排进了各宫各处,一下子将皇宫缺用的人手填补了不足,整个皇宫不足一日,便变得井然有序起来。
孙巧颜敬佩,“凌画,你好厉害。”
她自问她做不来凌画这般雷厉风行又有条不紊,虽然每年她回京,她娘都抓着她学掌家,虽然她外祖父母的青雨山庄也是家业不少,很多事情这二年也交给她打理,但她自问绝对没有凌画这份不慌不忙的本事。
“很好学的,你聪明,慢慢学。”凌画拍拍她的手。
孙巧颜有些心虚,“我就怕我做不来啊。”
她的意思不是学不会宫里这些事情,而是怕做不来皇后的位置啊,本来说好她试试看能不能做太子妃,但是谁知道太子妃还没做成,她这转眼就要试试做皇后了?跨度太大,她一时间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了。
凌画微笑,“我看人从来都很准,我说你行,你一定行。”
孙巧颜对上凌画一脸相信你的神色,她提起气,咬牙,“我倒是可以试试学,但就怕陛下不中意我。”
凌画反问他,“你也跟在他身边近一个月了,他有说不满意你吗?”
“那倒没有,但冷淡的很,对我似乎也没什么意思。”孙巧颜想了想说:“真拿我当护卫使。”
“时间还短,来日方长。”凌画叹了口气,“这一个月,是他刚坐上太子的一个月,没心思很正常,如今他又要给先皇发丧,又要追查刺客,处理登基事宜,事情太多,怕是短时间内依旧没什么心思。但只要过了这几个月,他就算不想立后,朝臣也会逼他立后的,除了你,没有别人比你更适合了。”
孙巧颜有点儿打退堂鼓,“那个、我还是有点儿想要爱情的。若只是合适,那、我都不想嫁给他了。”
凌画被她逗笑,“先不急,婚姻大事儿是一辈子的事儿,过了半年,你若是真觉得自己不可以,陛下也没这个意思,觉得他对你产生不了你想要的情谊,你因此不想做皇后,我也不会再劝你,你只遵循自己的心意就好。”
孙巧颜闻言松了一口气,“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她见凌画又继续处理公务,自己便在一旁学着,她觉得不管将来做不做皇后,先学了东西总没差,于是,学的很耐心。
傍晚时,宴轻还没传回消息,凌画一夜一日未睡,已受不住了,萧枕在吃完饭时,对她下了死命令,“吃完饭你就去休息,这是朕的命令。”
凌画点头,她也的确撑不住了,“一会儿我去长宁宫看看姑祖母,顺便就在长宁宫歇下了。
萧枕点头,“行。”
宫里上上下下被冷月带着人夜里清查了一遍,白天又清查了两遍,三遍下来,已没了什么危险,但他还是说:“让四小姐陪你一起去休息,她也一日夜未睡了。”
凌画颔首,痛快答应,“行。”
这皇宫里上上下下清查了三遍,包括大内侍卫,就连整个宫门都新换了护卫,太子府的暗卫和护卫也都进了宫,相当于太子府的所有人马接管了皇宫,如今的皇宫犹如铜墙铁壁,她也觉得安全了,看着萧枕的黑眼圈说:“陛下也早些休息吧,你是天子,更该爱重身体,这个日子口,更不能病倒了。”
萧枕答应,“朕知道了。”
一时凌画改了称呼,他自己也改了自称,竟然有些不习惯。